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治萍 ⊙ 行吟在青海腹地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鸟影,或者其它(之四)刊《湖南诗歌》第四期

◎章治萍



鸟影,或者平分秋色的楸枰

楸枰是用楸木做成的,沉重如铁
流行于樱花之,据说,那里的楸树
粗壮,有相当的故事,只是现如今
我们再很难洞晓其中的风花雪月
或者与凤凰相关的传说。楸很沉
每一个交叉点上都是沉重的星球
更多的过客常常在交叉点上被对手提掉
仓猝之间,没有粲然的光,照亮
彼此眼睛里的谶语。当然,仍有幸运者
重新出现在不幸运的点上,他们
撑持以后的危局,用不同的公式
精确地计算出彼此的得失,计算出
救援的远近,以及局部生与死的考验

废子可弃,棋筋不失,步步如履薄冰
过铁处溅洒鎏火,满枰夜莺飞舞
不知谁是谁家,直至谁拍下时钟
将时间拍碎于内心,内心悬上了胜负
而胜负,在复盘里平分秋色,只有
手中的折扇,飞出濡染岁月的智慧

《鸟影,或者雪崩之后


大型定式,一步步亦缓亦紧,一步步
待到按原本排练的那样走完最后一步
竟然无人优势。该苦作的依旧苦作
该吆喝的依旧吆喝,仿佛一切未变
其实,其实一切已经翻天覆海。其实
一切注定在雪崩之前。气度不凡的坐姿
正透过荧屏,盲目地安慰着自己

鸟影,或者陌生的荡漾

轻率的举动带来不轻率的后果。花蕊
被轻率的啄食,美梦,被夭折在庙旁
离秋收的日子,只差半里之遥。诀别
这些都成为诀别的开始,不论你们彼此
是否真正地彼此拥有,或如苟合的野猫
总在夜深人静之时,寻找父母的粪便
我怀疑,在如此陌生的特定场景
它能否舔对立场。在众目睽睽之下
荡漾着芬芳,也荡漾着陌生的箭簇

鸟影,或者疑惑不止

这不是爱情。我要跟你谈论现实
谈论生存权利与死的尊严,跟你谈论
虚伪的繁盛与后代的结果。这里面
充满完美的演说,来自狡辩者的头条
看似,布施了你所能布施的全部
却将种种的种种的种种的疑惑绕开
你内心有数,既使带有预知的人命
这又当如何?我要跟你谈论现实

鸟影,或者温柔的陷阱

残暴的伎俩周旋于陷阱之外,陷阱之内
充满洞天的陷阱撒遍温柔,在下一个
尚未跌落以前,不会有哭泣者
渗透于哀曲中不可替带的首符之间,你们
可以不用排整队伍,向我示好,向我同时喊出
类似于饥饿难耐的话语,实际上
你们或许没有这种权利,虽然白纸黑字
写着温柔,并且实际上给了你们温柔
那么,你们便无权再喊饥饿。饥饿
决不是你们不能克服的枷锁,而是
你们爬出陷阱之前必做的功课。阿门

鸟影,或者走不远的词语

此刻,我顿然悟醒。走出了你的圈
实际上,我的词语便走出了自由
那些用许多人格担保的词语,甚至
用许多命悍卫的词语。他们彼此温暖
被此照顾,那怕下一秒就被划进
禁忌的名单。我的承认我的词语
并不幸运,当我走出了你的圈
我的词语便七零八落。此刻我在想
那些走远的词语又是什么?他们
又组合成怎样的精粹?此刻我在想
走出你的圈我自由了。这便是全部

鸟影,或者被拆台的庙

事态足够严重,都知道堤坝坍塌之后
进庙烧香磕头的人太过简便,即使
仍有一些坚贞的石头装扮后守在庙前
那也是装装样子,他们岂能用手中的剑
斩杀自己的战友自己的弟子自己的儿孙
即使斩杀,那也是装装样子。这庙
即使拆得一无所有,那也总归
有饱囊的地方。记住,这不必背着别人

鸟影,或者明面的祈祷
——写在父亲80周岁之家聚上

我们无法捂住明面的祈祷,那就让幸福
充满整个家庭。祈祷平安,短短一句
涵盖之前所有的祈祷,铺满之后所有的
平安,同时隐藏了更多更多的词汇
最后还是最没文化的母亲说的最好:吃嘛
要乘早的。如同窗外飞过的鸟儿一样
风轻云淡

鸟影,或者一步之遥的年关

香烛将天分成两片,大家走街穿巷
寻找属于自己的那片晴天。我却愚钝
分不清这片天与那片天的区别,年关
一天天逼近,我看到,一群群山雀
啄食着鲜艳的花瓣,一群群水鸥
叼吃着活泼的鱼仔。年关如此惊险
虽是一步之遥,却往往生无可恋

那片阴天依然如故,与晴天对比
阴天缺少色彩,却增添了厚度与广度
翻阅所有相关的唐诗宋词,我找不到
呼应我此刻心境的句子。年关更近了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11月

 

©2000-2018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52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