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记:泥沙集1176-1190

◎冯青春



泥沙集1176:归途

我已经走了很远的路了。我打算往回走
实际上我已经在回去的路途之中了
多么熟悉呀。那些迎面兴冲冲前行的人们
他们一路谈论的。正是我曾谈论的
多么熟悉呀。这些我曾经过又忽略的树和草
这些沟渠和山。熟悉又新奇
仿佛不是在归去。仿佛依旧在前进

泥沙集1177:拉屎是享受。我会找个安静的地方

到树林深处。找个缓坡蹲下
把烟点燃。吸一口才卟哧一声
林雾弥漫。鸟儿在枝头鸣啭
屎也在这种静谧和舒缓中自然地拉出
屎拉完。烟也正好抽完
弹个嘣儿。擦屁股走人
大路上清爽又轻松

泥沙集1178:雨朵印象

那晚我叼着烟
趷蹴在漆黑的村道边
突然听到老管朝着山坡上喊
青春。青春。你在哪里
然后又朝着山坡下喊
我艰难地直起身
刚下过雨。乡村路面湿滑
我跌跌撞撞地
一边走一边回应
来了。来了

泥沙集1179:土鸡肉好吃

土鸡肉好吃
吃毕坐于悬台上
毛孔舒张。呼吸泰然悠然
仰观天为白山为黑
秋虫唧唧。秋风徐徐
人们皆已停止争斗
伏于山坳小屋中
侧耳之状。侧耳又憩息
好哉。与我。与林中小兔无异也

泥沙集1180:黄蝴蝶和白蝴蝶

秋天里一些树木依旧葱笼
大部分虫子经过一夜嘶鸣就死了
但仍有一部分长翅膀的在叶间翩飞
然而也不乐观。毕竟在凋零
它们赖以存活的东西不多了
我坐在高台上喝茶。抽烟
瞟了它们一眼。看见两只黄蝴蝶在抬水
一只白蝴蝶在渐黄的黄豆地里飞来飞去

泥沙集1181:中秋夜抒怀

母亲煮了一只鸡
头天晚上我回到家
与老父饮。吃了半只
今天中午又与老父饮
吃掉了另外半只
吃毕老父母靠在沙发上闭目
我则觉似可到此为止了
于是收拾行装翻山进城继续修鞋
现在我坐在鞋店里
外面细雨纷纷不见月
但是我想。在厚厚的云层后面
应有一轮圆月在飘洒清辉

泥沙集1182:在我喝醉又烦恼的时候

在我喝醉又烦恼的时候
我曾幻想有一双如藕的纤弱环绕着我
她的胸腹紧贴着我
她的还未生育过的双腿摩娑着我
她的头发铺散在枕席上
她向前一挺。口里喃喃地说
青春。青春

泥沙集1183:吹鼓手

婚丧之时。人们请来两个吹鼓手
手执唢呐一枚。分坐门口小桌两边
唢呐上红事系红巾。白事系白巾
唢呐吹时。腮鼓如蛋。换气时又瘪下去
一曲罢了。吹鼓手满脸通红
几个一直围坐的闲汉说吹得好
另一个又问。下曲吹个啥
吹鼓手抹抹嘴呷口茶说吹个你姐偷人
其他几个闲汉大笑起来
其实没那么好笑
但是他们笑得仿佛很好笑似的

泥沙集1184:进行曲

秋天了。鞋子排着长长的队伍来到我的店里
――1。2。3。4。1234
一大清早。它们喊着嘹亮的口号
铿锵着来到我的店里
――老板。它们称呼我为老板
老板。它们争先恐后地说。先修我
虽然被它们搞得团团转
但是我的头却一点也不晕
好。好。我乐不可支地回应它们说

泥沙集1185:现在天时越来越短了

现在天时越来越短了
才六点钟。外面人影如鬼影
小孩。妇女。披头发的少女
拉板车的阿妪。都在阴影里行走
他们似乎也感觉到了天时的短暂
从他们飘忽的声音里
我隐约听到了这样两句
一句是。今天活还没干完
一句是。又黑了快回家

泥沙集1186:等灵岩山上开红花时我就来

等灵岩山上灿烂时我就来
等娇嫩的花朵。像火一样
燃烧起来的时候我就来
我们步行上山。一步一步走进火海

泥沙集1187:我们来开个董事会

天一凉。我的生意就进入旺季了
是好事情。但也暴露了生产上的一些问题
下午吃罢饭。我坐在一堆鞋子中间
鞋子们灰扑扑。有洗的。修的。上色的
洗的又分若干种。修的若干种
上色的也是五花八门。乱哄哄
我坐在它们中间。抽□烟。双手往下压压
都别吵了。我说。我们来开个董事会
――把活儿捋一捋。分派一下
我大声说着。一手叉腰一手比划着
场面顿时安静了下来

泥沙集1188:雨之夜。我吃了一盘酸辣猪肝

傍晚时街面湿了
到黑透了时
树叶子上开始滴水
屋檐下有人停止了行走
驻下脚步呆望着
我站在门口观察了一会儿
无甚特别
转身拉下门
端盘酸辣猪肝放在桌上
细细地咀嚼起来

泥沙集1189:背着鸡毛掸子

背着鸡毛掸子
慢悠悠地走
鸡毛掸子不重
天气不冷也不热
街面上也没有灰尘
反正没啥急事
就背着鸡毛掸子
随便走一走嘛

泥沙集1190:卷曲

我用手扯了一根鼻毛
它是卷曲的。我随手把它扔了
这是下午5点半。我干完活坐下来
脚出汗了。我把一只从拖鞋里
抽出来。搭在另一只的腿上
抽烟。抽几口向旁边的垃圾桶弹一下烟灰
烟灰多长弹才合适
我曾经写过这样一首诗
我也曾经写过像这样的傍晚
我独自坐着。像现在这样
抽烟。看着清冷的大街
 


返回专栏
©2000-2018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52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