伊沙 ⊙ 伊沙武器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诗作(2018年9月)之四

◎伊沙



《少陵塬词》

鸟又鸣时
便是雨又歇了
走!吃一碗
羊肉泡馍去



《胡姬后人》

在长安的
羊肉泡馍馆里
总是能见到
纯正的回族美女
她们血统中
来自西域的那一半
像丝路一样
清晰地刻在脸上
任凭雨打风吹
也改变不了


《明证》

发祥于此的回族的存在
是比京都、奈良的建筑
强大得多的
长安与大唐
存在的证明


《文学原理或中国作家的命运》

雨来
鸟闪
雨去
鸟飞
风刮
鸟哑
风停
鸟鸣



《课题》

是有教堂的地方有诗
还是有寺庙的地方有诗
还是有道观的地方有诗
还是有清真寺的地方有诗

"貌似是有教堂的地方有诗
——现代诗⋯⋯"

那是天主教堂的教区诗多
还是基督教堂的教区诗多
还是东正教堂的教区诗多
还是犹太教堂的教区诗多



《开场白》

"同学们,今天
第一次上课
本老师比较兴奋
你们知道
这是为什么吗?"
"知道——我们是千禧宝宝!"




《美好一天的开始》

在早高峰中
打上出租车
是叫人欣喜的
一上车
我就哼上了
《海阔天空》
司机
一个满脸横肉
嗓子沙哑的糙汉
也跟着哼了起来
等到我们
一起哼完
他一声慨叹:
"唉!你说家驹
要是活着——多好!"


《本性》

平生头一回
逛花卉市场
妻让我挑三盆
自己喜欢的
我挑出了三盆
不一样的仙人掌



《过中秋》

与妻提着月饼
及其他
去探望父亲
来到小区
地下停车场
见一车后箱大开
里面码放着
满满的月饼
车的主人是
我们的邻居
妻的前同事
妻对其打趣道:
"x处长
这么多月饼
车都快压瘪了!"
x处长不好意思了
笑成眯眯眼儿:
"回老家,回老家
老家亲戚多⋯⋯"



《中秋前夕的月亮》

已经亮起来
但是缺一块
仿佛积蓄着能量
就等时候到了
那最后一块拚图
——月饼




《被取缔》

为父亲
新请的
保姆郑姐
被她的儿子
取缔了
带孙子的
权利
因为不会说
普通话
所以
我父亲
才有机会


《时间点》

今天
2018年9月22日
早餐时
老G跟我探讨了
一个严重的话题——
未来
我在《新世纪诗典》
的退休时间
与我心中打算
不谋而合
好,就这么决定了
但是现在
需要保密




《求啥未必得啥》

以诺贝尔奖为目标的
诗人A
在高行健得奖那年
愤然罢笔
他的笔至今还没有
拾起来

三十年前
声称除了首都北京
哪儿都不屑一住的
诗人B
花甲之年仍住在
远离北京的西南外省



《秋凉》

毎一分秋凉
令我想起的是那一年
只是那一年
我上大学第一年的秋天
毎一分凉意的加深
都在接近爱情



《健康秘诀》

友人家的老人家
身体检查
各项指标
比中年人均好
陕北的五谷杂粮
吃的
整日价
劳作不息


《吾道》

哪怕我采到了
布考斯基的虚无
阿赫玛托娃的至美
但是没有采到
李杜王白的风华
我的祖先特有的
对于万事万物的
大风月
我这一生
灵魂也难以安宁
但好在最坏的情况
已经不会发生



《中秋诗祸》

中秋节前夕
在月亮的将令下
平素由于未过日常生活关
写诗如便秘的平庸诗人们
全都跑出来料
在光天化日下
脱了裤子集体拉稀
大屁股白花花一片
像克隆的
月亮月亮月亮月亮月亮



《对话》

"为什么西安三中
只出艺术家?"
"因为天天都喊
学好数理化
走遍天下都不怕
压抑得太狠了!"



《最佳作品》

节日
去市立美术馆
看当代艺术展
认真看完
四个展厅
我觉得
最佳作品
是置于第三展厅
正中间的
对四个展馆的
四块监视视频
没有名字未署名
我在心中
将其命名为《监视》
作者署名当为
市立美术馆保卫科



《人种问题》

与三个艺术家
讨论当代艺术
了解到
在这个行当里
中国人也早衰
白种人也长盛
看来真是
人种问题
自己说出来
就不算
种族歧视



《聪明人》

放眼诗坛子
有人活得是面子
有人活得是里子
于是有了聪明人
让自己
诗活里子
人活面子
于是成了
人诗分裂的
二尾子



《挖掘》

昨日推荐的是广西诗人
今天推荐的是新疆诗人
这种大角度的调度
给我莫可名状的幸福感
它说明你用你的挖掘机
挖掘过神州大地的诗土


《花痴》

老吴家禁养宠物的家训
把媳妇儿逼成了花痴
浇死好几盆才领悟到
旱才是某些植物的甘泉
继而觉悟到尊重人的个性
是个致命的大问题
我跟着也受到了教育



《中秋夜》

对着圆月剪指甲
剪完之后赏月牙



《故人》

25年不见的故人甲
说起25年不见的故人乙
"哎呀,那就是吹牛货
除了吹啥都干不了"
我嘿嘿一笑:
"我头一眼就看出来了"
"我用了20年"甲说





《慢与快》

一个曾经的好诗人
开始写差
这个麻木的坛子
十年后才会认识到
这个过程
看起来很慢很漫长
但是在十年后
一切会忽然加快
一杆子捅到底
将其当作笑料



《去国者》

宁为凤尾
不做鸡头

是的是的
可以理解

可为什么
老不厌其烦

告诉世人:
你曾是鸡头



《朋友》

我的朋友
会成为朋友的朋友
朋友的朋友
不会成为我的朋友
别问为什么
事实永如此
我也从来不想
为什么

所以
"朋友的朋友
就是我的朋友"
是一句狗屎话
我从来不说
也不被人忽悠


《一种说法》

长安同仁
主要是朱剑
老爱一言以蔽之
谁和谁关系好
我老不以为然
据我所知
谁和谁
没那么好啊
又不是
相互进入的基友
又不能
同写一首诗
能有多好
对于这种说法
我只理解成
朱剑们想和
他们好




《太阳灯》

昨晚中秋夜
长安不见月
后半夜
少陵塬上
紫禁长安小区
一片漆黑
一只野猫发现
13楼7层窗口
有光亮
是盏长明灯
好似小太阳
是这家女主人
在养多肉

《西北汉子》

西北的豪爽
就是他妈一传说
有一年在宁夏
饭桌上
我跟一个西北汉子
碰杯——力气大了点
他手中的酒杯碎了
然后跟个娘们似的
把马非拉出去问:
"他撞碎我酒杯
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嘛?"
这一次
我在声讨口语诗的
垃圾堆里
见到了他
土坷垃的名字



《剥皮》

西北的豪爽
也可以说成是
西北的蒙昧
崇拜那一缸
馊丑的透明液体
跟崇拜臭豆腐无异
有一年在宁夏
我见过一个
两斤不醉的货
又能怎样呢
他没喝不说话
喝过说屁话



《一只桔子》

昨天下午
下课回家
先乘616
再转178
在178中巴上
我的邻座
是个少妇
怀抱一个
小男孩
车子一启动
少妇就从包里
拿出一只桔子
来剥
小男孩看着她剥
开始手舞足蹈:
"妈妈!妈妈!
吃!吃!"
"谁吃桔子?!"
车前传来
一声厉喝
"谁吃桔子?!"
来自于司机
"我剥桔子来着
还没给娃吃⋯⋯"
少妇说
"剥也不能剥!"
司机吼叫道:
"我对桔子过敏
一闻味儿就要晕倒
为了全车人的安全
赶快把桔子扔了⋯⋯"
说完
开到路边
紧急刹车
打开车门
少妇犹豫了一下
举手把桔子
扔了出去
小男孩不答应了
哇哇大哭
胡乱踢腾
车子启动
继续前行
"唉!我娃可怜
就看了一眼
那桔子⋯⋯"
少妇幽怨地说


《对话》

"为什么单单80后
集体陷于为座次焦虑?"
"因为很快就打不上
青年级别的比赛了
能拿块牌是块牌"


《最后的稻草》

诗坛无路可走了
投《新世纪诗典》
再也写不出好诗了
骂伊沙


《连这都讲缘》

我们小区门口
有906公车站
去年秋天
我在站上
等了半小时
等不来
一辆车
昨天上课
我又在站上
等了半小时
还是等不来
一辆车
而平时
我老看见车
来来往往



《普天下的父母可别给孩子乱起名啊》

他生下来
被命名为曹谁
他一直在苦思冥想:
操谁?操谁?操谁?
直到36岁才想明白:
(仿佛找到信仰)
操伊沙!



《马非式结论》

我暴走加买菜
回到了小区
在人工湖畔
听见一个
带小孩的小保姆
在喃喃自语:
"把孩子带大
给自己养老⋯⋯"
这时候
我忽然想起
马非的诗
如果是他
写到这个地方
一定要强加一个
结论上去:
"这就是人生啊!"
可是人生
只有过程
只有状态
没有结论



《尾随少女》

今天我走到
富力城围墙外面时
无意间尾随了一个
背着书包放学回家的
十一、二岁的少女
从生理上说
我是一个反恋童癖
所以没有这根弦
没有预料到
我这么做
给对方带来的恐惧
小女孩忽然回过头来
一脸警惕地望着我
茫然站定
放我先走
我低下头
不看她
心里想:
"孩子,你做得对!"



《好人》

每当歹人来骂
我知道有些
沉默的好人
是怎么想的:
"骂骂也好
负负得正
让他学会包容
把我们的庸诗
也包容进去"


《诗人伊沙心理报告》

看到同行写差诗
没关系的麻木
关系差的高兴
关系好的黯然
但也很容易高兴起来
那一定是视其为对手



《行礼》

这个星球上
最好的天文学家
在一起合影(真实的)
我向他们行注目礼
用肉眼

这个星球上
最好的诗人
在一起合影(虚构的)
我向他们行注目礼
用灵魂之眼



《馒头》

我不喜欢吃馒头
我们全家都不喜欢吃馒头
但是我见到馒头就高兴
馒头越大越高兴
替天底下爱吃它的人


《我喜欢2:1胜过0:0》

每次被骂
总有人劝我:
"别回骂——回骂
是给他成名的机会"
我在心里回答:
"我自己也需要炒啊!"



《争论》

有一年
在长安
一个从青藏高原
下来的诗评家
跟我争论诗中的
海拨高度
他的意思是
越高越好
最好在珠峰顶上
神的高度
我的意思是
非要有高度的话
必须适合人居住
谁也说服不了谁
但我认为
那次争论
早有结果
几年后
他从海拔2200米
搬到海拔0米住去了
面朝大海
春暖花开



《口语诗》

公车行进中
从开阔的前窗看见
两辆并排行进的小轿车
在雨中刮蹭到了一起
公车司机紧急刹车
然后点评道:
"看这俩怂货
天降神兵
当街亲嘴、睡觉还日批"

今夜光源》

月亮
木星
夜航飞机红眼闪烁
路灯
便利店
夜行人手中手机上的电筒
仍未停歇的工地上
大吊车驾驶仓里的烟头
明明灭灭
万家灯火


《病例》

某女诗人
我毎次被骂
她冷眼旁观不说
还对我反击中的
"语言暴力"
表示不满

然后有一天
她的诗
被人抄袭了
一哭二闹三上吊
我就是不站出来
还之以冷眼旁观

再然后
她就再也不投稿了
在《新诗典》历史上
定格为5.0



《日记》

今天上午
原计划8点开始选稿
到现在10点还未开始
忙于与杂碎作战
感谢父亲
打小对我
男子汉教育做得好
先要保卫家园
才能安心生产



《所谓站队》

每次诗战
都有清高人士
表示自己
厌恶站队
别装逼了
好像你是
云中仙子
生来就站在
人群之外
要是真没立场
只是素质太低



《插曲》

打仗的时候
蹿来蹿去的
江湖盲体制盲
也特烦人
你想冲他们
大喝一声:
"小孩!滚出战场
别误伤你的小命!"



《时代在倒退》

1990年代的一届
青创会上
中国作协副主席G
在发言中引用了
《饿死诗人》
在当下
正在举行的
青创会上
普通代表操谁
贴出一张大字报
《炮轰口语诗》



《毕业时刻》

年轻时
我特苛求自己
大学毕业时
觉得自己
赤身裸体
一无所有
现在知道不是
我有一身刺青
刺的是《车过黄河》
全诗


《缘不只是一个字》

多年前
一个陕北府谷县的
中学生
因为读了三年
《文友》上的《世纪诗典》
想做我的学生
因过于努力
分考得高了点
上了西北大学
他就是目前
80后第一诗人
西毒何殇
在我的学生诗人中
也有完全相反的例子
他的写作现状不乐观


《侧证》

广西郑某某
这个老不死的
文革余孽
搞官方诗人
就是腐败发奖
就是破鞋烂袜子
整了一河滩
搞我
只能从诗
从文本到书籍


《伪隐士诗》

我搬少陵塬上住
多年以来
在9.18这天
头一回听不到
国难日的警报声
这一定不是
杜甫野老的意思
想当年
安史之乱中
他总是翘首遥望着
唐军——国军
打回来的方向


《陈原与蒋涛》

老摇滚战士
前者变驴友
后者变佛系
让我吃惊的
不是这改变
而是
我不吃惊
为什么呢
因为当年
我觉得
他们对摇滚
就属于
懂个屁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

 

©2000-2018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52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