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月

◎陈煜佳



晨月
——给父亲


我们走向她的眼睛
投出标枪之处。
此刻的田野无形状,
未被劈开。

初冬的风吹出倾斜。
走在你身边我却很安稳,
披着露水的鳞衣,挥动手臂
仿佛得到一个新的身体。

你弓着背,像套着轭在走,
艰难躲避着有限,偏执,虚妄,
交叉的火力。

我能听清你
和土地重叠的呼吸。
我能从上面轻轻跃起。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