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诗10首

◎天然石



镜中雪

敌对的一切:无时不刻不构成致命威胁
(谁是,什么是敌对者不得而知)

正视自己时,我就是在拯救自己
(持续地拯救让我将自我迷失)

我是我自己的攻击和防御
(这个启示主要得益于镜子)

镜子不仅仅拥有镜子,它还拥有别的
(这个别的也许就包括上帝)

后果可想而知:上帝击打镜子,镜子击打上帝
(上帝是一切者的镜子,镜子是一切者的上帝)

当我进攻我就在失去并得到我自己
(坐等灾难降临就是最大的灾难)

要想得到镜子就得打碎镜子
(这个难度就好比说服上帝放弃上帝的身份)

我的镜子打碎了我在我打碎它的时刻
(每每如此,我干得不顾一切)

我需要词来重塑我的镜子以便重新打碎它
(镜子是用来打碎的,词也是)

于是麻烦事像降雪接踵而至
(最要命的自然是如何获得词?)

疑问就好比镜中赏雪
(解答疑问宛如雪中取暖)

事情如此麻烦最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上帝知道答案)




飘雪


我欣然看到我正在坠落
除此我不知道还有何事更值得做

我驾驭着风任意驰骋
脚踏祥云手握北斗七星

我满意于我的新发型
它透过我的思维猎猎发声

万物承载着我坠入万物
我翻身时碾压着众生

有一刻我静止在空中
为了好玩故意制造一声惊鸿

在太阳下我裸露无余
在风雨中我显得格外年轻

我坠得飞快我本身就是在飞
意识到这点我干得更起劲

因为看着一朵云不顺眼
我曾在上面驻足小便

忧心就此会触犯你
我不断变换着方式

严寒骤降,我裹紧雪的衣裳
风儿吹拂,我应和着自创的舞步

我的思维擦出了火打我从月亮经过
我就决心做个诗人并依此为乐

经过一座山头时我突然变得意志薄弱
我的莫不是牌香烟丢了

有一个孩子对我欢呼
我回报以孩子气的欢呼

注视我的那么多我竟不知该回应哪个
我仅回应以我的坠落

我本想在彩虹上小憩
渴意改变了意志

我加速又加速为落在某个角落的
一棵树?一个眼神?一本书?

我觉得我将在下一刻着地
尽管此刻伸手可以触碰云

反正闲来无事何不做首诗解闷
我伸手抓握着虚无的词

你看或不看我正在坠落
哪管你爱不爱我

什么也无需做在你在的地方等着
(如果你爱我)我担心我会将你错过

我不知该不该告诉你这个
抵达中我已错过了无数

你爱我,对吧?尽管你不说
你的存在已暴露你的一切

这就是我要对你说的话
爱或不爱都要用尽全力

我本想告诉你更多
我手中的词仅够如此忠告

我将依我的无限抵达你的无限
请静候佳音否则后果自负,再见





一棵树

1

我长得日渐高大精神、孔武有力
我担心地球因此吃不消,心生疑虑

她矗在那里对我审视了又审视
眼中闪烁着各种主义者的火苗

我知道她曾期盼我突然消失或死掉
因为她想让我明了的我尚不明了

我起早贪黑为了诗和面包
披星戴月携露和风和太阳赛跑

她便对此冷眼向相、嫉妒非常
吵闹着定要我讲明心意立场

哪有什么立场一切不过是需要
她说我不可靠因为回答问题时拐弯抹角

而我不过是不想孤零零终老,我隐忍衷肠
她却认为我心怀叵测,定要当面检讨

好吧,离开她我承认一时尚难做到
我决定离开,这样的生活非我想要

我走啊走,尽管不知该往何处落脚
但每迈出一步,我都在将自我得到


2
我是个将死者走在路上
迎面撞上我的种种切切
我曾是一棵树但不开花只长叶
因此从未获青睐,而现在
除了病痛我什么也长不出

你留意到我,因为我随时可能跌倒
将你压成肉泥。你的多心是对的
尽管我距跌倒为时尚早,跌下时
也未必惊起一粒尘埃。但我是树
这个形象(死的而非活的)让你在乎
这也许是我眼下存在的唯一价值
我但愿不要这样的价值,只要能活着
可是我已活过属于我的一切
注视我或无视我的一切们
你们都是有福的,因为你们能注意到我

注意,注意现在我要失去我了
我可能(倒向)属于你们任何一个
你们因此而骚乱。我该怎么办?能怎么办?
我在路上走啊走,走个没完
希望能找到一个答案



 

1
昨天午夜一直到此刻是雨统治的世界。
我也想统治世界,可是雷、电鞭挞我的存在;
梦和水不允许(我有存在之外的动举。)
 

2
风送来几滴雨作为问候:
说我不见你已有多久?
我陷入沉默,为了这个多久。
我关上窗子,这是此刻我(回应世界)的方式。
持续地沉默是上帝的方式。
 

3
世界充满水像上帝充满赞美诗。
水洗刷我的存在,我的存在玷污水。
这就是世界的进程,莫非?
 

4
雨下不停仿佛母亲的叮嘱,
莫非这就是雨此刻存在的意义?
我写诗是我此刻存在的意义
和诗和风和雨和上帝无关。





一条虫子

我躺在我潮湿的床上祈祷
刚刮过一阵飓风,现在是暴雨
我庆幸白天躲过了白嘴鸦那愚蠢的喙
但我不会活过这个夏天
这是虫子的宿命
我自然爱过
但我不认为爱比生活更有意义
尽管我对生活一无所知
在我把我的食物耗尽之前
但愿我能揭开生命的真谛
生命,有时我感觉那就是我吃进去的
但更多的时候是我拉出来的
有时我真是拿生命毫无办法
只好任由它去而自己倒头呼呼大睡

我不曾亏欠过谁
除了我自己
当然这完全可以谅解
这是我目前存在的方式

我活得很坦然
尽管孤身一人
我毫无畏惧
除了我自己
阿门







她歌唱仅仅是想证明
这不是炫耀
而只是表达情感的
一种普遍方式
但是显然她
不懂克制
做得太热烈
做得太过
现在所有的目标
都指向了她
赞美的嘴巴
下流的手势
嫉妒的眼神
甚至那颗冷漠的子弹
也禁不住朝她飞去

2
枝头三只小鸟正在唱歌。
我开枪打死一只。
还剩下两只在唱歌。
我又打死一只。
还剩下一只在唱歌。
“小鸟你为何不逃,
难道唱歌比保命重要。”
它满脸疑问。
“干嘛逃?往哪逃?
处处都一样,无非生和死——
全不如歌唱来的实际。
甭废话,快动手 ,莫迟疑,
三只小鸟正好填充你贫瘠的胃。”
我开了枪。
因为它说的对。





苹果树
 
1
光芒倚着一棵苹果树
苹果树倚着黑夜
黑夜倚着寂寞

我寂寞因为我黑——
我黑因为我寂寞——黑夜说

我的寂寞如此倔强
终于迫使一棵树
缀满苹果


2
在一棵枯死的苹果树里
一场盛大的祭祀仪式
正缓缓拉开序幕
光芒无数慰问的眼睛
黑夜的祝福
泥土亲切的吊唁
风的祭语
雨的悼词
在日子的皱褶里不停地汇聚
大自然也虔诚的垂下头来俯视:
一枚真实的苹果
一枚不存在的苹果





 
1
一条蛇栖息在草丛
无欲无望多么安静
直到我(无意中)踏上它
我发现它并不虔诚
 
我惊慌失措一再
为我的鲁莽深表歉意
它却咬了我一口作为回敬
它说如此我俩才算扯平

我赞成你的理论
你的方式我不敢苟同,我说
去他的方式
我只在乎结果,蛇反驳

也许它说的对
结局并不能尽如人意
但这也不失一种结局
我满意地离去

2
我对一条蛇晃动拳头
说如果你再不从我面前走开
充当一个拦路小丑
我将用上帝赐给我的权利
对付你,让你威风扫地

你试试,蛇反驳
要是你够虔诚,拳头够聪明
我倒想试试上帝威力——
面对一条毒蛇,祝你好运

于是我击打、我诅咒
用我惯用的方式——沉默
这是我自救的方式(屡试不爽)
这是上帝存在的方式
这也是诗的方式





风和树

风是不大不动的
动的只是树
事实就是这样
每次当树抑制不住热情
就会左右 前后摇摆
(它们总是那样
这是天生的禀性)
仿佛不如此它们就会发疯

然而这一切
正如我们所料
罪过总归咎于风
这真是诬赖,是耻辱
风老想洗刷罪名
只是苦于找不到时机
它四处奔跑搜索证据
当然,风一奔跑——树就高兴
树一高兴——风就奔跑






在一切可感的存在中
我是一块铁
我流淌的姿态
是日子的姿态
当我被迫走完
按严格意义上设定的旅途
我变成了一把匕首

曾经我是一块自由的意识
当意识也不再自由
有人把我拽出
为了削一个发霉的土豆
我却陷在里面不能自拔
之后我们一起被扔进垃圾箱
理由是无用和不称职
这当然是污蔑

要是你被搁置的太久
身上还长满了锈
你对世界还有何求


返回专栏
©2000-2018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020520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