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只眼睛

◎还叫悟空

张雪江去见老道士

◎还叫悟空



◎张雪江去见老道士

张雪江去了海云观
乔小慧纠正
是碧海观
好吧!
张雪江去了碧海观
他要去见一个
老道士
这应该没错
整整七天
都呆在观里
乔小慧纠正
是来回七天
好吧!
整整六天
都呆在观里
还不让喝酒
真不知这有啥意思
乔小慧说
你管他呢
他回来
就能给咱们算命了

◎乔小慧登山记 

在山下乔小慧就伸开双臂
作飞翔的样子 
中途停下来拍照
她又作飞翔的样子 
到山顶了
乔小慧反到不飞了 
我问她为什么?
她白我一眼 
到了,还飞什么飞
累不累呀 
那时,夕光正好
乔小慧坐在石凳上
等我给她拧开一瓶矿泉水 

◎两个人的晚餐

乔小慧把盘子里的肉拨到一边
这些你不能吃
为啥?
你那么胖
沾点肉味就成了
你吃青菜
我吃肉
她耸了耸身子
挺了挺胸
你看我身材多好
不过呢
你可以多喝杯
瓶子里的都归你
喝你个头
看我不泼你一身
乔小慧一脸嬉笑
泼呀!
往我脸上泼
快点泼,泼了你得给我舔干净 

◎早晨下了一阵雨
 
乔小慧和我挤在洗手池前刷牙
镜子里的两张脸
不时对视一下
笑笑
白色的泡沫
从我们嘴里不断涌出来
楼下菜市场的
蓝色彩钢瓦屋顶
湿漉漉的
几只麻雀蹦来蹦去
间或振动翅膀
飞一小圈
又落下来
好像舍不得离开
这一片
可以落脚的蓝天
屋顶下
三三两两的男女正忙着上货呢

◎六横岛的黎明

沙滩上有很多小螃蟹,跑来跑去
一忽儿聚成团
一忽儿又哗地散开
同样跑来跑去的
还有个女人
提着裙子
光着脚
白生生的小腿
一闪一闪的
它们好像在追着她跑
或者说她
和它们在玩老鹰
捉小鸡的游戏
要是她和它们笑出声来
这场面就完美了
忽然乔小慧
打来电话
问我死哪去了
我说我捉螃蟹呢,你快点过来吧

◎捕鼠记
 
有一天,乔小慧神神秘秘地说
屋里进来老鼠了
可我一直没看见
起夜时
也从没碰到过
但我确实
闻到了某种味道
买来鼠药
放在沙发、柜子、床底下
十多天过去了
那种味道还在
而且越来越明显
每一天
我都在其中醒来
每一天
我都在其中
长出粗硬的胡子
每一天
我都跟乔小慧
在那种味道里做爱
有时正做着
她突然冒出来一句
你说那只老鼠是不是早就死了

◎大风过后

建设路小教堂大门口的法桐,被风吹折了 
几个工人正站在梯子上 
清理树枝 
电锯发出刺耳的叫声 
公交车不得不 
暂时停下来等待 
乔小慧探出头去 
拍了几张照片 
梯子上的那几个工人 
全都光着膀子 
脖子上搭着毛巾 
他们都有一身 
汗津津的好肌肉 
树顶上的天空瓦蓝瓦蓝的,飘着几缕白云

◎人流手术
  
我把它拿掉了,前后就半小时,还没有我们做一次的时间长。  
乔小慧握住一杯水,十指环绕着玻璃杯子。  
你把窗子关上吧,我身上有点凉。  
它应该不会恨我,它那么小。  
她晃动了一下大拇指。可能就指甲盖这么大吧?  
她的指甲前几天修过,涂了一层蓝色的指甲油。  
你不会怨我吧?我这样做也是为你好。  
你怎么可能要它呢?  
你这么老了。  
她用食指敲着玻璃杯子,声音薄而脆。  
我躺在手术床上,等戴白口罩的家伙来捅我。  
你要怨,就怨他吧。  
是他杀死了你的孩子。  
他还羞辱了我,我叉着腿对着他,你不知道这多丢人。
  
她抽抽嗒嗒哭起来。  
手一滑,带倒了杯子。水,热汽腾腾的水,在餐桌上漫流开。

◎绿头发的洋娃娃 

雨停了,楼下的空地上 
有一汪 
一汪的积水 
一个塑料娃娃 
泡在水中 
它的圆脸 
干净极了 
乔小慧说 
没人要的娃娃 
应该拣回来 
在它头顶上 
开个洞 
填满土 
种上爬山虎 
用不了几天 
它就会有一头绿头发了
 
◎我看见过一只蝈蝈 

我看见过一只蝈蝈
在长江边的一茎豆叶上 
产下苍白的斑点 
这是它的孩子
它们将会在秋天长大 
狼山脚下
大片大片的田野
都将是它们的 
当一阵晚风吹过 
叫得最响
叫得最好听的
就是它们了 
这样的晚上 
乔小慧应该又一次
蜷缩在一辆返程的列车上   
 



返回专栏
©2000-2018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