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灯的人

◎梁雪波

蝴蝶之书

◎梁雪波



蝴蝶之书
梁雪波

乌云下的书店是忧郁的,如孤岛
—— 一只迷路的蝴蝶
闯了进来,在暴雨来临前的
短暂的晦暗中,飞过旋转的楼梯
和轻叹,在尖绿的竹叶
与黑色的书架间上下翩舞

它的翅膀比拂动的书页从容
对称的乐器,此刻绚烂
寂静如午后的阳光
——世界似乎并没有改变
所谓另一个半球的风暴
折叠在某本旧书的预言里
或深藏于宇宙一样幽邃的内心

很难说水面上漾动的波纹,真的
与你无关;那湖心亭的锦瑟
奏弄的芳菲,莫不是一个翕动的梦?
沉坠于时间深海的潜水钟
从久远的幽闭处升起,一种绽放的声音
淹没了奔逃的耳朵

哦,这幻念之美应当感恩于误读?
是否倾斜的雨线也只对应着空空的长椅
蝴蝶与书店:一场错误的相会。
被急雨打开的书,又被燕尾
剪断了章节,撑伞的人带走彩虹和花蕊
带走你植物学的一生

没有蝴蝶飞舞的书店,将是贫瘠的
犹如丧失了秘密的词
吊灯下,只有潮湿的文字绝望地发芽
只有雨水从四面八方汇聚,在这
阴翳的书店杀死蝴蝶的书店
只有一块生铁在雨中发出腐烂的光


点评:张光昕

这首诗的优秀之处在于,它不仅用优雅细腻的口吻描述了一个艳遇般的故事,一只蝴蝶与一间书店在风暴前的从容邂逅,以及在暴雨中的凄美幻灭;更值得一提的是,作者借这两种诗意形象相互间的辩证运动,编织了一则依靠诗歌来揭示的生命寓言。全诗遵循着相遇的逻辑,共分五个小节,犹如生命小调里五个急遽转换的和弦。第一节描述了故事的起源,风雨欲来之时,蝴蝶与书店在冥冥的宇宙法则中建立起一种独有的联系:前者为寻求庇护,后者为打发孤独,在短暂的“晦暗”和“旋转”中,激起了宇宙相似物之间的“翩舞”。第二节生动展示了这种知音的语言,如同“对称的乐器”,演奏“蝴蝶效应”的曲谱,生命的翅膀扇动,沉静的书页便沙沙作响,那里连接着“另一个半球”,这一切可能只是心上某个念头的迅速起伏。第三节潜藏着“庄生梦蝶”的渴望,它泄露为“水面上漾动的波纹”,并将这一杆心旌声学化,一种倒置出现了:潜水钟淹没了耳朵,现实人生被一个瑰丽的梦所覆盖。第四节,暴雨已至,蝴蝶与书店的奇缘顷刻间各自飘零,诗人启用了反思性的形象语言来解释这场“错误的相会”。第五节,蝴蝶遁去的书店犹如一只蜕去内容的空壳,残骸般的文字在潮湿中孕育新的可能性,速朽的故事在哀悼的气氛中透出浇不灭的曦光。从诗的标题看来,《蝴蝶之书》可能在暗示着,任何一只走进坟墓的蝴蝶,都是一本再生之书的主人公。词语的世界如此,生命的宇宙同样如此。


张光昕,1983年生,文学博士,现任教于首都师范大学文学院。有学术专著《昌耀论》、诗论集《刺青简史——中国当代新诗的阅读与想象》。担任《新诗评论》(北京)编委、《飞地》丛刊(深圳)编辑。主编2013至2015年诗歌年度选本《诗歌选粹》、《在彼此身上创造悬崖——北京青年诗会诗选》(2017)等。2017年获首届J青年批评奖。


朗诵:杜雨桐

杜雨桐,主持人、诗人。杜雨桐声艺空间主播、全民悦读北京房山悦读会形象大使、青青儿童朗诵艺术团创始人、原吉林都市广播电台主持人、原吉林青山艺术学校少儿分校校长。


转自中国诗歌网“每日好诗”:http://www.zgshige.com/c/2018-11-05/7575653.shtml

 


返回专栏
©2000-2018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52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