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德旷 ⊙ 曾德旷的诗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父与子》等新作十首

◎曾德旷



1、父与子

半夜黑暗中
孩子滚床下
连声喊妈妈

装睡的父亲
无语躺床上
欲呼却无声

2018,10,28,于凤凰出租屋

2、李咏死不死和我有屌毛关系

李咏死去和我有屌毛关系
他生前和我无关
死去更加和我无关
在他最红的时候
当他在央视节目里
谈笑风生的时候
我就悄悄地想
这个人也会死
这个人也会有不红的时候
当然,我并不知道
他什么时候会死
什么时候就不再红

类似的想法
在我看到刘德华
或者赵本山时
也会有
人都会死
这是铁的规律
有钱的会死
当官的会死
甚至国家主席也会死
这个是铁的规律
谁也逃避不了

正如有一天我也会死
但我离开时
不会像他们那么留念这世界
因为我活着的时候
一直是一个草根
因为我活着的时候
快乐的时候并不多

2018,10,29,于凤凰古城出租屋

3、谈金庸之死

我听到此消息时
正在凤凰一酒吧唱歌
当时我正在舞台上唱再回首
对此没有任何反应
当我走下舞台
我对告诉我消息的朋友说
他死不死
同你我没任何关系
这老家伙90多岁了
早就可以死去了
因为从本质上来说
他留在这世界已无任何意义
因为他所代表的
在这个国家和民族
早就荡然无存

放眼今日之中国
哪里有什么侠客
哪里有什么英雄
哪里有什么真正的精英
除了混饭吃的猪
除了等死的奴才
除了摇尾乞怜的狗
除了跳广场舞的大妈
什么都没有

因此,在我看来
所谓金庸之死
是一个十足的假消息
虽然从肉体上来说
他的确是死了

2018,10,31,于凤凰金家园出租屋

4、从金庸的死想到杨爹杨老师

金庸死了
没什么值得嚎啕
因为他活了94
属于喜丧
杨老师死了
也是喜丧
他活了87

杨老师教出许多学生
其中有黑皮
张青
宋国安
汤秋良
叶胜龙
蔡立佳
他们各有特长
是行业的佼佼者

杨老师还教出一些学生
他们发了财
当了官
或者当了高管
当了老板
他们是贺宏震
蒋卫东
曾志忠
夏锦华
胡锡
等等

杨老师还教出一个学生
叫曾德旷
他是个写诗的流浪汉
四处流浪
到45岁才结婚
现在带着老婆孩子
在古城凤凰漂着

如今杨老师
死去已经快4年
他的学生大多数
到了天命之年
可是天命是什么
又有谁说得清
天命在哪里
又有谁看到过

2018,10,31,于凤凰金家园出租屋

5、故乡

故乡是一只铜鹅
但它已经被制成卤菜
放在异乡的玻璃柜里
供来往的行人观赏

故乡是一湾溪流
但它已被上游的水库断流
只剩下干涸的河床
在童年的记忆中日夜呜咽

故乡是一截古城墙
在遥远的梦里残损着
让无家可归的游子
偶尔躲进那城门洞里醒酒

2018,10,16,于凤凰古城

6、宋庄

作为一个老宋庄
有句话不吐不快

在我看来
宋庄
百分之九十的画家
都是傻逼

被一个叫四不像的混混
忽悠
搞什么良心拍卖

要我说
拍什么拍
卖什么卖
都做给谁看

还不如一个
叫成力的老男人
来得干脆

所以,所谓的艺术家
建议你们
还是直接
“艺术卖逼”吧

2018,10,28,于凤凰出租屋

7、如今的乡村

德旷民谣,词,曲,唱:曾德旷

如今的乡村,
是一盘残棋,
老人和孩子,
在终日对奕。

他们的亲人,
已去了远方,
只留下他们,
在这里守望。

他们的脸上,
有一些忧伤,
他们的眼里,
有一些期盼。

田园将芜,胡不归,
田园将芜,胡不归。
田园将芜,胡不归,
田园将芜,胡不归。

如今的乡村,
是一盘残棋,
传统和现代,
在这里对奕。

童年的记忆,
已去了哪里。
祖先的木屋,
已支离破碎。

露水像泪水,
滴洒在麦地。
炊烟像挽联,
从屋顶升起。

田园将芜,胡不归。
田园将芜,胡不归。
田园将芜,胡不归,
田园将芜,胡不归。

8、无法躲避的虚无

昨晚在凤凰
一喝再喝
大醉
凌晨三四点
走在回出租屋路上
吐了一次
今天白天
又吐了四次
每次吐的时候
感到人生的虚无
害怕自己
因多年来经常醉酒
得病死去
觉得写诗没什么意思
喝酒没什么意思
日逼没什么意思
甚至养孩子
也没什么意思
只有挣钱
虽然也没什么意思
却能解决点实际问题

2018,11,9,凤凰出租屋

9、三座大山

我想出名
想成为大诗人
想发财

我发起的负诗歌
负文学
负主义
想进入教科书
和当代文学史

可我头上
始终有三座大山
它们是
伊傻吴文健
西川西大神
以及以广场舞大妈为代表的文盲读者

当然,在这三座大山之外
还有更大的一座大山
它的名字,原谅我不能说
这个,相信你懂的

另外,还有一直
压在我头上的
许多傻逼评论家
傻逼官方诗人
的名字
我就不提了

他们,或者它们
多年来
像恶梦一样
压得我喘不过气


2018,11,11,于凤凰出租屋

10、负诗歌的前途,必须
和反伊灭伊斗争结合起来


从07年到现在
负诗歌
搞了已经10来年了
可是负诗歌的影响
始终局限在小圈子里

这让我这个
负诗歌的发起人
或者舵手
常黯然神伤

现在,关键的时候到了
本诗人再无退路
也可以说
负诗歌再无退路
必须向伊傻吴文健及其死党
亮剑的时候
终于来到了

事实说明
什么时候

参加反伊和灭伊
什么时候
负诗歌的事业
就处于上升和发展时期
什么时候
对伊傻吴文健及其死党
有所幻想
什么时候
负诗歌就处于衰败状态

还有事实证明
什么时候跪伊
什么时候舔伊
什么时候就穷途末路
或自取灭亡
或自取其辱
或精神分裂
或语无伦次
小招自杀
和古河破产
就是最好的例子
希望天下写诗人
引以为戒

是时候了
必须向伊傻吴文健开炮
必须向新屎典说不
必须向流氓教授的死党说再见
必须向嫖娼的西安大学副教吐唾沫
负诗歌才有出路
德旷也才能有东山再起的那一天

是时候了
是一心一意反伊的时候了
负诗歌的前途,必须
和反伊灭伊结合起来
伊傻吴文健及其新屎典
灭亡的那一天
也就是德旷和负诗歌
在斗争中
浴火重生的那一天

2018,11,11,凌晨四点半,于凤凰出租屋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8月

 

©2000-2018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