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瑟瑟 ⊙ 中国卡丘主义诗歌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北美47首

◎周瑟瑟



天上人间

机舱外零下67度
机舱外一层薄薄的粉红色阳光
飞机在更大的
无边无际的淡蓝色里颠簸得厉害
我们已经成功飞越了冰川高山与大海
即将抵达美国达拉斯
人们纷纷颠醒了
打出响亮的喷嚏
他们不知道飞机在零下67度的天空
把我们送到了地球的另一边
由此我断定
这是一飞机刚刚解冻了的人

2018.10.17

中国包子

美航上的男空乘
是一位开心大叔
他把收垃圾称为来报销
你要开单位还是开个人发票
他有高大的鼻子
和他的空姐同事
说一口鼻音很重的英语
他问我喝不喝红色二锅头
给我倒来一杯红葡萄酒
他系着蓝色围巾
像一个北京餐厅服务员
我问他北京话咋说得这么地道
他说只是混口饭吃
顺手给我送来一个小面包
并且强调
这是美国人爱吃的中国包子

2018.10.17

达拉斯

不是我带来了寒冷的天气
我裏紧外套
我从北京的秋天里来
我去达拉斯棉花交易所
我去炼油厂
我去联邦储蓄银行
只为了取回
一片金黄的落叶
我脱掉秋裤
跨过特里尼蒂河
肯尼迪总统乘坐敞蓬车
驶过达拉斯
呯呯呯被射正三枪
我裏紧外套
露出绒毛丛生的双腿
我一路小跑
去追击1963年的刺客

2018.10.17

古印地安人

墨西哥城晚上十点
我遇见第一个古印地安人
他帮我把行李送到房间
一屋子的印地安文明
我拧开水笼头
水管子里流出
哗哗的印地安文明
我泡在浴缸里
蓝色的印地安文明
让我昏昏入睡
我躺进被子里
一床的印地安文明任我折腾
直到第二天早晨
古印地安人来敲门
我己经折腾得精疲力尽

2018.10.17

墨西哥城

一座城市需要多少灯盏
才能温暖陌生人
一座城市聚集多少相爱的人
才能称呼为墨西哥城
飞机轰隆隆的降落中有一张男子
络腮胡子包围的忧郁的脸一闪一闪
巨鸟的翅膀湿漉漉的
沿着钻石山下滑
达拉斯、丹佛、盐湖城已经远去
我即将回到潮湿的空气里
回到教堂的阴影里
一座城市需要多少勇气
才能倾听流浪汉在街角呕吐
一座城市的大雨刚刚下过
嚎叫的人蜷缩身体
我们穿过古老的街区
黑暗中的涂鸦墙下
一对墨西哥青年
左右摇摆着接吻

2018.10.17

墨西哥幽灵

下半夜醒来
我拉开窗帘
墨西哥城的夜空
白云悬挂
晃若隔世
对面一幢建筑
古老的石头房子
粗糙的石块
组成一扇扇门窗
最底下的门廊透出灯光
我躲在窗子后面窥视
那个喝醉了的流浪男人
他像墨西哥的幽灵
守着一幢石头房子

2018.10.17

阿兹特克人

阿兹特克人问我
你看见一只鹰
站在仙人掌上吗
我迷迷糊糊
我是看见一只鹰
站在仙人掌上
它叼着一条蛇
那么你愿意留下来
与我们一起建造一座岛吗
我愿意在墨西哥填湖造城
我愿意受到太阳神的指点
成为阿兹特克人的朋友
那只啄食蛇的鹰
注视着我的一举一动

2018.10.18

弗里达家门外

一根金属扶手插进她的腹部
直接穿透她的阴部
她失去了童贞
一生不能生育
剧烈的冲撞撕开了她的衣服
车上有人带着一包金粉……
金粉撒满了她血淋淋的身体
我和拉丁美洲、中国东北的观众
在弗里达家门外排起长队
整个墨西哥城
弗里达家门外排队的游客最多
我们都来观看她血淋淋的身体

2018.10.18

一个人一生有多少个情人都不为过

从弗里达的蓝房子
步行去苏联逃亡领袖列夫·托洛茨基的纪念馆
他是弗里达的情人
直到他被刺杀都住在蓝房子附近
她的丈夫有更多的情人
弗里达的妹妹就是其中一个
她的棺木
在墨西哥城国立美术馆停灵一天
我在弗里达卧室的梳妆台边
看到一个印第安瓦罐
那里面放着她的骨灰
她的床上
躺着她死后的压膜面具
她有很多条围巾
每个月都会换上不同的
她收藏有毛泽东的头像
她的情人布雷东爱上了
一个自然的超现实主义国家

2018.10.18

玛雅玛雅

玛雅玛雅
一地的金子
从生到死如朝霞短暂
从渔猎到农耕
赤脚走进丛林
玛雅玛雅
每隔52年
来一次新的轮回
死亡是生命的开始
所有的建筑被覆盖
所有的河流倒流
所有的金子变成泥土
玛雅玛雅
我听到了你的预言
人们从死亡里抬起头
数以百计的城邦
消失在太平洋

2018.10.18

木乃伊

我们去教堂地下室
看望木乃伊
沿着光滑的过道
一步步走近他们
他们衣着整齐
甚至比活着的人
还要体面
他们有的斜立在墙边
有的躺在木盒子里
除了没有了血肉
他们的灵魂
在天堂里
快活地飞

2018.10.18

独立天使

墨西哥城改革大道尽头
白云下方
独立天使展翅高飞
我从车窗伸出头
她闪闪发亮的身姿
就在那里
但我看不清她的脸
那一定是一张甜美的脸
在这个国家
她还在自由飞翔
她是墨西哥女人中
身材最为娇小的那一个

2018.10.19

特斯科科湖

西班牙人填埋了特斯科科湖
填埋了阿兹特克帝国
他们在废墟上建起墨西哥城
我从中国来
我喝了一口特斯科科湖的湖水
某年夏季奥运会在这里进行
我终于赶来观看
我出生那年的墨西哥城
溜狗的人手里牵着更多的狗
教堂的钟声找不到特斯科科湖
双脚踢踏的小女孩
她踩着欢快的节奏
为我指出一条雨季的路

2018.10.19

骷髅人

墨西哥城在迎接亡灵节
家家户户的阳台上
坐着骷髅人
他们装盛打扮
楼下拉风琴的人
向我伸出帽子
欢迎鬼魂回到家中
欢迎从死开始生
一个骷髅爱着
另一个骷髅
生爱着死

2018.10.19

中国诗歌大轰炸

我在墨西哥城宪法广场大声读诗
我使出比在中国大好几倍的声音
在宪法广场读诗
我的声音大得连宪法广场北侧
西班牙人历时250年修建的
大主教堂里的圣母都听见了
圣母在升天
天主教徒们侧耳倾听
一个中国口音的声音
一个中国很大很大的声音
我的声音要爆了
是的这是我终于爆了的
我在宪法广场读诗的声音

2018.10.19

在墨西哥吃仙人掌

一个中国人在墨西哥吃仙人掌
仙人掌高大肥硕的茎叶吸引了我
它们生长在神庙的周围
我一步步走向太阳金字塔
仙人掌的肉刺抓住了我的嘴
我的舌头火烧火燎
我吃出了太阳甜蜜的汁水
我吃出了墨西哥仙人掌的中国味道
像一种可以治疗抑郁症的巨型蔬菜

2018.10.20

狼人

一座城市如果没有流浪者
夜里会更加寂寞
墨西哥城的街角坐着
年老的流浪者
他们背着全部财产
有人已经在纸盒里睡下了
有人还在阅读报纸
他们小声嘀咕——
一座城市没有我
石头墙就失去了主人
一座城市只有一个月亮
只有月亮照着流浪者入睡
我像一条中国流浪狗
小心翼翼走近月光下
墨西哥城孤独的狼人

2018.10.20

艾草飘香

墨西哥城宪法广场
欢快的音乐传出人群
我闻到艾草燃烧的香气
头插高耸的羽毛
裸露的男人系兽皮
他们打扮成古印第安人
脸上画着彩色图案在跳舞
我混入其中
招魂驱邪的事情我很熟练
小小烛台点燃青青艾草
烟雾弥漫开来
一个墨西哥性感少女
走过大主教堂
面部画着白色骷髅
她身上艾草飘香

2018.10.20

墨西哥农民

在通往阿兹特克人的
金字塔的路上
一个墨西哥农民
骑一辆破旧自行车
他的背如树瘤凸起
他在高原大团白云下
摇摇晃晃经过我身边
自行车似乎要散架了
从红土上碾过
他绕过铁丝围栏
他去砍伐倒掉的仙人掌
他动作笨拙
呼哧呼哧
我喜欢他身上散发出来的
老年农民的那股热气

2018.10.20

大庙餐厅

大庙餐厅下是墨西哥城书店
这个城市的知识分子
需要排队进入餐厅
大庙遗址像一道出土的美味
第一道菜是香芹蚂蚁蛋
然后依次上来油莎草饮料
烤面包、南瓜花汤、鲈鱼
接着吃漂亮的仙人掌
吃大神庙
吃墨西哥城的天空
这是我们在墨西哥城
最后一道甜点
雨神在天空飞翔
那是明天来接我们的飞机

2018.10.20

不读诗的时候我爱上的东西

欢迎你来到墨西哥城
黄墙工艺品市场
我们在枯瘦的骷髅人
与彩色服饰中间穿行
1000比索的红珊瑚
850比索的太阳神
都是我的最爱
中国人抬高了拉美宝石的价格
我保持了讨价还价的美德
我在琥珀与蜜蜡面前
和墨西哥青年店主
建立起中拉友谊
他欲卖给我一个骷髅美女
我渐渐爱上了她空洞的眼睛
我渐渐爱上了
世界上所有的骷髅头

2018.10.21

树皮画

我买了两张树皮画
桉树上画着
土著人的生活
色彩斑斓的生活
唱歌跳舞
裙摆飞扬
骑在牲畜背上
采摘鲜红的桨果
我跟随他们
顶着白云
走向太阳神庙
翻过绿色的山坡
就看到了我居住的
那座石头酒店

2018.10.21

黑寡妇

一个戴礼帽的老人
坐在大主教堂下
他的脚边
趴着几只黑寡妇
她们是蜘蛛中
最吓人的
最狠毒的女人
墨西哥城的宠物
我独爱她们
我买了一个
我爱她
狠狠爱她
她就是最温柔的
与我长吻的女人
神派来的
在茫茫人海里
在雨即将降临的时候
我带走的
可怜的
冻得发抖的女人

2018.10.21

亡灵大道

亡灵们乘坐白云下来了
回到他们自己的托尔蒂克王国
他们的心脏被挖出
祭祀太阳神与月亮神
他们的躯体
从金字塔上扔下来
此处曾经血流成河
血淋淋的石块已经变成黑色
亡灵们列队行进
我和会说中国话的墨西哥商贩
站立亡灵大道两边
白云低低压过头顶
我伸手握住了
活蹦乱跳的亡灵

2018.10.21

你愿意亲吻骷髅吗

在墨西哥城这几天
到处可以看到骷髅头
完整的骷髅人坐在阳台上
站在酒吧窗前
骑在自行车上
骷髅夫妻相对而坐
年老的丑陃恐怖
年轻的翘臀貌美
我一天天适应骷髅的生活
内心的恐惧渐渐消失
但我不敢与骷髅人拥抱
我住的宾馆大堂
正在搭建一个高大的骷髅人
我站在一边仔细观看了很久
一个性感的女孩脸上画着骷髅
一个女孩在教堂下拥吻一个骷髅人
我愿意让骷髅人吻我的额头
他们是另一个世界的亲人
在亡灵节到来之前
他们纷纷回来了

2018.10.21

理想的男人

一根铁丝
一根弯曲的铁丝
制造出的人形
在墨西哥人类学博物馆
被命名为理想的男人
这个枯瘦的男人
极有可能就是玛雅人
祭祀的太阳神

2018.10.21

美洲豹的吼叫

我耳边传来美洲豹的吼叫
呼呼的风吹过太阳金字塔
在小商贩的嘴里发出了
美洲豹的吼叫
我在太阳金字塔底下
发现一只美洲豹
金色的线条若隐若现
一只飞身赴死的美洲豹
把我带向流血的祭台
恐惧如大团的白云
我骑着美洲豹
在托尔蒂克王国飞了一天

2018.10.22

太阳神

太阳神在我脖子上
狠狠砍了一刀
我从托尔蒂克王国
回到墨西哥城的晚上
后脖颈火辣辣地疼
我没有被高原上的太阳灼伤过
我没有见过太阳神
呼啸的风从我脖子上吹过
我感觉到特别凉爽
但太阳神已经给了我一刀
楚国人记住了
地球另一边的杀伤力
足以让你脱掉一层皮

2018.10.22

橄榄树

太阳绕地球一圈
照着我无人的家
从北京我家窗口的丁香树
到我故乡栗山院子里的桂花树
再到墨西哥的这棵橄榄树
从白天到白天
从黑夜到黑夜
在东方与西方之间
我睁眼看着太阳升起又落下
一个顽固的人
保持着中国的作息时间
随着太阳梦游仙境
我坐在橄榄树下
嚼一颗青色橄榄

2018.10.23

彩色的生活

墨西哥蒙特雷的山坡上
布满了积木一样的房子
穷人家的房子
五颜六色最漂亮
政府给每户人家发几桶颜料
让他们自己把房子涂成彩色
他们住在彩色房子里
他们的生活
远远看上去
幸福又漂亮
我明天上山
去和他们一起
过一天彩色的生活
我想动手把一桶颜料
倒在身上
在雨后彩虹下
吃到彩色的糖果

2018.10.23

中餐馆

我有一个好胃口
辣椒米饭是我食物的祖国
当我在墨西哥的美食中忘记了祖国
只要一想到辣辣米饭
我的爱国胃就又回来了
在墨西哥城找到华为厨师开的一品居
在蒙特雷找到台湾人开的中餐馆
回锅肉的香气里有一条回家的路
不管你走多远
不管你的胃口如何改变
红豆沙包像父母尖尖的坟墓
我一口一个
连续吃下了三五个死去的父母
窗外是蒙特雷的细雨和山岚
两个孤独的中国人坐在桌子边
他们都有一个好胃口
他们吃下了一笼子的父母

2018.10.23

割棕榈树的人

上午他们在割棕榈树
一个墨西哥人爬到了树梢
树下两个人在张望
扇子一样的棕榈树叶
扔下来,装进车里
我捡起红色坚果
像一只松鼠
在蒙特雷街头跳跃
每一个路过的人
他们都有温和的性格
雾气蒙蒙
我一点点看清了
他们笨拙的动作
我用简单的西班牙语
向他们打招呼
我抱着红色坚果
即将回国过冬
我欠树杆光滑的棕榈树
一个轻贴面颊的拥抱

2018.10.24

莎拉院长

莎拉院长餐后说
人生是由许多细微的瞬间组成
比如读诗、吃饭
但放在一起就了不起
我吃下最后一块牛排
高大威猛的服务生
为邻桌唱起生日快乐歌
小童姑娘笑起来
像一朵混血玫瑰
蒙特雷群山环抱
模特身材的莎拉院长
是中国人的老朋友
她说孤独的人类
需要你的陪伴
牛仔餐厅里热气腾腾
退役的阿根廷球员
享受漫长的午餐
许多细微的瞬间
靠近又分别
许多陌生人
终将依依不舍

2018.10.24

咖啡豆

一个爱喝咖啡的人
爱上了咖啡豆
我见过的
最大的咖啡豆
在墨西哥
倒卵形巨蛋
放在杯子里
雨一直在下
清晨我离开蒙特雷
我留下了
洁白的床单里中国的体温
我带着一只小杯子
带着微苦的口腔
舌头上一颗咖啡豆
让我像一个大舌头
舔着高山之颠

2018.10.24

马鞍山

李白到过马鞍山
那是中国古代的事
墨西哥蒙特雷也有一座马鞍山
雨水笼罩的山形似一只马鞍
我在这里睡三个晩上
每晚下半夜醒来
梦见父亲枯瘦的脚踝
梦见李白和我父亲结伴而来
他们骑马上了马鞍山
我在雨中奔跑
像一个走丢了的人

2018.10.24

坐在铅笔上的人

蒙特雷的小孩
羞涩的小孩
我随手抱起
一个穷人家的孩子
他偎依在我怀里
蒙特雷又要下雨了
广场上的人行色匆匆
放大了一万倍的铅笔
有一万个小孩住在里面
我坐在他们身上
如果我能带他回中国
我要给他
制作一支巨大的铅笔

2018.10.25

签语饼

墨西哥中餐馆老板
饭后送来签语饼
里面有一张小纸条
换一种方式生活
你会重获自由
—铃—薯
中文这样发音
我旁边是一对在上海
住过两年的蒙特雷夫妻
想念上海时
他们就来中餐馆吃一顿
他们在签语饼里找到一串幸运数字
如果他们重回上海
就会发财
就会生下更多的中国孩子

2018.10.25

奇瓦瓦

嘴唇微微张开
吐出气流
舌尖上升起一架
小型墨西哥航空飞机
飞过蒙特雷群山
奇瓦瓦
舌尖音
像一个少女的名字
在雨雾里颤抖
两个城市之间
有一个小时的时差
我的降落
加大了奇瓦瓦地面的重量
我的发音
像一朵白云
在高原弹跳了一秒

2018.10.25

白云监狱

在墨西哥
随处可见古老的教堂
我们的车停在红灯下
远远看见前方高耸的尖顶
——那里是教堂吗
——那里不是教堂
那里是奇瓦瓦市的监狱
犯人们住在尖尖塔顶下
白云环绕,阳光暴晒
附近教堂的钟声敲响
他们吃着牛肉和辣椒
在高原监狱里一天天祈祷

2018.10.25

奇瓦瓦的孔子

早晨,山东的孔子
开车来宾馆接我去奇瓦瓦大学
进孔子学院的大门时
我与一位二十多岁的孔子握手
然后与三位漂亮的女孔子握手
她们的小手冰凉
接着在阶梯报告厅朗诵诗歌
底下坐满了
奇瓦瓦的孔子
他们一个字一个字地认识我
认识诗人孔子
认识草地上
正在打桩树立的孔子

2018.10.25

罂粟花园

土著人住在山洞里
他们为贩毒集团种罂粟
腥红的罂粟花开时
山谷像一个大花园
山谷之外响起枪声
中国人看见当地黑帮
开枪扫射一辆小轿车
一个黑帮的情妇被打死
我坐在中国城吃饭
这里的某个中国员工
曾经被黑帮绑架
平时他们互不打扰
生活平静
阳光照耀
你要走到山谷深处
才能看到罂粟花园

2018.10.25

玉米

墨西哥奇瓦瓦郊外的玉米
哗啦啦摆动
我靠近金黄的叶子
闻到了泥土和阳光
混搭的北美味道
一个农场主站在风中
向我招手
这里是美国人的后花园
他们没事就来这里走走
吃肥肉一样的大玉米
白色的玉米粒咬在嘴里
发出清脆的嘎嘣声
玉米的骨头
墨西哥的肥肉

2018.10.25

松鼠

在我背后的树上跳跃
墨西哥的孩子
细小的眼睛
灰色的皮袄
我曾经穿过这样的衣服
在我父亲当教师的年代
我像一只快乐的松
趴在父亲的肩上吃红枣
我的脚步惊到了它们
说西班牙语的松
哒哒的节奏
露出两颗洁白的牙齿
墨西哥人不吃的红枣
奇瓦瓦自治大学树林里的
在吃
我在吃

2018.10.26

马拖着树木

两匹马
拖着一截树木
从密林深处往外走
镜头跟踪它们
来到砍木头
锯木头比赛现场
斧子砍得木屑翻飞
电锯像切肉一样
马站在镜头远处
像两个忧郁的兄弟

2018.10.26

僵尸新娘

傍晚我路过
墨西哥奇瓦瓦市
一个神秘的街区
天色正暗
白天的云彩还在天空运行
十字街角的玻璃橱窗里
站着穿婚纱的新娘
她是传说中的僵尸新娘
在婚礼当天
被黑寡妇蜘蛛咬死了
她父母把她做成木乃伊
保持死去时的新娘模样
我走进去
但我不订婚纱
我像个聋子
听不懂店员的询问
我察看她的手和脸
皮肤下有细小的血管
她的睫毛和呼吸
在微微颤动
喜欢她的人
隔着玻璃橱窗亲吻她
世界各地
不断有人赶来
在这家婚纱店外徘徊

2018.10.26

朝霞和灯光

奇瓦瓦酒店门前
几个警察聚在一起聊天
我们搬动行李
上车然后拐过街角
凌晨的街道空空荡荡
车子向机场开去
我默默向这座城市告别
北美的朝霞正在升起
低矮的群山潜伏
大片大片的灯光
仿佛动物的眼睛
我转头看了一眼
自由天使
她扇动翅膀
在罂粟和玉米
美洲豹和花牛之上飞舞
我在朝霞和灯光的间隙
上了去达拉斯的小飞机
动物的眼睛
水汪汪的越来越远

2018.10.26

太平洋

漆黑的太平洋
星星掉落
波涛溅起火花
万倾波涛坐在我屁股下
一股零下49度的凉爽
一股大气流像一块花毯子
我坐在上面
整夜我是一个神秘的人
夹在众人中间
飞机催我入睡
明星和富家子弟
美国人和中国人
他们呼呼大睡
我在太平洋上
亲眼目睹机翼闪烁
螺旋桨把海水粉碎
不见一只海鸟
它们在大海下沉睡
海面鱼儿飞跃
仿佛回家的人

2018.10.27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1月

 

©2000-2018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52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