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杰 ⊙ 张杰作品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在多重寻美变异和新的深刻批评里——读石人的诗

◎张杰



在多重寻美变异和新的深刻批评里
             ——读石人的诗


                      张杰



    德勒兹认为叠层就是实证性或经验性的历史建构,石人的诗里就有这种历史的叠层或现实建构。现实也许被各种真相所充斥,现实也许已经面目全非,但现实依旧是现实,存在依旧是存在,因为谁也无法否认存在。在石人的语言沉积层里,他的寻美内容与表达,可视与内视,看与思等等处于混质的构成。多样化的内容所指与表达能指相互交涉,多样化语言形式与实体内容半敞开半隐蔽在可视与可述中,并产生奇特的寻美变异与精神面貌,而关键的批评蛰伏其间,这形同石人的知识考古学,对陈述场域的各种言说建构,有时则像德勒兹所言是以一种否定方式,即“非言说建构”所说出,观看的考古学,让位给思之下的自主批评法则,言说和非言说,这双重节奏,推出深刻的批评理性。“知识是叠层中的基本单位”(德勒兹),叠层中的伦理化门槛,美学门槛,政治化门槛,都归于直觉经验,归于想象的缠绕、交叉和变异反弹,归于时代观念和时代之殇,这些都导向知识的本质,知识并不科学,出现偏转亦是正常,偏转有时反而产生古怪的美,自我感觉、自我交流、推理、反视,公允性与判断真伪要求诗人以逻辑,以立场,来达成寻美变异中的深刻批评。罗伯特⋅格兰特指出,尽管“什么是知识”这一问题激发了世界上众多伟大思想家,但至今也没有一个统一而明确的界定。诗的隐形维度,形同真理的隐形维度,始终在复杂和简要、抽象和具象、共有和独有中旋转,而这不仅仅是诗的类型学,诗需要在此基础上的多重寻美变异和新的深刻批评,才足以支撑起某种新的诗意化建构。
    中国当代诗把握现实的能力,体现着一种怀旧和客观的评判,同时伴随着某种心理折磨,时代神话与物质激进运动,促成文化的危机和精神匮乏,一种正视现实的绝望和悲哀成为某种心理源泉。旧有时光交叠着当下,诗人眼睛里触目所及不是伤感的错觉,也不是前进的卓识,而是幻想投影下的赤裸又全副武装的经验成熟。

    很多时刻,意识感欢呼着抽象,我们会看到未来、现实与历史合体,出现各种无限化的分身,这让我们体会到存在的多重与叠加,语言在对等情况下,也像各种花叶缠绕,形成复杂的美与各种意识的团聚。
    纯粹状态下的趣味,有时是一种全新的存在历练,也是一种全新的自我理解和自我教育。石人的写作显然进行着多重寻美变异与深刻批评的诗意化建构,伴随多种意识的交叉,融合,情感饱满,意识感很强,各种意象与境域的带入感形同历险,并形成一种奇特的细腻与绵密的思想中和。麦克迪尔米德就非常看重重新审视自认为已知的思想,希望唤醒自身各个角色的意识。诗作为语言和各种思想意识的存在,自有语言和思想意识的哲学含在里面,诗中的我,此在,时间境域,生命情结,元诗意识,现实感与未来感等等,都汇聚为极限的创造与生成,其间的差异与游戏,也是语言无限化的结果。

    压制的语言,用一种完美的体型获得
    活下去的理由,那怕恩宠也是一种掠夺。
           ——《夕光中的松雪斋》

    语言无限化有时反而导向某种复合,交叉的意识纯粹,语言体现可能是纷繁,但意识却在内里堆垒有致,形成各种绵密的幻化组合和幻化交叉。石人在他的随笔里,曾言及他年轻时受到意大利隐逸派诗歌的影响,当时他对隐逸派处理“稍纵即逝的感受、虚幻的视觉和内心隐密的微妙情绪变化”非常着迷,这种状态也曾令他感到莫名其妙,并排遣了他年轻的孤独和忧郁。

    建造童话公园,不同年龄的人进去
    都要交付单纯的赎金,购买门票
    娱乐自己。在这个绝境边缘的郊外,
    铁丝网隔断的无人区如此鲜花烂漫。
             ——《套娃酒店》

    石人已炼成自我纯粹状态下的语言风格,对各式不同的现实抱以非常开放的态度,有时可以把现实当成荒谬的病例在场,温和有礼地转换出使人遭受疼痛的复杂情感。

    没有人会为此追悔,换来这一切的赐予,
    除了刀戈和粮田,还有空荡荡的火焰,
    在梦中囤积着王者的灰烬,催发了万物
    自由的生机,覆盖我们金黄色的故土。
               ——《丘城遗址》

    通过这首《丘城遗址》,可以意识到历史的内在在经验出对人类,对时空的超凡理解和唤起,意识叙述看似平静,却演变出某种主体人格和亚人格的谈话。

    尚有几处灯火未熄,远离了梦境,
    他们的庞大影子支撑着饭桌,忍不住颤动,
    散落一串念珠,卡住巷子的喉咙,
    那含糊的唠叨,使岁月的包浆愈加厚重。
 
    冷峻的秋天,我曾以童真获得极限的爱怜,
    酱油浸泡过的美味,笋干和黄豆,
    塞进口袋,小手紧捂着破洞一路奔跑。
    洗白的蓝衣在空中飘摆,象舞蹈的隐身人,
 
    成片脱落的釉彩。我和他们拥有相同的表情。
    无数次经过这里,用默念的神秘语句截取
    那卧佛的炫耀光彩。一种权利的意志,
    曾是我跪拜之下祈祷给贫者的耻辱。
           ——《眠佛寺巷的黎明》

   《眠佛寺巷的黎明》这首有别样的出彩,更是将旧日时光与当下交叉的省察,穿越再穿越,触摸真实后面的隐秘真实,像稳定的液氮挥发进空气中,挥发进情绪的真实人格中,历史与现实碎片化为心理碎片,使得我们感受到诗人的清醒、依恋和批判相交织的自我感与现实感,这是童年无助脆弱的返回,是各种神话被催眠后的醒来,是为之沉沦的又爱又痛的世界,所有瘾一般的症状都出现了,渴求爱,含糊的依赖性,不确定的情绪透视,带有身份被拒绝后的批判,残酷现实与我们相融的障碍和难以理解,愤怒,揭穿式的绝望和直刺现实阴暗面,每一种情绪皆有来处、归处,每一种情绪皆可触摸,但诗人的石人并没有将其理想化,仍是依据真实的存在感,依据被拒绝而被激活的独立人格,从而呈现出某种略显崩溃,又离奇而戏剧性的融合式说出。

    越过了垂暮之年。黑得发脆的瓦片
    悬浮在空中默念前世的谶语,象蜘蛛
    经营的丝网,粘附着名声的空壳
            ——《在皕宋楼门外》

    是多么严肃的谬论,坐拥如此胜景
    我从山水窟中来,仅是欢娱的挽留者。
               ——《万寿寺》

    石人的超脱和一种自我指认,显出他还是受到内心的孩子的影响,一种清醒的痛的主题在旋转,世界的对误,在寻美的批评里。

    而我所希望擭取的消息,遥远
    并随时会噤口,如一副巨型鸟瞰图,
    昭示未来理想生活的完美形象,
    替代每一个平面视角都会产生的疑惑。
    如掀起一侧鳃板,
    映照孤悬的腥红的弯月
            ——《太湖鱼鳃》

    一种空幻感在隐形的焦虑里发展着,自然表露出新意识的变化,具有讽刺意义的对日常生活的批判,自我意识的折磨藏在被驱使的生活中,缠绕的执迷去换取一种新的发现,去恢复一种鸟瞰图般的理性,理性也许是严厉的,但对束缚的世界,简直也算是一种解放。

    有着猪圈一样肥沃,滋养了一个年代的神奇。
    四十多年了,轰然摧毁的震荡瞬间填埋
    松雪的风姿,如同一副赝品字画,
    千帆白云已成怀古的时尚。囿于激情的挥霍,
    尾随一个真理的利益,这些不停走动的
    庄稼的成熟期,会比一场浩劫更漫长,

    鱼钩和碧波同时在腐烂,
    而我并不倦怠对于湖光塔影的追寻
          ——《闻碧浪湖即将开发》

    现实的革命般的实践与物的光彩高贵与沦陷,转来焦虑的梦境,祛除颂思,进入冲撞的戏剧性,一个实实在在的世界,像三流酋长和虚假,冷酷,爱打扮的女皇,渴求人们介入某种现实的破坏性,愤怒不安的投影,曾经暴力而冷漠的梦,叙述时刻诸多意象交错的强烈真实感和不真实感,混合着社会意识和自我意识的狂热,在批评者眼里,在诗人眼里变成提高真实的紧迫任务。

    我附身鸟瞰,悬挂如一具听诊器,
    那皮管极富弹性,已隐身其间,
 
    所以距离是透明的,可以任意伸缩,
    深入商圈,默读两种语言的说明书,
    诊听一个御令敕建的佛地金刹
    ——《购物大厦观光电梯下的铁佛寺》

    诗人的幻化力,可以是魔幻与怪异的刺激与扭曲,异化而难以控制的环境表现出某种神经症候,种种不控制的意识幽动导致摆动出的变动时代,展认着中年危机,生着自我疑问,自我似乎在代理着世界作怪,但对新关系新世界又敏于质疑与辨认,而不再为集体声音和集体模式而振奋,极具个人化的形象与气势,带有某种自恋式的审察闯入我们的生活,为抽象性质的乌托邦灌入个人的强音,为存在和真实性提供着新的证据。
    历史,现实与未来,深埋在社会模式中,毫无前途的观念也有现实的基础,知识个体所能表达的更多的是深深的凭吊,绝望和顺从,更进一步,对所有崇拜和最初形式予以否定,启动失去的感受和感受悲伤的能力,启动在此基础上的批评与评判的能力,不是防御,而是启动一种书写的诚实和某种真切的写作意义。

                    2018.10.10  平顶山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11月

©2000-2018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52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