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诗选

◎笨水



人鬼

我们聊天,说到鬼
炉火就暗了,灯泡闪了几闪
看屋中横梁,纤细
如美妇的脖子
足以吊死几个朝代
越说越害怕
出门撒尿,用星空壮胆
回来,却不敢推门
心想,我们出来时鬼已进屋
坐在我们的位置上
跟我们一样往炉中添碳,闲聊
说到人,也要探头看一看窗外
2017-1-4


是末路,也要向前走

群山混乱,每条路都是迷途
只有落日向西,走对了
我在迷途中看落日,请它指路。转身
又把一条路走成末路
天要黑了,明知是末路,也要向前走
一条路,我不能把它走活,我就把它走死
天黑了,我若不能把一条路走亮,我就把它走得更黑
2017-1-5


运煤车

运煤车满载着煤,其实是装着烟雾和火焰
装着剧烈的咳嗽,女人的泪水
其实是装着煤一样的翅膀和难懂的白云
装着锅炉工老张、老王,快要熔化的脸
死于矿难的李四张三,魂魄是卡车状的
行走在运煤车中间
因为满载悲伤,而走得最慢
2017-1-7


悬空寺

挂在峭壁上的寺院
跟挂在墙上的篮子
有什么区别呢
菩萨,回到庙里
如带泥的红薯来到篮中
2017-1-8


深夜栓马桩 

夜已深,栓马桩还在等它的马
我是那个骑梦找马的人
没有马,我只能把黑夜栓在上面
今夜,我手抚马桩
像一根因紧绷而磨损的缰绳
2017-1-14


西行四行

这是怎样的恩赐,八千里路,由我一人独走
这是怎样的修行,我才能这样,像一滴水穿过茫茫戈壁
这是怎样的荣耀,众人高卧酣睡,满天星空由我一人独享
要怎样才能原谅,爬上山的石头,被我无心地推下山去
2017-1-19


大寒日归乌鲁木齐书

凌晨,乌鲁木齐以大寒迎我
以雪和半盏灯迎我
为我开门的妻子,多像一粒泪光呀
也像一条鱼,找到了水
早餐,依旧清淡如小米粥
出门,安检又升级了
所谓太平,就是一口气喝掉一瓶矿泉水
幸福,也就是交出一把水果刀
去书店,检索《植物的欲望》
感觉整个书店都是空的
苹果,大麻,曼陀罗,罂粟
我是哪一种
冰箱里的土豆,用芽尖喊我将它切开
街头还像昨日
电器送货车与装满玫瑰的车是一种车型
婚车与殡仪车,正行驶在同一条路上
经过铁路局,看见几个丢了喉咙的人
用白横幅在喊
局长,救救我们,还我们血汗钱
回头看,是红色漆字
再回头,是咬指的血书
中午,还是选择好日子,陪妻子吃饭
自助茶,不禁多加了些苦荞
来,我以酒代茶,敬你和生活
也敬窗外灯杆上覆雪的红灯笼
2017-1-20


董家岭一夜
    ——兼致张二棍、王单单、刘年、裴雁巍

董家岭一夜,我们四人
就着馒头,红薯,半块豆腐,下酒
出门,嫌夜太黑,星空太远
就用身体里的火,点燃高粱秆
四张脸,在火焰中,互相指认和嘲笑
我们脸上都有阴影,心里有死角
背后有漫漫长夜,刀尖一样冰凉
我们聊天,吹牛,谈及赵哥与裴兄
哪怕是沉默,也像往火里
按进一颗土豆
有些话比高粱秆更易燃
可以让狗吠把几盏熄灭的灯重新叫亮
冷入骨髓啊,霜打两肩
好在话语温暖,火焰正炽
好在稍远灯盛之处
死亡好似新生,挽歌如同颂词
一个人被修改成婴儿
想着他星夜下,孑然一身
想着天上并不比人间暖和
我又靠火堆更近了一些
围着火,我们互封王位,赠送江山
四张脸在余烬中剥出新面孔
又叹,活了数十年,仍没学会变脸
一张脸一用再用,已经旧了
已经旧得不能再旧
想起黎明将至,又看了看星空
刘年手指天上的猎户座和最亮的天狼星
火更小了,拨一拨
天上看见的,我在余烬中也看到了
天狼星越来越暗
猎户座暗下去,再也点不亮一根秸秆
2017-2-8


喂虎

老虎回到山中,一座山才会活过来
老虎回到岩石里,岩石才会长出青苔
流水才会恢复古老的流速
老虎走在林间小径上
露水,才会重新打湿我的双脚
每天的晨曦才会让我感到羞耻
老虎遁入露水,露水也是猛虎
百川到海,才叫放虎归山
老虎披着火焰,我才能抵御风寒
站在群山之巅
我看到的落日,才是真正的落日
老虎窜入墙壁,墙壁虎纹一样裂开
为一群老虎所困,我才是你
老虎,跳进我的身体
这肉身的笼子,老虎,你可以吃掉
也可以赦免,如立春后菜地里的萝卜
2017-2-14


空城计

毁坏的城墙上,没有巡逻的士兵
坍塌的城门也没人,抽刀拦我
城中民居,豁口都是窗口,白云都是屋顶
不见酒肆,不见有人身披八千里风尘
进来,按剑在桌上,大喝,小二
上好的酒来一坛
不见街道上有马粪,市集
白菜尚青,南瓜金黄,讨价还价
摸钱时,一枚铜币从指间落下
叮叮当当,滚进人群中,不见美人
折扇掩面,斜阳下,唤我哥哥
再繁华的地方,也有黄昏
衰败如此,也许
是战争,也许是瘟疫
也许是环境恶化后,人们弃城去了
转入瓮城,管理员接着说
城北是一片墓葬区,保存完好
我心中一惊
出城
仍感觉困在巨大的空城中
2017-2-22


忏悔

我不会庆祝一个人的死亡
就当他还活着,用死在伤害我
死亡,也是一种忏悔
我相信上帝牵着他的手
他一定会泪流满面
2017-2-28


钓鳗帖

原谅那个钓鳗的人吧
他浑身长满钩子
只小心地往海里投下一只
2017-2-23


字如笺

当我小字,是在给远方
写一封信
墨是淡墨,纸是发黄的纸
其间,邮差在门前下马
枣红色的马,背上落满了雪
邮差身上也是
至于败笔、错字,再至提笔忘字
邮差,请将我的败笔、错字送达
请给世界送去我的恻隐之心
2017-3-5


寄李白

我饮酒,但不邀月
斗酒,都敬了桌上最大的领导
我的佩剑,已入骨鞘
游侠的剑法,硬被我修成
一种独门暗器
名山,我也游了不少啊
每天骑着栏杆,送落日下山
慨然之,就挥笔写下,到此一游
抒情一点,就写,我爱呀,我恨
不信头顶三尺,是神的宫殿
只相信自己,是自己的灵丹妙药
颈椎病犯了,才抬头看看月亮
不与它交友,不跟它谈心
不管它的圆缺
那年,明月追到当涂,与你大醉一场
失魂落魄地回来,就暗淡了
那夜,大唐追出长安,至今未归
太白兄,又起风了
我一袭白衣,不及出门
已沾了满身风尘
2017-3-8


凡人记

红灯,你们走
我愿意停下来,看伊力特广告
你们去医院,去药房,去超市,去商场
去探监,去法院,去股市,去工厂……
我愿意停下来,让你们先走
我停下来,像个迷失的人
停下来,让迷失先走
我努力做好一个丈夫,父亲,儿子,兄弟
努力做好一个公民
循规蹈矩,活得像部法律
然而,当我揭开一个老人的锅
里面漆黑一片,分不出哪是鱼?肉?菠菜?红薯?
分不清那是黑夜,还是烧糊的阳光。我就心堵
当我听到一个妇人哭诉她的贫穷
不会普通话,如同不会使用语言,我就心堵
当我的兄弟,住进医院
医生在他身上一刀,两刀,三刀
一次,两次,三次,都没取尽肾里的石头
当我想着,他的肾脏,是一座矿山时
我真的心堵
然而,我不是医生,律师,法官
甚至不是一个落魄的幕僚
不能给世界,清风,明月
作为一个普通人,我上下班,回家
不知如何处理,从燃气灶上换下来的1号电池
放在窗台上,像块扩散的荒漠
像窗外越来越浓的雾
像这么大的地球
为什么看不到远方
2017-3-13




我的体内在长草
风,吹与不吹,它都在长
雨,下或不下,它都在长
大雪封山,冰锁河道,它在长
我借医生的刀来除
喝干药罐里的药,以草除草
我用左手除右手,用右手除左手
结果,只剥去手上的茧
索性停下来,任它长
坐在山坡上,看落日下山
晚风吹过来
鬼针草顺着风,勾住我的衣襟
体内的草,此刻长得快了些
我先是惊慌,后是平静
感受草与草对我的里应外合
2017-3-17


投票者说

无非是芍药,投给牡丹
唱道:你是我的姐妹
你是我的妹妹
无非是鸡,投给黄鼠狼
夜夜祈祷,求菩萨
舍小兽一颗菩萨心
无非是狐狸,投给老虎
上次假虎威气吞山河
这次欲谋虎皮,做一回猛虎
无非是投谁,不如投给镜子
看到它,就看见自己
反对它,就把它打碎
2017-3-20


鸽子

剪掉翅膀毛后
我以为,它很绝望
它冲进鸡群争食
我以为它要混迹鸡群
它沿楼梯爬上楼顶
我以为它要跳下去
它看看天空,然后下楼
我以为它喜欢登高
像我一样,心似凤凰
身如石头
它的翅膀闪着天空蓝
我以为它忘记了飞翔
它突然,向楼下冲去
地球瞬即躲开
我以为它这次飞得很远
它被母亲追着
捉回来,抱在怀里
一边抚慰一边找来剪刀
2017-3-23


生死证明

为了按时领取社保
他要用视频,去证明
自己还活着
在女儿的手机镜头下
他像个拙劣的演员
笑肌演不好笑
头演不好抬头
双脚演不好走路
被女儿数次叫停,重演
正面转为侧面
慢慢走近,又渐行渐远
迎着风
只有白发演得传神
活着,真累啊。他叹息
坐下来,解开外套
露出里面的寿衣
女儿说,爸,你的衣服穿错了
他说,怕临终来不及穿
就这么拍吧
就当我死后又活了
2017-3-26


身份

若一人,为一国
我必一人为君,分身为臣
君临天下,怕的是
错言也当九鼎
一时做官,一时为民
我游行,反过来镇压
我密谋,反过来揭露
我听天由命,又指着天
骂一朵变黑的白云
难时求佛,请去一切苦
马蹄轻快时,信自己是神仙
一人一国,走到哪里
哪里都熙熙攘攘
我是割肉去皮的屠夫
我是精打细算的菜贩
我是法官罪犯
我是医生病人
大雨倾盆,谁知我在哭
我的身份如此纷乱
问,如乱吹雨
答,如弹坏琴
2017-4-17


界碑

界碑也是羊
老德说
他放羊,放一群
亿万人放界碑这一只
方形的花刚石羊
鞭子也不能让它低头
不吃左边的草
也不吃右边的
亿万人放一只羊
羊不知往哪边去
干脆停下来
停下来,它就变成了一只
放人的羊
2017-4-17


幸存者

刚举起酒杯
一句话
感觉刀架在脖子上
7.5那天……
男子已经被刺死
还有人用砖猛砸他的头
鱼被捞出鱼缸,被剖腹
还在挣扎,又被刀背敲了两下
司机从车里拉出来
活活打死
扇贝启开,摆上粉丝
放入蒸笼
一家人在饺子店
一家四口啊,一个都不放过
其中,有一个孩子
韮菜,连根割了
不可能再长新的
菜还在上
所有人都没了胃口
收回酒杯,独自闷头喝下
推开脖子上
那把无形的刀
起身,离席,逃命一般
走在空旷的街头
像个幸存者
2017-4-21


把电话往天上打

有人说,他疯了
到哪都在打电话
有人说,他是打给自己
还有人嘲笑,他呀
是把电话,往天上打
看看他打电话的样子,想想我们
打电话,无非是求助,无非是投诉
无非是找个人,诉诉苦
说一说最近的生活
从来没想过给自己,也打个电话
找自己说说话,谈会心
一个说,一个听着
哪怕互相争执,各执一词
自己与自己为敌
2017-4-28


理想

我要去,立块石碑
不在上面刻一个字
让路过的人,当成老碑
在风化无痕的碑面上,慢慢辩认
我要去塑一座雕像
五官不清,仿佛未完成
让它看上去,像领袖
又像平民
我要去建一堵墙,不贴标语
多么白的墙啊
叫人禁不住在上面留言,涂鸦
直到白墙变成黑墙
那样嘈杂
又鸦雀无声
2017-4-28


暴雪绝句

雪下在花圈上
花圈插在坟上
坟内的骨灰盒
暴雪不停地下
2017-5-4


认错

女孩在哭
男孩说:你打我吧
你打我还不行吗
女孩仍在哭
手背搓着眼睛
男孩开始打自己的脸
左边一下右边一下……
我路过,几次回头
他(她)们不过五、六岁
女孩还不懂得惩罚
男孩还没学会狡辩
转过街角
我扬手,就给自己一巴掌
替这个的世界
向墙壁
认了个错
2017-5-8


兵临雁门关

我衔枚疾走,急行军
我风雨无阻,我日夜兼程
我还是错过了,战争
一个人,赶完几个朝代的路
路上,我丢了好马
时光断了马刀
大风折了旌旗
我自解盔甲,自断粮草
我丢了城外叫阵的好嗓子
登上空无一人的城楼
我丢了与自己为敌的勇气
独余这身子骨尚未丢
独余头顶弯月,丢不掉
我成王,是它的俘虏
我败冦,是它的俘虏
战与不战,是它的俘虏
我知,此去路途遥远
我知有大刑在等我
梨子有多甜,百姓就有多苦
要防范我逃脱啊
有云朵镣铐,也给我戴上
2017-5-9


往回走

一块煤从车上跳下来
往回走
我因此看到死而复生
我希望更多的煤从车上跳下来
往回走
我希望一车煤从车上跳下来
往回走
我希望所有运煤车上的煤跳下来
往回走
我希望炉中的煤,跳出来
扑打身上的火
往回走
我希望全世界的煤,翻山越岭地
往回走
赴汤蹈火地,往回走
2017-5-10


导演

他穿土黄色工作服
是个环卫工人
她着便装,应该是位领导
见绿化带中有纸屑果皮
烟头,杂物。他弯腰去捡
把头探进去,捡
她叫他停下来
指着一边的土坑,让他铲土
她掏出手机,一边调焦,一边指挥
面对镜头,头侧一点
好,铁锹抬高,对,再压低点
填土。开始。
慢快一点
他手足无措
她,显然是一位好导演
会选场景,角度
咔嚓,土坑有明暗
咔嚓,沙土从锹上泻下,有细节
咔嚓,他的脸部,光调柔和
目光专注
咔嚓,额角汗珠,要落,未落
他笑,咔嚓
2017-5-11




看到了吗
标本狼,正被一只狼围困
那是一只体无寸肤的狼
一只千刀万剐,身披刀伤的狼
来取回它的皮毛
它呲牙,伺机扑上去
很快发现,扑上去已不管用
咬破喉咙已不管用
机智不管用
耐性也不管用
我知道它缺什么
扔给它一堆刀具
它的爪子
握不住任何一把
不会用剪刀,剪开缝线
像我们一样怜香惜玉般的
剥下整张狼皮
2017-5-15


不必

不必东市买马
但可买车
不必草原千里,大漠横断
不必,一骑绝尘
我只要路面平坦,井盖
无人盗走
不必有剑,不必有骑士之心
在后备箱砰砰地跳
遇红灯,我必停止
过安检,我必丢盔卸甲
不必孤身天涯
途中吹来秋风,马瘦,骑士也
骨骼清奇
疲惫像大河又弯又长
不必夜投宿,不必有酒
白水粗茶,便可
谈论油耗
兼议国事
2017-7-18


睡佛

我学佛,侧卧,双膝微曲
我以手枕脸,面目安详
失眠,不让身体辗转
做恶梦,不喊出内心恐惧
我睡意全无,没人能够叫醒
仿佛睡了千年
看上去,既像生又像死
2017-7-18


面具

我带着面具出门
铁面具,皮面具,木面具,纸面具
与变脸相比,我太笨拙
与手术刀雕刻的脸相比,我的太粗糙,刻痕太明显
与人前一张脸人后一张脸的人,相比
我的脸,总会揭穿我的面具
我戴面具来,是为了配合这个时代
穿过这个时代
好大的风,吹我的面具
风吹兰陵王,蜘蛛侠
木面具下的神,纸面具后的鬼
风吹我
路远口渴,只有在无人时,我会用它们舀水
听它们哭,只有在形单影只时
我才会把眼孔漏出来的水
当作滂沱之泪
2017-7-25


时间简史

塔钟里,齿轮咬着齿轮
塔钟的上空,鸽子咬着鸽子
更精准的计时器,从不报时
只说,时间到了
2017-8-29


驾驶自己

不开车
我就驾驶自己
不用驾驶证,行人证
不挂号牌
我驾驶自己在红灯下穿行
绿灯前,犹豫不决
我在快行道龟速
在慢行道狂奔
在直行道上,突然
掉转回去
将自己开进断头路
撞向一堵墙
穷途必有新柳
弱柳扶风,莫留连
金光大道的中途
我会将自己驶入一条小路
停下来,拍去鞋面上的灰土
露出鞋油,画的荷花
透过体内后视镜,观察
身后无来者,无村店
无鬼神,无可怕
我的发动机马力小
油门到底,也有巨大的轰鸣
粉碎落日的孤独
驶进黑夜
只要看见一颗星,我就会将远光灯
切换成近光灯
2017-8-31


古尔邦节过小绿谷独坐有感

独坐水中央
菖蒲芦苇好
天净云无影
水清潭玉碧
蚊蚋同一石
各分一溪声
2017-9-2


笼中

我把头伸出去
身子卡住了
我想砍下自己的头
让它逃走
怕痛
又缩回来
伸出去,缩回来
我反复
做着这种穿衣的动作
2017-9-10


白露降

凉风中我刷洗篮子
砍来新竹,替换断裂的篾丝
提着它,去原野
露水丰盛
我要叫它们,颗颗入篮
从南到北,我捡到天边
又折转回来
像台以晨光为动力的收割机
露水一触即落
一碰,就碎
我告诉自己,要轻点,慢点
告诉自己,这双手,已不是砍柴的手
打铁的手,不再是
握刀的手
我的失败跟露水一样多
裤脚潮湿,十指冰凉
但我仍弯着腰
固执捡露成珠的信念
竹篮打水的心
2017-9-11


失重状态

向上,跌进天空
溺水者
必先学会踩水
学会蛙泳
蝶泳
自由泳
潜泳
活着,是那黑暗无边
是黑暗,在黑暗中
挣扎,呛水
黑暗在黑暗中,喊救命
只有溺亡者,成为星球
旋转不止
池塘
死鱼一样夺目
2017-9-12


试鸣防空警报

没看见轰炸机
轰炸机是隐形的
没看见飞来的导弹
导弹是隐形的
没看见爆炸
坍塌是隐形的
没看见血
伤口是隐形的
没看见死亡
死亡是隐形的
2017-9-18


鸟非鸟

不妨将它,当作另一个自己
遭天所杀,不必再临崖振翅
去天上撞墙
不妨将墙看作佛塔
在蝼蚁的队伍里,穿着巨大皮鞋
不妨,将我当作孤魂
一生都在走回头路,去归还
他人的肉身
2017-9-23


豹子论

不是铜钱树影
是我身上长了豹纹
是我借了豹子的肉身
借用它的牙齿
俯向溪水,对自己呲牙
借它的嗅觉
深嗅天空,不可劝解
借它的爪子,抚慰
愁肠和石头
借用它的尾巴
当三尺长剑
率领群山
我借豹子的那么多
我知借来的终究要还
要还给它喉咙的吼叫
眼睛的悲伤
直到一件不剩
直到我
穿回破旧的人皮
2017-10-8


百丈漈中途作

行到中途
水上已有落叶
石上长了青苔
煮玉米的炉火映在水底
我只配得上,这草木烟火的一段
只配与没有勇气上山的石头
坐下来
不能往上了
再往上,流水越清澈,我就越羞愧
再往上,瀑声如雷
我声嘶力竭,连自己都听不见
喧嚣中的呐喊,多无助啊
不能再往上了
再往上,水是一座牢狱
囚禁我的影子
就是爬上崖顶
我也只是一个
在绝壁上招魂的人
2017-11-13


答案

眼见的有疑问
就闭上眼睛找答案
万物眩目
我合上双眼,就看见
深黑墓穴和横躺之人
我抬眼见蓝天深远
闭目见墓穴长满牙齿
青山青
启朱唇
2017-11-13


豹窥之诗

铃声响过后,学生们
排队出教学楼
排队进操场
左右看齐,前后对正
整齐得像祖国大地上机械播下的幼苗
做完操,他们排队退出操场
排队进入教学楼
少数得到允许,去厕所的学生,本可以跑着去
跳着去
打打闹闹地去推推搡搡地去
甚至可以,玩着木头人的游戏去
离开大队伍他们没有各自为伍
而是迅速组成一个紧密又团结的小队伍
排队走进厕所,排队
从厕所出来
2017-11-14


后悔

我向河面扔出一块石头
看它凌波微步,一身武功
看它劈波斩浪,击水三千
看呀它舟行水上,载云载月
沉下去,哦,我就后悔了
又一块石头,被流水驰骋
方变圆,粗变细
冥顽变玲珑,草莽变顺民
一声不吭,变成一粒沙子
带着歉意,我下河救出一块卵石
扔回岸上,它像鱼一样挣扎
仿佛一条支流,被截断
仿佛,离了群的群体动物
向我发出低声的哀嚎
2017-11-30


终将

我救过的那只鸟一定是死了
寿终巢床,或栖殁在荒野
露水亲人
为它合上双眼
更有可能,死于子弹的追杀
天空很大,却无处藏身
白云,不伸援手
被人诱捕,落入陷阱
死于十指的绞刑
受困牢笼,不饮不食
不开口,死于不歌唱
死啊死啊死啊
生如款款鸿泥
死如汹汹暴雪。终将
天地一白,了然无痕
2017-12-4


记住南京

记住奥斯维辛,记住南京
我可以像南京那样生,但不能再像南京那样去死
我要死在爱人的怀里,嘴角残余新煎的药汁
不要挑死在刺刀上。记住南京
我要死在路上,不要死在脚镣手铐的路上。记住南京
我要死而含笑,哪怕流泪
不要被人挖掉眼睛,无法流泪。记住南京
我要死于疾病,死于心衰力竭,不要被人挖出心脏还在跳动。记住南京
我要死于病床,阳光照在脸上,不要横尸街头
不要被砍头,不要被碎尸,不要被活焚
不要死了,死无全尸,死而无尸,不要仅把名字
刻在哭墙上
记住南京
记住陈小三、厂老二、常兆有、冯国泰
记住王小孩、汤丫头、孙哑子、周氏、杨氏、无名氏
他们用过的名字,我们重复在用
他们死过的死,我们不能再死
记住南京,记住
樱花白,梅花红。记住
屠刀砍下的姿势,子弹扑过来的方向
记住南京
用环绕万人坑悲痛欲绝的南京,记住哭墙下抚摸名字的南京
用那些至今仍在轰炸机阴影里逃生却生无可生的南京
记住那些抱着布娃娃疯掉的南京
记住在地上画父母,牵着空气中的手如全家福
孤儿的南京
记住南京。记住,南京。八十年过去了
为什么我总担心自己
死在一九三七
2017-12-13


返回专栏
©2000-2018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52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