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剧痛不可描述,但须与大象小坐片刻(11月12首)

◎李不嫁



南极谋杀案

我不忍心看到的
谋杀与跟踪,窃听与迫害
每天都在真实地发生
在那蛮荒之地,贼鸥朝企鹅下手
总是趁它们疏于防范的瞬间
我喜欢的海豹
呆萌而肥胖的样子
追踪着猎物,扑杀时,换上一副凶残的面孔

我总能原谅
极端恶劣的环境下
捕食者们为生存而战。可我不能忍受
孤寂而辽阔的严寒
呆久了,腻烦了,我也会像
那个俄罗斯人
在科考站,刺杀唯一的同伴:孤独使人抓狂!
                       2018-11-3
在南岳,一声雁叫仿佛悲从中来

年年都有大雁往来
群峰之上即是千年鸟道
我想,它们是拿什么作标记物呢
在黑夜里飞行的
一伙又一伙偷渡客
避开捕鸟网和光污染,怎样校正自己的方向?

我在福严寺用完斋饭
只见头顶的月亮大如飞船
群山静谧一如我佛如来
人世有可渡之人,实无不可渡之辈啊
长空如洗,忽然的一声雁叫
也仿佛悲从中来:这些难民朋友,从秋天,取得了出境护照
               2018-11-4
世界镇痛日

终于有人关注
疼痛是这世界的通病
慢性的,资本主义一样萎靡
急性的如纳粹上台,疾风劲草,秋风扫落叶

我有过恐怖的童年
在牛栏边,因饥饿而晕眩
像一只手将我倒悬。我有过剧痛的青年
中枪倒地的同伴
血污的手指,把名字写在广场上

我一定有资格
加入到世界疼痛大会
和他们一起制定疼痛的级别
也一定能,帮助他们
找到根除的药物:当疼痛是一大公害,当一切卷土重来
                     2018-11-4
六十年代的男孩

极度的伤害
常使人失去痛感
我还记得田野间的劳作
上个世纪的童年,原始的农耕时代
飞速旋转的打稻机
将我的脚趾甲瞬间打掉
我不觉得半点疼痛
麻木着,一瘸一拐地,把一担稻谷
挑回了人民公社的粮仓
我的左脚自此畸形,挑不到合适的鞋

每个时代都有我这样的男孩
要过了很久很久
才喊出当年的惨叫,一遍遍,非人,亦非兽
                2018-11-5
冬天的湖
——资江中游,冬日泛舟,纪念被遗忘的陈天华

我们朝湖心驶去
一路布下渔网,一路欣赏
成群结队的乌鸦
飞往墨绿色的锥形小岛
它们从前是大山,
由于水电站,拦腰斩断的江水
被顶托成大湖与水乡
从前的人烟和山寨,永沉于水底
掌舵的山地人告诉我,
陈天华的故居也深埋此地
那里的乌鸦盘旋不去,那里的鸟,牢记着旧巢

不免沮丧。我们在寒风里收网
没拉上几条小鱼
猛回头!夕阳点燃的小岛,蠢蠢欲动,像活火山
                2018-11-11
一匹诗人

我只是一匹
电掣而来,亦绝尘而去的,一匹诗人

我只是一匹,而不是
扮相为某一只,某一头,某一群
食草动物中
善良而温顺的眼睛。我是那流云
脱缰而去的背影
绝望时,回望一眼厨房里洗碗的爱人

我是过往,
洪水留下的印痕
也是未来,洪水来临前
低沉的警钟,是沉默的大地上,一匹嘶叫不止的诗人
                               2018-11-11
黄昏小令

我们真是懊恼
手头富余的时候,没有买下
靠近浏阳河的这套复式楼
现在换作了他人
居高临下,在阳台上,看晚霞,也看我们
在堤岸上遛狗。一树树斜阳
也仿佛遛着清贫的垂柳
而晚风,而小狗,如放学回家的孩子
纵情奔跑,我的白发和你的欢笑
却陡然让我满足

——这屋宇,暂是我居;这人间,暂是我庐
                  2018-11-13
贵州旅游手册

不可思议的是
贵州人屠牛,不动刀
只用一根竹杠
把它放倒,四脚朝天的大牲口
猛然看到苍穹,如万丈深渊,会活活吓死

我没有考证过这传说的真伪
但面朝黄土、背朝天的
一定是无权仰望
白云流泻,星空丰沃如草地,那称为天堂的地方

我听陈润生讲述
山寨里的老农,被牛角顶穿了太阳穴
还捂着冒血的伤口
给它喂草。我不得不信
这位土著的伤悲,说着说着,像一条老牛,哞哞哭了
                            2018-11-4
去俄罗斯旅游三愿

一愿,夜晚较早地来临
小巷里落叶翻滚
停止针对外国人的抢劫,我们逛遍文物商店

一愿,冬宫恢复陈旧的摆设
伏尔加河上的纤夫
从油画上下来
卸下重负,和我烂醉如泥,摔倒甲板上的舞女

一愿,政治迫害纪念碑
只是人们的想象
叶利钦回到装甲车上,戈尔巴乔夫
回到议会。一切都回到
我的学生时代,回到童年,歌声嘹亮,大雪飞扬
                          2018-11-13
闲愁一二

院子里,一把竹椅
久未人坐,已然生根、长出新叶
门前冷落如此
那人便唤他的小狗,叨来新鞋,试穿一遍

傍晚渡海,彤云密布
伊独立甲板上
撕碎了面包,投食
闲不下来的海鸥。想这是维多利亚港
也不责怪喷在秀发上,热乎而腥臭的几点

哦,小姐晚安
犹记得香港机场濒临大海
每有人担心机毁人亡,我却是,既恐惧,又期待
                   2018-11-16
在小学同学聚会上的发言

童年犹如小学校园里
一飞不见的小麻雀
一起接受启蒙教育的孩子
到如今,能让我梦中喊出的
只有一个小偷的名字。同学们,说来惭愧!

正是因为偷过你们的铅笔
偷过橡皮,才使我没法忘记
那场如火如荼的
文化大革命。小小的嘴脸
在百般抵赖时激动得扭曲、变形
——
我知道自己在说谎
你们也知道我在说谎
我知道你们都知道我在说谎
但大家沉默,像醉心于某种游戏,静待秋后算账
                    2018-11-18
与大象小坐片刻

当声带日渐萎缩
科莫多巨蜥,索性变成哑巴
被激怒时,仅听到它发出嘶嘶的叫喊

当创作的空间变得窄小
在泰南,被铁链锁住的大象
却能用鼻子握笔,在一张白纸上画出自己的模样

我有言论的自由,但须匍匐爬行
我有东南亚多雨地带
显著的眉骨。我有剧痛不可描述,但须与大象小坐片刻
                   2018-11-19




 


返回专栏
©2000-2018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