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里的马达

◎阿步

去石家庄

◎阿步



1
 
去石家庄。晚上不到九点钟上的高速。有雾,之前一直担心高速会封路,不过还好,石黄高速保持畅通。
雾气是一大朵一大朵迎过来的。在前照灯的光芒之下,它们无处藏身,张牙舞爪。尤其是经过桥面时,雾气更是浓重,说不出的鬼魅。
其实,我想睡了。不过担心一旁的司机会因此而更加疲惫,便一直强打着精神。没想到,迎面亮起了两道白光。这个家伙胆子够大,竟然逆行。我们不得不说了几句脏话,以此来压压惊。
好像就是在那个时候,我昏沉的头清醒了一点。
 
2
 
出门之前,我把王夫刚老师的诗集《粥中的愤怒》放进了包里。打算在路上把剩余的部分看完。但是忘了这是夜间行车,车里一直都处于昏暗状态。只能作罢。
我话少。和身边的司机聊不几句就没话了。倒是司机聊性很盛,嘴巴很少关上。又一次验证了“人与人是多么的不同”这句话。还好,CD里有几首不错的老歌。循环播放。他说他的,我听我的。
 
3
 
大约在十点左右,车子驶入衡水界。歌曲听烦了,竟然连《嘻唰唰》这样的歌曲都深更半夜不睡觉和我们一起在路上奔跑。我说,不行听听收音机吧。
记得在学校的时候,经常听石家庄音乐广播。这个台特别适合那些悠闲的人,它可以一天到晚不间断地给你放歌听。给你解闷儿。不过,在衡水这地界儿收不来。我白白地浪费了口水:FM106.7,石家庄音乐广播。
最终选了一个信号稳定的频率。一个中年男人和一个女主播正在电波之中就床弟之事相互切磋、交流。
我说了一句:卖药的。
无聊作祟吧。我们竟然听了一段路程。对于那些深更半夜不睡觉绞尽脑汁研究那点事的中年男人,我还可以稍稍理解一下(他们应该是托儿吧)。但是我不得不对这个女主播表示由衷地赞叹,她竟然能用这么镇定自若的声音和他们讨论那点事儿。什么技巧什么姿势,张口就来,轻车熟路的样子。
不得不换一个台。叶文有话说。第一次听这个节目。上来就是讨论一位先生的处女情结。这个操着一口东北普通话的女主播,不知道吃了什么药,咬牙切齿地骂着“无耻!无耻!”。
 
我不得不说:Oh,my god,这个世界太疯狂了。
 
4
 
十一点钟,我们顺利抵达石家庄。夜雾中的石家庄。我竟然情不自禁地在心里喊了一句:我亲爱的石家庄,我来了。
离开石家庄两年了。这中间也曾有机缘回来过,但都是来去匆匆,连吃顿饭的功夫都很难挤出来。
 
一路上,石家庄在夜色中显得那么安静。让人心疼。偶尔会遇到步履匆匆的夜行回家的人。偶尔会碰到炉中火苗正欢的小吃摊。甚至还碰到了一个年轻的醉鬼,扶着一棵树,吐得可怜兮兮的。他失恋了吗?
 
我们的目的地是友谊北大街。在附近找了一家快捷酒店入住。想买点吃的,可是酒店门口就一家365超市还灯火通明。买了方便面、火腿、茶叶蛋等等。等到了四楼的房间,正好十二点。
 
5
 
坐在靠窗的竹椅上吃着泡面,忽然想起很多事情。甚至还想起那个酒醉的家伙,他到底为什么醉?他回家了没?
 
向窗外望去,时不时有车辆经过,像一只只红色的蚂蚁。那么渺小。
 

2013.1.11


返回专栏
©2000-2018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52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