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等九首

◎陈煜佳



我知道


我知道此刻地震,
但星空
像一个巨大的减震器,
我知道某处着火,
但夜风
把整座城市
冰镇在睡眠里,
我知道那是一棵屏息的树,
那是一辆
在黑暗中漂浮的汽车,
那是一盏灯
投下的巨大的希望
与恍惚,
我知道是你,
我听到
雨点的敲门声。





文化路


你坐在一家甜品店
的玻璃橱窗里,
你点数着路人
命里的苦,
微微晃动的广告牌
像被谎言击落的
天使的翅膀,
榕树歪斜着,把头
埋进深深的肩膀,
不想招惹斧头,
汽车像夜的核,
息了火,
被随意吐在路边,
一切多么合理,
你安静地坐着,
冲出去的
是一首声嘶力竭的歌曲。





雨水


这座城市的雨水
不是汇入地下,
而是从地下涌出,
灌满街道,
移动的汽车,人影
像被咬钩的鱼漂, 
忽沉忽现,
静止的建筑
像湖中岛,像一颗
危险的美人痣,
你被困在那里,
你怎么回忆也记不起
她的名字。





读诗会


他在读诗,
他咬出的每一个字
都抛出一个时间之锚,
击碎我们的记忆
表层的冰,
他的嘴唇的开合,
在引导我们的嘴唇
噏动,
去挑战
沉默的合法性。





小提琴


手想到它,
是因为它
想到另一只手;
小提琴家想到它,
是被漫出河道的水
驱赶;
等待被捕的人想到它,
是后悔没有
隐藏在一个乐团中,
看不见,听不见,
成为寂静,
空明的源头。





相遇


只有在异乡,
你才会和自己相遇。
在西湖边,
在音乐喷泉的雨雾中,
你看见你
语言的肉身,
那个拥有中年肚皮的男人
杵在那里,像一棵木桩,
在攒动的人群中
继续肿胀,下沉。
你不会去安慰他,
你会与他擦肩而过,
因为你们的相遇最多
能为你挣一杯酒!
而此刻的天色
越来越像玻璃杯中的茶。





格桑花


在易拉罐里,
一株格桑花
把培植土撑开一个针孔,
它那么细嫩,柔弱,
仿佛一滴水就能淹死它,
仿佛它死了,
一滴水就能救活它, 
但一滴水
像一颗遥远的星星,
需要它跳起一尺!
一丈!





处理玻璃茶几上的灰尘


像处理过去的尸体,
让它们重逢于你的掌心,
让你的掌纹振荡它们,
裹挟它们,
稀释它们, 
在灯光下曝晒它们的命运,
考证它们的死因,
省略安慰,
快进同情,
全力以赴
磨快一把铲子。





呼吸


一片漆黑,
只有风吹来月光的
一点点火星。
叫醒你,攫住
你的恐惧,
攫住眼睛的闯入者,
多么神秘,
多么畅快。
我可以呼吸你。

 


返回专栏
©2000-2018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52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