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沙 ⊙ 伊沙武器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诗作(2018年11月)之二

◎伊沙




短诗(一)


《柿子》

国庆长假期间
从山里摘回的柿子
一直晾在阳台上
到昨天终于可以吃了
快满一个月
还有一点涩
仿佛一首诗的
一颗灵感


《网络》

人性的漫画


《无望》

诗文化论坛
学生研讨百年新诗
只有一个女生在发言中
提及我
在一串纸老虎的名字
和高大上的点评之后
她说:"伊沙老师嘛
读他的诗感觉诗后面
站着一个有趣的老头"
全场一片欢笑

你以为是至高评价吗
其实人家的意思
是咋也不咋
看老师的面子
顺便提一下


《追记》

昨天下午
我在学生诗文化论坛上
即兴点评说:
"你们喜欢的诗
都是廉价的棒棒糖"


《原形》

在去医院的路上
丢了医保卡
就像小时候
弄丢了东西
仿佛犯了
天大的错误
又沿原路
找了回去
一路低着头


《后怕》

真替父母后怕
我是一个内心里
多么狂放不羁
任性无边的孩子
还好世上有文学
人间有诗歌
让我有的放矢


《自证》

有诗为证
我确实是人民的诗人
为人民所唾弃的
人民的诗人



《致复古派》

共和国时代的办公室文化
让许多同志练就了
一手硬笔好字
你也别说:这不是书法


《反证》

小爬虫们
对官府一往情深
(谁说只是利益关系)
他们对我的绕道而行
咬牙切齿



《杜陵词》

也许是年纪大了
看什么都是命
越来越相信命
杜陵距我新居
6公里远
一搬来老婆
就说去
拖了半年
还未去成
我建议
长安诗歌节
去搞一场
前前后后
加起来
向后拖了
一个月
在昨天下午
终于去成了
非让我等
在诗歌大战
胜局已定时
登高望远
站在陵顶
欢庆胜利
望见杜甫
这个少陵野老
晚年所望见的
秋末冬初
熟透的诗景
美丽而萧瑟
让我这个
口语诗的中兴者
拜谒一番
汉宣帝
(汉武帝之孙)
这个大汉朝的
中兴之帝
并从中得到
伟大的启示



《汉瓦当词》
——献给我的口语诗战友

大巧若拙
舒密有致
落落大方
后来发展
朝绮丽走
等而下之
朝繁复走
等而下之
朝紧密走
等而下之
全都透出
小家子气


《一笑了之》

秋游杜陵时
想起复古派
心中暗笑之
29年前
我从北京
回到长安起
便一直是该城
最大的诗人
我要做复古派
比尔等资源多
比尔等装得像
可为什么我不呢
为什么
我要反向而行呢
因为我本爱诗
爱现代诗
胜过装文化逼
胜过谋国师心




《又见事实的诗意》

廿年前
父亲在足球场上
进球之后
双臂前伸摇晃着
为之做摇篮庆祝的
那个初生的儿子
已经成长为
今日之星



《伟大依旧》

1989年
我从北京
大学毕业
回到长安
是准备做
一名地下诗人的
做中国最伟大的
地下诗人
我以为压力
会来自上面
压在身上的
一块钢板
没有想到
压力
是来自下面
我身下的
一张钉床
更准确地说
是双重压力


《百变歌手》

伤及到你
你就摇滚
伤及他人
你就嘻哈


《诗证》

我老以为那些年
我过得挺脏
那些年写下的诗
跳出来告诉我:
"你从未脏过!"



《作文之道》

我读他人文章
有一句牛逼话
就算好文章
到我自己
必须两句以上

我读他人论文
有一个创见
就是好论文
到我自己
必须两个以上



《新概念》

什么是"中国当代诗人"
与最邪的同行
与最恶的网民
相伴前行的人

什么是"中国口语诗人"
祖国的后妈所生
却比亲妈生的娃
能说会写


《公益广告》

告翻全诗坛的
坏人某说了
《新诗典》主编
利用的不是公权力
不属于反腐对象
推荐95后诗人
瑠歌第二天
不是他妈请我吃饭
而是我和老G
请他妈吃饭


《幸免于难》

米兔运动中
诗人们私下议论
要中枪的几大
种子选手
其中有一个
是我的前友
刚才听说
他还是
未能幸免
只是揭露他
性骚扰的某个
南方女诗人
因为貌丑
无人相信
并转发


《庄敬自强》

我从小学时代
学会这个成语开始
遇到的最恰当的对象
就是中国后口语诗人



《与傅琼探讨侯马爱吹牛的问题》

傅琼说她公公
温良恭俭让
在她公公的自传中
看到侯马他爷爷
爱吹牛
隔代遗传给
侯马哥仨

哦,侯马爱吹牛
的根源找到了
在单位里
他肯定不吹牛
他只在诗歌圈
信任的同道面前吹
并且发明了
两句口头禅
已在诗歌圈流传:
"我这么牛逼的一人"
"首首是杰作"

说到这儿
我感觉自己特冤
我在生活中
其实不吹牛
要吹都去网上

傅琼说:
"侯马最羡慕你这一点"



《课堂上》

我想象那些
听我讲课时
表情如痛经的
女生

她们的男朋友
得多瘟鸡
她们才会这样
廿年前我这样想

她们的父亲
得多娘炮
她们才会这样
今天的我这样想



《解读》

台湾金马奖颁奖礼
获奖的台湾女导演
在获奖感言中
将台湾称为"国家"

惹得新加坡影后
颇为不悦
拒绝上台颁奖
令同台颁奖的美国名导
尴尬不已

座下还有一位
从来不会笑的
大陆冷面小生
变得更加冷面了

是该这样解读吗
演员的世界
我理解不了
人民群众喜欢这样解读
那就这样好了



《家猫与野猫》

小区里的这一幕
一定是造化为我
这一个诗人
精心安排的——

让一只白色家猫
与一只黑色野猫
面对面走来
擦肩而过

造化非要让我看清
这一幕中的残酷
白色家猫面相如鼠
黑色野猫有着老虎的脊柱



《父兄一代》

他们太容易满足了
(我倒宁愿他们是野心家)
一点点待遇上物质上的好转
就让他们有无限的满足感
从此所有的学说都是在
捍卫他们的这点待遇
与此同时,人的衰老
生命力的减弱
创造力的消退
也不期而至
很难说
谁为因谁为果
或是互为因果
他们太容易满足了
太容易华丽转身
太容易戛然而止


《欣慰》

在官刊上
在一堆体面的诗人中间
把伊沙辨识出来的难度
已经远远浅于
口语诗与非口语诗的
界河


《球场上下》

作为球迷我知道
有些世界名教
禁止自己的球员
在上场前
在球员通道里
与对方球员
握手
聊天
要求他们
保持斗士之姿

到了比赛场上
如果有个球员
忽然停止进攻
怀抱皮球
跑到中圈弧
忽然开始演讲:
"友谊第一
比赛第二
比赛胜负不重要
要的是各队都有饭吃⋯⋯"

他要么是疯了
要么是国家体育总局局长



《最震撼的事》

最近一周
最近一月
最近两月
对我这个
中国诗人来说
最震撼的事
不在诗内
不在中国诗坛
为我发动的一场
小文革中
而在南美洲
在阿根廷
在解放者杯决赛前
博卡青年队的一堂
公开训练课
全场观众爆满
需要向非球迷的
本诗读者解释一句
博卡青年是球王马拉多纳的母队


《我家窗外的风景》

一阵秋风
把落叶
吹奏成
大地女神
胸前的
金项链


《新民风》

上班族哪有坐家
更了解所住的小区
晚间暴走时
我对老婆一指健身房
后面的空地:
"这是跳广场舞的地盘"
又指人工湖畔的空地:
"这是老人和保姆带孩子的地盘"
老婆说:"跳广场舞的
都是爷爷奶奶
带孩子的
都是外公外婆"


《君子兰盛开的冬夜》

在邮箱中
选稿时
我顺手一查
七年总投稿数
超过100次
至今未上典的
几位爷
他们高贵的名字
并不在敌营阵中
我在心里
向他们行了一个
很酷很帅的
美式军礼


《电影》

伟大的导演
一镜一世界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

 

©2000-2018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