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词

◎刘会子




你的临终时刻
潦倒如一支病患的羽箭


太晚了!这个在假想的刺入中
而耗尽的征服之心


这永远丧失
成为凯旋的蓝色编号


一个,两个,第三个夜晚......
你终止了,凭空伸出的收信者的手


收尸的手!


我介入你的死亡
我希望这竹叶间降低的天空


碎片,足够捍卫你飞禽类
——最后的尊严
 


返回专栏
©2000-2018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