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围 ⊙ 无边无围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直峪》等5个

◎边围



直峪

秋山,不止有空静。
也隐约有野径——
在枯枝、枯草
与枯石之后。

渐渐生出枯寒。
微微萧瑟,抵不过
纷纷落叶。遍地
如铺满了花毯。

轻轻踏过,空无
一人。荒蛮着、
又还芜杂着。空有
惊飞之鸟,怯退着。

人迹从来罕至。
并无路标,也没了
盘错之地。峪口
一味耿直如初。

其实,无可深入。
昂首恍见:绝壁上
已斑斓五彩,秋木
已烂熟。何劳画师呢?

      2018.11.5.




立冬之惑

诡诞的一年。
似曾蓊郁,
又还萧散
——无可言说。
清晨,骤寒,
缩颈也难抵风雨,
任其奚落。
医院正变得熙攘,
医生炙手可热,
活赛观音。
唉!唉!
小咳而已,
并无顽疾,只是懒惰,
宁肯于陋室里蹉跎。
也不思悔改,
不思进取,
一匙饺汤就可欢颜。
休提亡命天涯,
休提。

      2018.11.7.




光棍节

赤条条。
光棍们挺身而出,
责无旁贷。

沸热着,
浑然不顾冬风凛冽。
振臂呼嚎,
像是挥别又一次失恋。

如此之疯狂积蓄已久。
商业的阴谋里,
永远都藏着钓钩。
“非诚勿扰!”

哪怕举世欢纵,
华丽的人生被抢购一空,
也无需嚎啕。

无需拍时代的马屁。
尽管窃笑。      

       2018.11.11.




霾城

诡计被识穿——
是迷团,而非谜团。

谁也穿不透那片茫茫,
左冲右突,全是徒劳。

一定是晃眼了:在中途,
再也找不到往返的路标。

那堆谎言几乎发馊了,
气味怪异,形状模糊。

我们已寻不回各自的鞋。
脚都没了,还用小跑吗?

我们已任理想散落。
在巷角,零七碎八着。

       2018.11.14.




大扫除

从胸腔开始。
吐出浓痰,和过剩的
怨憎。星期四只能如此了,
星期四是无辜的,但
别无选择——雾霾
仍在弥漫,使灵魂变得
乌漆漆。再无从分辨
孰是孰非,万物都已混战成
一团。天啊,人人都似
亡命徒。在撒开双腿,
向莫名的方向逃遁。“谁
在高喊?”像一群受难者,
或是奴隶!仿佛都在
挣脱什么、撕扯什么,
大口大口巨喘。呼吸
从那一刻就开始变得急促,
人被自己制造的污迹
惊呆了!凌乱的桌子、沙发
和烟缸,灰尘满满——
星期四只有这些了。无论
是否厌弃自己,但那里的确
只是垃圾堆。过往焚化的
以及新近碾碎的那些
卑微的记忆,都无可保留了。
星期四,“请勿来访”;
星期四,灵魂需要重新清场,
重新擦洗。沿着每一骨隙
去剔除那些忧郁的斑块,
让它们死灭。人已到了
必须对自己痛下杀手的
时刻了——与自我的顽劣
和慵惰斗争,直到再一次
改头换面。狠狠拭掉那些
德性上的泥垢,用抹布
拂去迷惘。唉这个星期四
有福了!梦中的落叶都变得
金灿灿。比银杏还要耀眼,
在熠熠发光,指引盲人们
去一片美境。那并非幻觉,
而是涤濯过后的裸躯,
是在颤栗中重生的
通灵的“我”。

        2018.11.22.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18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