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陈蔚 ⊙ 从东到西找北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诗11首

◎陆陈蔚



《漏洞》

水泥于我恩德甚大
帮我造起住房
供我平坦大道
今天出去转了一圈
钢筋混凝土丛林
处处都是奋力活着
漏洞百出的人生
见到水泥堵住了
悬铃木树干上的大洞
这样雨水不能直灌了
让我放心


《又见》

下天桥处
又见银杏树
都在深秋了
我不能独在夏天
从察觉到时光飞逝开始老
这一世就已有大量遗物
捡起一叶
再秋深绚烂至极
我今又提前飞雪


《故意》

一直到深秋
银杏树叶也没怎么金黄
是我记错了
我以为去年以及年年
银杏树叶是秋天落的
再想想确实是冬天
那一年大雪纷飞
渐埋住鸭掌形的金色叶子
那夜的路灯光照亮下
天地雪狗人又到眼前清晰
只有我自己的面容模糊
我不知道是自己还是谁在故意


《起风了》

起风了
时光变得飞速
天下都在萧萧了
玉兰树叶完整着
在地上发黄
只有叶子从未曾浪费光阴
我对此肃然起敬
不要对我挽留
我一不小心
大白花朵就开落不停


《一样》

秋至深处
浅出一个冬天
忽然想及燕子
燕子去了南方
等燕子再来
又是一年
岁岁年年一样的燕子
似没有生死
没有过风风雨雨
有不少人生冷暖经验了
对燕子的关心崭新时
我刚出世


《老了》

国人的平均寿命已至75岁
怀疑这个统计数据是真的吗
现在都火化了
让全国的殡仪馆报上来很好统计
给活着的人以激励了还是压力
要好好活啊
活过平均寿命就赚了
都活到老就好了
有钱没钱也不在乎了
更不论美丽还是丑陋
那时候眼前事转瞬即忘
陈年往事愈加忆得清晰
早逝的人获得公平
不会有人还记着你的青春容颜
你记得他们永远的青春容颜


《加饭》

独自一人来到这世上
独自一人去往下世
以此说明不必喝酒
喝酒不要喝加饭
喝加饭不要喝多了
喝多了爱听越剧
孤愁已经不时兴
听越剧到泪流
酒醒了会笑自己
50岁说过了半生了太自大了
有几个能活百岁
我根本不想活百岁
活到能自观其心很好了:
此次喝酒是因为又梦见我妈了
梦见她死十年后还那么悲苦
真他娘的天理何在


《阅历》

近来常有睡不着的时候
只得听蟋蟀
神农架已经下雪了
蟋蟀演奏不了多久了
蟋蟀没被天敌杀吃
没生病死
到快终了了还急着做爱
我费老大劲说服自己不要学习它
帝王将相更是厚黑人渣
我要与整个深秋刻意保持住
一段睡眠的距离
与神农架较近的距离活着变不了
以我50岁了的阅历终于能
去他妈的


《宇宙》

后陈营路上开过汽车时
有方形的光块反射到我的天花板上
转瞬即逝
我还是睡不着
人生苦短而我又要拚命睡去一段
于宇宙深处渺小如尘而想告诉谁
我的天花板上正驰过方形光块


《深秋》

我在七楼削老南瓜的皮
听见三楼琦琦的哭闹
四岁的琦琦在要求什么
总之没有那么痛苦
有呵护她的声音即刻传来
不需要听清楚就知道意思
我活得还有不少兴致
我们家的小狗竟把南瓜皮吃光
七楼已在银杏树之上
银杏树依然顶着满树绿叶
已想顺从深秋晚风
所关心者又缩小到自身
我已无有依靠
我就是别人的依靠
老南瓜红彻底了
让它就是这个老南瓜
让这些瓜籽不会有更多南瓜



《这馒头啊包子》

这馒头不知道热了没有啊,哦包子
这酸菜包子也不如以前好吃了
老台门包子店天天有生意
但是利润不会太高
只好减少酸菜和猪油
小夫妻天天在忙碌
面色凝重
这首的第一句只有我自己懂
我们老家包子叫为馒头
这古汉语在不作为普通话的方言里保留
那现在叫的馒头古时候叫什么
炊饼
武大郎在古时卖炊饼倒没亏损
他死得很惨
所以活着就好
这包子已经内外都热了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8月

 

©2000-2018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52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