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亚 ⊙ 非亚诗选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近作18首

◎非亚







《死神剃着一个光头》

死神剃着一个光头,走进门厅
行动迟缓,满脸
疲惫
记忆力衰退,从公寓的楼梯上来
忘了该进那间房
寻找某个他想要找的人
所有的房门全都关闭当人们在傍晚
听到沉重的上楼的脚步声
大人们停止了炒菜,妇女们从晾晒衣服的阳台退了回来
孩子们停止了抄写作业
老年人则把新闻联播的声音弄到最小最小
死神拿着手机
一个一个门牌去对照
有人从猫眼往外面观看,电梯厅里没有任何人,任何动静
120的电话迟迟没有响起
救护车也没有在大街上呼啸而过
死神躲在墙角
使劲想今天到底是礼拜几
也许他走错了门,应该到医院,福利院,或者养老院
楼下突然传来一阵摩托车停靠的声音
几个租房的青年人拍打着一只篮球回家
笑声从天井传上窗口
死神迅速地爬上天台溜了出去,他翻过女儿墙
顺着落水管滚落地面
雷声和暴雨又一次从远处赶来
公寓楼灯光明亮
热气腾腾乐此不彼的生活,在停顿十几秒之后再次
在混凝土屋顶下面上演

2018,10,24



《和数字有关的诗。或形式主义之歌》

这首诗长度99米
宽度36尺
每1行间距
10厘米
最短1行和分行间距
均为2尺
最长1行可以到达28米但在12米的位置回撤
第1行全部对齐
最后1行的后面为1组阿拉伯数字

属于日期,标点符号
以及
你灵感大发的瞬间

2018,10,9



《又过了一个世纪》

又过了一个世纪。我身边那些死去的人
全都回来了
独裁者拿着一条拐杖
诗人手里拎着一个本子,卡车司机跳上载重汽车
准备去拉煤
路口那个警察戴着一顶帽子
指挥交通
一个肚子很大的飞机,飞过一个足球场
我认识的一个朋友,坐在一个咖啡馆
等我下班过来
一起喝两杯
太阳带着翅膀,穿过绿色的窗户
月亮则扎上围裙
和镇上的一家人一起共进晚餐
星星则在树枝上注视
蟑螂,臭虫,跳跃的青蛙以及松鼠,全都聚集在一块草地
庆祝恐龙复活
女士们拿着盘子
男士们在碳火上烤肉
孩子们跑来跑去
嘻嘻哈哈
老头和老太微笑着喝带甜味的红酒
这真是一段非常有趣的时光
我可以拿一根塑料棒
去敲那个该死的独裁者的头
和诗人一起走进剧场
去表演一首诗
听众全都是陌生人
他们兴高采烈,围着我们索要签名
哦,我任何事情都可以干
可以翻跟斗,摇摆着
身体去跳踢踏舞
没有人告密,指出你思想过于自由
我快乐地追逐一只气球
真是幸运
在经历了一个吵闹,混乱,左派退潮,极右主义兴起,经济重新复苏的世纪之后
死去的人在科学家的帮助下
终于可以和活人坐在一起,讨论火星的移民
以及新世界的秩序

2018,10,7





《雾》

雾气笼罩城市
远处的楼房,在空中
若隐若现

某个绿色巨兽
消失在高楼之间
大街上的行人
在斑马线上保持沉默

我开着车
从一条街转入另一条街
手放在方向盘
眼睛搜索各种事物

在一个绿灯转红灯的路口
我停下来
行人突然消失
树木与房屋都格外安静
雾气涌出的前方
是一个直角
拐弯

没有人知道我出没于早晨的雾气之中
我就这样沉默地
消失在你看不见的角落

2018,10,16~17



《死亡是一种拉力》

死亡是一种拉力。来自大海深处
和地心引力

那种引力
让地面松软的钢索,像一条肌肉
开始绷紧

那种引力,会在午后
让睡醒起来的老人,低垂着头
嘴角流出口水

困倦的肉体,连同皱巴巴的衣服
在他身上,像一个不再有船只停靠的
破烂码头

那种引力也会穿过地面,让走到生命终点的人
像冰凉的花岗石,静静地
躺在棺材里

也犹如一种持续的马蜂的鸣叫,让一些人
竖起耳朵
对死神有了警戒

2018,10,17



《身体之诗》

身体会越来越肥
越来越慵懒
如果不加以阻止,身体,会像一只皮球
盲目扩展
多少个日子,我小心地哄着
灵魂
又在旅途的酒店,搓洗那副不断衰老的皮囊
厌倦如挥之不去的脂肪
堆积在腰部
深夜,在关掉灯的大床
一个人搂着一只
白色的准备痛哭的枕头
身体啊,如果我放弃了对它的斗争,如果不阻止它的卑鄙
与沉沦
那些自私,涣散
杂乱的野草
会瞬间
淹没我的头顶

2018,9,7



《秋天。或2018》

凉气像一张毛巾被
九月类似于野兽伸出的潮湿舌头

门与窗全都打开
劳顿一天的人,在梦中钻进黑暗的云层

白天的太阳,彻底远去
想赞美月亮的人
在阳台
找不到那个闪亮的银盘

妈妈又瘦又小的身体
还保存着蜡烛,与一只弹簧

从屋顶走过的时间,犹如巨兽
喘着粗气

啊,空气在渐渐地变凉,理想仍然在油锅里
煎炸

再撒进去一把蒜米吧
再撒进去一把辣椒与花椒,并把火苗加大

又到了写诗的季节,水库打开的闸门
水花四射

你和肥胖的独裁者睡在同一个城市
他则用小刀
去割脖子上的麻绳

凉气从泥土升起
吞没了万物,以及死者与生者

2018,9,9





《露珠》

露水会在晚上慢慢凝结
第二天一早
会落在灌木的叶子上
我在这个有点微凉的夜晚
一觉睡到了天亮
起得早的话
出门就能看到叶片上的这些露珠
如果我一直赖在床上
被太阳晒着屁股,磨蹭半天下不了楼
那些露珠不会再等我
它们一颗一颗,在空气里消失
就像从来,没来过安静的
花园一样

2018,9,27



《我身体里面那头衰老的狗熊》

我身体的内部有一头慢慢衰老的狗熊
丑陋,沉重,巨大,肮脏,缓慢
几乎一动不动
像一头死猪睡在角落
我去哪都得带着它,扛着它在地上一点点挪动
当我停下来
大口喘气
时光从窗口涌进,夜晚像河水迎面扑来
掀翻了窗帘和枕头
一天的疲倦之后,我坐在床边
低着头
安抚着自己——
我的灵魂那么幼小
我的肉体那么
无辜
角落里那头犹如烂泥驱赶不走的狗熊,日复一日
又那么丑陋,衰老
和笨重

2018,9,27



《你好,女王》

昨天一大群人聚在江边
给月亮这个女王抛去媚眼
今天她再一次光临这块土地,想遇到昨天晚上跟她
打招呼的熟人
但江边这一带,已没有什么人在行走
只有树木
仍然静静地伫立在那里
路灯一根又一根,在沥青路面上
投下斑驳的影子
人们不再围着她发出赞叹,偶尔会有人
把头靠近窗口仰望
或者在行色匆匆的大街上抬起头
看上一眼
没有人再去慰问她,也没有人对她表示思念
甚至伸出手
去搂住她
这个安静而又羞怯的女王,有点失落地
走过一段无人回应的荒凉地带

2018,9,26



《电话》

我拿起电话,电话也趁机伸出手。
搂住了我——“哈啰,你好啊。”我靠在沙发上
将听筒贴近耳朵
听筒也开始用一条手臂伸出来
搂着我。
我的另一只手,一直不停地扯着一根电话线。
让它在身体的周围
缠绕,缠绕
不停缠绕
我对一个我喜欢的人说——
想念你!
想和你待在一起。有时说着说着
几乎会哭出来
尤其是在跟一个朋友,或者跟上帝说自己丢失了青春
岁月。和大把的时间之后。
整个人几乎埋在沙发里
双臂在微微抖动。
像一个孩子,止不住在哪里抽泣。
茶几上一盘小西红柿,就像一颗又一颗掏出来
摆放在日光灯之下的心。
被旁观,注视
无人安慰
在经历了一次长时间的倾诉之后,我的手臂
变成了一条电线
听筒的那根电线,开始变成了柔软
温暖,粗大
有力的手臂。而听筒则成为手掌
一次又一次
拍打我右边的脸,并扯着
几乎昏死过去的
耳朵

2018,9,5





《玻璃瓶》

把瓶子擦干净,放在酒柜上面
灰尘又一次,从远处赶来
慢慢落在上面
过了一周,女主人再次用一块抹布
反复擦拭
玻璃的表面,终于重新
闪耀出一些反光
而在某一天,女主人再次打扫房间
瓶子不小心被碰落地面
连同一声惊叫
完整的玻璃瓶,终于变成了它想象的一些碎片

2018,10,17



《我身体的自治区》

我身体并没有一个自治区
手指连着手掌,手掌往上是手臂和躯干
大腿可以指挥小腿,做大幅度的行走摆动
脚虽然在鞋子里
但它用力地,依靠地面的摩擦力
而力来自于臀部及以上
在最复杂的躯干,心独自跳动,肺均匀呼吸
肝脏任由血液在内部流动
漂亮的肾
类似于两个可爱的门卫
有些丑陋的大肠,缩成一团,允许碳水化合物通过
头颅,哦,它位于最高处
但也不是一个自治区
眼睛依靠眉毛,眉毛依靠眼皮的眨动
鼻子经常去安慰嘴唇
耳朵则善于
聆听风声
多么完美的结构啊,我努力去赞美制造它们的上苍
当它们组合在了一起
彼此相连,依靠
成为完整的一个物体
只有在那一刻
我的大脑,才显露了它作为独立自治区的本领和本事——
“一二三
注意!”
它发出口令
我的手脚立马行动起来
我的躯体瞬间
像一截树干
在这个思想的
独立王国
在这个阳光照耀的自治区,我,只听命于自己
从来不听命于任何一个
独裁者的指令

2018,10,3



《背包的坦白》

我的背包里有一大把房间钥匙。外加
一把汽车钥匙。
一支钢笔。铅笔。一包餐巾纸。
一把黑色雨伞。一件等待身体出汗后更换的体恤。
一个U盘。一叠名片。
我的背包有时
会塞进去一本书。一本诗集。一份图纸。
一支蓝色的墨水笔。
也会在早晨,塞进去一只苹果。几只柑橘。
和一根香蕉。
这只背包,充满了我的气味,汗迹
被我拎在手里
横过马路
它和我一样,会为塞进包里的一首诗而兴奋。
会为一场从天而降并将它淋湿的雨
而焦虑
也会为一只我塞进去准备早上上班时吃掉的鸡蛋
感到饥饿的存在,线条的完美
和生存的意义

2018,10,17



《我以后的退休生活》

在我退休后的晚年,我似乎失去了激情
勇气,与动力,侍候每一天
像侍候一条哈巴狗
我拉着它出门
遇到熟人就打个招呼
让它朝路边的另一只狗吠上两声。遇到
陌生人和警察,就看一眼
然后从树后面绕过
我背着手
拉着日子这个小东西
看街上的人走来走去,看青年人背着包
快步走进办公大楼上班
我的儿子在另一个城市工作,半年回来一趟
偶尔电话,但电话也极为简短
哦我还会写诗。但几乎很少去会见诗人
我的一个老朋友在另一个城市
我们彼此想念,但
跟忘却也没什么两样。落日,有时在天边
让云朵呈现出漂亮的玫瑰红
然后很快暗淡
人生也是这样啊,我在纸上潦草地写上一段
鸟儿在窗外,像闪电飞回它屋檐下的巢
没有什么成功与不成功
它就这样
将一条飞行的轨迹
保留在了即将
黑暗的天空

2018,9,5





《回音》

你切断了

一些人的联系
你关上

回家
你不相信
森林会
留下回音
河一直
流动
时间远去
波光闪
耀
你将自己置于
某个玻璃瓶
之内
你用皮鞋
敲击地

你一个人
上楼时
钢筋混凝土楼面
传来
漂亮回音

2018,8,30



《月亮》

月亮免费送给了养老院,新兴村村民
荔园饭店对面执勤的警察
草地上翻滚的男孩
月亮,也免费送给了一对拍照的父女
那个女孩扶着一辆单车。背景是
一座霓虹灯闪烁的大桥
月亮,她更是免费送给了一对情侣
一个穿白色上衣
坐在栏杆上吹风的女孩,河对面的艺术中心
一场音乐会正在上演,月亮
也会免费送给每一个即将步出大厅的人们
当月亮遁着笑声,来到河边一群吃烧烤喝啤酒的青年中间
她决定免费把自己,送给他们作为手上的一只杯子
她喜欢听他们大声猜码
大声说“来就来啊”
“两匹马啊”
月亮,她今晚不会睡觉
她抱定主意要把自己,送给大桥下的流浪汉
夜班回来的男人,送给出租屋里做爱的男女
即使是一名准备出门接客的妓女
也免费送给她
作为梦想
每一个人,今晚都得到一个免费的月亮
心满意足,又大
又明亮
有说有笑回家,只有一个万人讨厌,憎恨的独裁者
被月光锁在又阔又大的房间
当他想伸头出去
仰望
月亮狠狠地踹了他一脚
滚你他妈的一边去吧
在那一瞬间
月亮根本没有免费
而是像一名街头跳舞的大妈
一屁股压住了独裁者的
屋顶

2018,9,25



《保持距离》

和树木保持距离。和窗户保持
距离。和打开风景的一扇门保持距离。
和向我移动过来的汽车
以及一辆电单车
保持距离。
和一只鸟,蚂蚁,蟑螂保持距离。当我奔跑
和从天而降的一滴雨
一朵云
保持距离
一个站在路口或角落的警察
我绕过他
在电线杆后面,和制服,电棍,一种控制
思想的铁钳保持距离
我出门,和一只认知有问题的鹦鹉和糊涂虫保持距离
拒绝宇宙真理
和独裁者的面孔,烂鸡巴标语保持距离
孤独,是一根手杖
我握在手中
这是我喜欢的一个工具,我不和它
保持距离
当我在旅馆,和你拥抱在一起,我和你身体之外的
一切保持距离
死亡啊,有人在医院里喘气,大喊大叫
被它折磨得睡不着
半夜起来,围着自己的影子打转
想和这个丑八怪保持距离
我笑了。太阳,月亮在新新家园的上空
又一次轮流穿过头顶
我坐在楼下花园一株巨大的龙舌兰旁边
和很尖的刺破我皮肤的一切
保持距离

2018,8,15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7月

 

©2000-2018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52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