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囱(9首)

◎东伦



青山看龟背书
 
当再次来到青山
紫荆和槲树已把小路覆盖
是的,还有几只蜜蜂
用肚针,试探着野花和荆棘
 
云层挡住夏日时
我们沿着记忆的石块儿
登上山顶。那会儿
黑斑蝶盘旋着,落在炸浆草的绿叶间
 
原始的部族:龟背石
收留降雨带来的碎叶和尘土
你学着山羊的样子
咩咩的,背诵着山谷
 
在和朋友的通话中
你总是把一块石头上的刻痕
比喻成汉语的原点
停顿在山梁穹起的部分
 
而此时,山下施工的高速
正试图给大山开出一条裂缝
轰鸣地凿石声,我们
如弃石,丢在了山梁上
 
2018.6.12

集体主义的雪
 
天空丢下雨粒,凉如一个助词
你站在人民广场的人群中
集体主义的雪,是海棠打的亲情牌
有人随手摘下一瓣
 
是的,争论不是一朵花
只是针对一首诗。语言的暗喻
在选择一个合理的象征
包括修辞里的雪封和罗羽
 
更多的那些,守在小洪河的沿途
他们先后来到岸边,在众人的惊讶里
风借着波浪
把香气送到远处的新城区
 
回来的路上,再次说起
一个县城和它的田地
雨刮器擦拭着前方的路
坠落的白,正试图描述着弯曲
 
2018.4.6

给丁薇的生日诗
 
江边祭水的人群
仿佛绿涛,漫过江面
他们在心里祈祷:“回来吧,回来……”
 
此时,一个女孩儿
躲在人群中,目睹着一切
可能发生的事情
 
2018.6.12

云霞
 
我们赶到时,傍晚的云霞
如一块破旧的衬衫,悬挂在粟山的松枝上
你安静的躺在众人的言语里
仿佛一枚松针,被藏在修辞的树林
 
那是73日的清晨
你翻越过境公路时,一辆重型卡车
卷起一阵疾风:一片被摘掉的木槿花瓣
旋转着,划出一道美丽的弧线
 
此时,在姐姐的叙述中
你还在河堤上的简易房里
拉弦子,吃煎饼
修剪着樱桃树上的枯枝
 
2018.7.26

 
挽歌
 

姐姐们,围着一副被黑绸缎包裹的棺木
你闭着眼,一点也不着急睁开
 
多年前,在进城的路上
三轮车咬断了你两个脚趾
将要燃尽的烟卷,疼痛如一缕青烟
 
远嫁的小女儿,望着一副黑白相框
小声啜泣。白蜡烛燃烧着
 
在山东拨来的电话里
你多次提及将要拆迁的老房子
和未知的居住地。

送行的队伍拄着哀杖,低着头
向西南方向烧纸钱,投放谷粒和秦池
 
来到的人,围着你
在族谱的石碑上,刻出姓氏,月亮和烈日
几天后,我沿着灾难的公路散步
 
昨日的粟山村,已经成为一堆废墟

除了快速过往的车流和两条淡淡的车轮拖痕
再也没有什么明亮的部分可以记住
 

2018.7.24

深廊
 
向青山的更深处游走
你会发现,荆条和槲树掬出的深廊
可以洗尘。摘酸枣。观察花蜂
 
或者弓着腰,沿着幽深的树荫再走一走
就会发现龟背石和刺玫
或者,什么也不干
 
只是坐一会儿,像位离世的人
听听黄栌接受阳光和雨水
在临朐的粟山
 
也有这么一条幽深的廊道
那里有几个至亲的人
土坟一样,被落叶覆盖
 
2018.7.27

解构
 
初秋的傍晚
知了总是比蟋蟀叫的明亮
 
像是孩子对你的打扰
也像一个亲人突然的到来
 
作为道路的标记,河流制造王道
他在想象,思辨的卵石
 
不如说,流水是河流的完善
是一个词和另一个的和解
 
没谁说得清楚。落月的秒针
是为了新一天的开门?
 
你翻看着微信,梁梓已经达到洛阳
面对美,表达是石头上的手掌
 
高于青草,低于灰尘
没谁能说清矛盾驾驭的

美学,在于经验本身
比如毛栗子,在降雨的清晨梳理着青刺
 
2018.8.20



烟囱


火炉中,煤油一次次拔高火势,
肉身从世界剥离,豆粒跳出豆荚。

也就几分钟,姥姥逐渐缩小。

我们顺着烟囱望去,
白色的烟雾,缓缓升向天空。

你不忍再看。
有人推开墙边小窗,递出一个木匣子,
刚从空中摘下的一块黑斑。

此时,一朵云挂在西山高处,
年迈的姥姥,揉着白内障的眼,
慈祥地望着山下的路,

和远去的我们。

2018.8.22

 
灰烬
 
秋天要比风涛走得迟缓
我低头的时候,你正在中年的小城散步
远离的旧人时常在你的心里走动
 
我停了下来,辨别着过往的人群
那会儿,夕阳刚刚坠入西山
云霞如傍晚的后院
 
当我觉得累时,你望了望远方
碎落一地的黄色栾花
仿佛灰烬,微微地闪着光
 
2018.9.11
 


返回专栏
©2000-2018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