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儿 ⊙ 无人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201808诗选

◎君儿



又逢月圆


距离产生美
你看明月
不过一堆石头
一些尘土 
一些矿物
因为离古今中外
不分前后
所有人都远
就变成了婵娟
素娥,玉兔,夜光
冰轮,玉蟾,桂魄
玉盘
狄安娜
阿尔忒弥斯
我家阳台上
一盏最美的
明灯



中国孩子


我的第一个孩子
是和丈夫婚前有的
没办法只能流掉
不知道怎么请假
转天就上班了
生下儿子后
又有过三次
不敢要
也不可能要
乖乖到医院做人流
一次是在家吃药
恶心得死去活来
每次都和丈夫
翻脸月余甚至半年
为此早早结束了
夫妻生活
现在是毗邻而居
基本上做到了
睦邻友好
国策是怎么深及
一个中国家庭
婚姻生活的
我想我也有权力
说点什么了


 
海潮音


我走到你的脚下
只为向你念叨一声
唵嘛呢叭咪吽
好象是我在安慰你



高档写字楼下的面包车
 
 
每一幢现代化的大楼前
每天早上
大概都有这样的一幕
一辆面包车静静地停下
从里面卸下白菜,香蕉
大米和猪肉
于是一座冰凉的大厦
有了温度
其实应该说是粮食和蔬菜
供养着城市和金属
 
 
女人天生是杀手
 
 
成年以后
直至老去
不用作凶手的女人
真是太难得了
女人——
要杀死不该
出生的婴儿
杀鸡杀鱼
消灭同一个屋檐下
休戚与共的虫子
极个别的还会
杀夫杀子
杀人自保
那是电视里正演的
宫里女人的命运
早已离我们远去
女人不作凶手的日子
应该就是古人想象的
大同世界
已经实现了吧
我坐在清扫完的
地板上想
表情像是哀悼
 


惊心动魄


我把一粒葡萄籽
扔下了十楼
如果有人上来找
我只好坚决不承认



水在壶里


每天都向亲人
说这句话
为什么今天觉得
是一首小诗呢
蝉声如鼓
骄阳经天
水在壶里
一切就仍是稳定
和安全的


怕蛇者


梧桐大道上
竟出现一条小蛇
见我走近
它扭动身躯
往树窠爬
有小蛇的地方
应该会有大蛇
只是小蛇已把我吓死
何况它妈





杀猪的过程


生儿子那天 
是星期六
大夫歇班
临时电话叫来
快生了被医生告知
孩子不入盆
我终止犹豫
决定剖腹产
恰恰当天早上
我已喝了几口水
没好气的大夫
打过麻药不久
主刀就开始裁了
我疼得尖叫
央求医生再给
补一针麻药
这个愿望没有实现
我听着刀子
划开肚皮
又一层层深入进去
血哗地一下淌下来
结果是我的鬼哭狼嚎
领先了儿子
来到人世的
第一声啼叫




上班猪
 

有时我不耻于自己
按部就班
朝九晚五的上班生活
就暗骂一声自己是猪
更沉默更不说话
表面看起来娴静沉稳
殊不知那是一头怒了的猪
在白日的恍惚中
睡着了



儿子的礼物


儿子用他的实习工资
给一家人买了工艺杯子
每人一套
包括他自己
杯身是星座图
他是射手
他爸是双鱼
我本来应该是金牛
但儿子按我身份证年月
把我算成了白羊
我盯着杯身上
代表白羊座的星星线路
知道那不是我
但突然又好象
有了点联系



卷烟


我现在已会卷烟
虽然仍不是太漂亮
但抽已没问题
不会刚吸几口
就自动散开
弄得烟丝满地
只是比起我家先生
还是小学生
面对大学教授的差距
他卷的烟卷
是一个严格的倒锥体
光滑坚挺
往往刚刚卷成
就被我抢了过来
边欣赏 边点燃
火焰烧疼了我的手
而美丽的圆锥
已成灰烬


以史为鉴


没有约束的权力
有多可怕
株连九族算一个
尸横遍野算一个
食肉寝皮算一个
这其实也还不算
最可怕的
真正的恐怖是
无时无刻不担心
无时无刻不提心吊胆
于是躬下身来
自觉自愿
做了奴才


粮食


读史
常常读得汗毛直竖
每逢战乱
时不时就城内无食
开始吃人
或者民相食
或者把敌人和媳妇
杀了吃
总之人肉成为
最后的补给线
中华民族才得以
绵延至今


货郎


小时候
货郎走街串巷
卖妇女和孩子们
最感兴趣的什物和吃食
如今微信圈里
看到年轻诗人蓝毒的名字
我立刻就能背出
当归 黄芪 党参 土蜂蜜
因为蓝毒在用
图片和文字卖这些东西
诗人的谋生手段
真是五花八门
这一串中药名和蜂蜜
读起来朗朗上口
我在想什么时候
我知道怎么吃它们的时候
一定得买点






俄罗斯音乐会
西娃安排的
伊沙徐江带大家听
我是最后一场才到
结果所有人都走了
只剩我一个人
他们演得真精彩
听众却只有我
一个人


为什么中国多得是复古的吟诗派


同事一个90后小姑娘
大概是好奇我每天
埋头打字不止
走近我的办公桌细看
才知我是为编一本先锋诗选
而不停敲字
她说她也喜欢现代诗
在同事中听到“现代诗”
真是罕见 于是我
把《新世纪诗典》第一季给她
第一天她发给我传统抒情诗
也许在她看来不同于古诗
便应该是现代诗了
第二天那应该是她读过了典诗
欣喜地让我看她刚写的口语诗
震惊之余不免心生感慨
中国,自封的诗教大国
在现代诗教育上存在着怎样
无法忽视的空白和残缺
使这些爱诗的孩子
无门可入,除了复古和
吟风弄月便不知如何去写



诗教大国


现代诗教育
在中国的中学和大学
几乎还是一穷二白
不知何年何月
能把它补上
总不能把伊沙复制
拷备到中国
所有的大中小学



母爱

一个母亲要爱儿子
到什么程度
以致产生幻觉
觉得自己的爱才是最多的
其他的母爱跟她没法比


一杯免费咖啡就让我打破了从不转商品信息的原则


坐在咖啡店里
喝着我的加浓“大师咖啡”
下载网址APP
首单免费
小姑娘一边在手机上
帮我操作
一边还说
如果我把这个APP地址
分享给十个人
十个人都安装了
那十个人每人都可
得到一杯
而我可以再有十杯
免费咖啡可喝
我感到今天有点
赚多了



祖母鸥


这应该是一只
祖母级的海鸥
飞得那么高
那么稳
会突然转向
在水面点一下
又快速升起
一会儿它终于
停在一片水上
远远看去
也不过一个小小的
白点
 
 

海河上的海鸥
 

从办公室窗口
就能看见海河上的海鸥
小脑袋一会儿
飘上来一个
沉沉浮浮
让人开心
它们不用举行每周例会
不用进行全区创文
它们的食物在水里
它们看我们
像不像被禁闭的
一帮囚徒
 

换频


我观察并暗记着我的
一言一行
 
快到海河时碰到电视台的熟人
我问:“工资问得怎么样了,这月就发了5千块”
 
进单位  我问
“今天开会吗”
“谁有今天文明交通的值班表”
 
 
修眉刀


周六早上起来
我看见自己在
洗手间的化妆筐里
拿出久违的修眉刀
我没有重要的活动要参加
本来有也因为
要照顾家人
而放弃
那我翻它出来
举在手里
是要做什么 
修饰给自己看
还是因为心有不甘
后来我开始忙碌
边煮饭边看书
粉色的修眉刀
就放在门口酒柜的转盘上
几分钟后又被我
当作了临时的书签



印度

前世我肯定
是个印度姑娘
何以每次听到
印度歌曲
闲愁全抛
心花怒放



海边笔记


三面观音石像脚下
长了一圈毛子草

一天一夜大中小雨后
海鸥又来高翔

雨后的云天
就像返回到
创世之初

满天白云
一河秋水
高低错落
城市楼群

(毛子草:老家的称呼,学名不知)


母亲的电话



给母亲打电话
知丁香已死
春种秋没
母亲说是雨水太多
但无花果树活了下来




渤海湾边


中国的百姓
多么知足
一池泥汤
就让他们挈妇将雏
捞鱼拾贝
游泳嬉戏
下雨不回


中国孩子(二)

你们给他喝
三聚氰胺
告诉他这是奶粉
你们给他打
问题疫苗
告诉他这样能治白百破
你们杀死他的兄弟姐妹
告诉他这是基本国策
你们的肉你们的鱼
把兽用抗生素留在他的体内
你们污染江河湖海和大气
告诉他这是实现小康社会
要交纳的学费
起火了你们让领导先跑
孩子们死掉
你们把富强民主自由
插遍了城市的大街小巷
告诉他这就是中国梦
我们的孩子啊
未生已死 


马非约稿


马非向我
要两首诗
提出一个条件
要尽量口语的
看来在马非
这个口语鹰派眼里
我仍不是纯粹的
这个状况
何时能扭转
也许一年
也许两年
也许要用上我
整个一生地




送儿子上大学前夕父亲和女同事谈儿子


同事们讨论儿子大了
是该放手还是抓住

女曰当然要抓住
男曰该放手就应该放手

女曰你们男的照比女的还是差点
男曰太细了对孩子不好

女曰不抓住就飞了
男曰飞了不正是更好的发展

女曰我做不到
男曰你应该干点别的

“除了儿子就没事干了”
“那你真是病得不轻”



一周流水



夕阳西下
一个星期的劳役结束了
坐在返家的公交车上
计算了一下上班时间
我完成的“工作”
二校完评论集
编女诗人先锋诗选
随读随存月度好诗
写诗十首
忙得抬不起头来
感谢这见缝插针的自由吧
其他的自由我不要
也可



看天


看一眼秋空
就什么也不想做了
只是站在窗前
十分钟
二十分钟
不想挪动脚步
那些高处移动的黑点
是飞鸟
那直直的避雷针
安装在酒店的楼顶
那些红瓦
是城市人家
再往上看一眼
蓝色秋空里的云
我就彻底呆住了
站在窗前
一动也不想



秋空


天是蓝的
云是白的
秋天的云
美得像画
我不知道
生命还有
多少奇迹
等待展现
但至少现在
天堂是以
一座座云山
在人间彩排




落回贫民
 

据说从中央下来的说法
我们的津贴是非法的
被突然砍掉2|3
纸媒越来越萎缩的今天
除了认命似乎也别无他法
Q说毕竟你们
还拿过高薪



听领导讲当年处理一起下兵酒后
被自己的呕吐物溺死的故事


他是一个小军官
陪领导喝酒
喝死了
经鉴定
追认了烈士
70万
来了19位家属
夜里在宾馆招魂
最后一个条件是
要童子抱了半岁的
小公鸡
才能上路


开会


会场上
我没有注意听讲
而是观察起
凌驾一桌面的各色鼻子
有的光滑端正
有的尖削修长
也有的稍稍偏离了中线
和嘴对不太齐
最好玩的一个鼻子
正面看是蒜头塌鼻梁
侧面再看却还能算是
笔挺的
和嘴对不太齐的鼻子
坐下来就说
一说就说了两个半小时
这就是它稍稍
左倾的原因吧



治道


武治
国亡
文治
邦兴
但也不是绝对如此
唐是武
宋是文
孔子曰的王道
没人实行
再以后都是霸道
举世都是
霸道



绿水鸥
 

绿水上的
白海鸥
早上的阳光刺眼
我都看不清哪是
你的头
当你振翅起飞
凌驾于水面
我这才根据你
前进的方向
知道你的头颅
是在哪一边
 

克罗地亚
 
马路两厢的隔离墩
是红白方块图案
和克罗地亚国足队衣
几可乱真
每天经过
我都在心中暗暗说
这个国家可
真是幸运
 
 


白到无染
 

第二场大雨后
林中生出了第二批蘑菇
纯白色,毫无杂质
我闻到了树林
泥土与雨气的味道
站在这么白的一群蘑菇面前
要么我是非人间的
要么就是它们





一个写诗
已不在一个频道上的旧友的微信
没回
三个房产电话没接
一个来自湖南的
一个来自河北的
可以肯定是骚扰电话
没接
一位经常爱发一些消息给我的
采访过的老同志的电话没接
同学在微信上与诗无关的问话
没接茬
单位勤奋工作的领导和同事
发的微信
既没点赞也没转发
如此这般
终于成功把自己
活成了孤家寡人
也许以后会更甚
原谅这个写诗途中
起步晚脑子也笨的人吧
她适合孤撑到死
然后用几首诗
把她埋了


初秋


530米的大厦
终于要竣工了
蓝色的玻璃幕墙只有一处
还没装好 像黑色的洞
对面十三楼人家
把阳台安了彩色透明材料
让我以为白云改变了颜色
今天去乐购商场
门前运货车洒的水
使我摔了一跤
我看到我的裤子都是泥
脚破了皮
涌出鲜红的血滴




闻树的人


儿子嘲笑我
到了一个地方
不看风景
就会闻树
闻了一棵又一棵
不知要闻什么
然后上车走人


周柏

它们长在晋祠
树龄已是三千年
从西周到现在
那么多兵燹战乱
水旱灾害
它们是怎么活过来的
我绕树而问
左旋右转
用手轻轻触摸
它皲裂的枝干
然后在回头一瞥间
看到它静静的枝干
在飞檐翘脚的宫殿上空
写着我看不懂的篆文




北中国


来太原第一天
只看到了公交站亭
大书的唐风晋韵
和两只麻雀
它们在一个空调管道孔边
玩得自得其乐
原来北中国的麻雀
都是这般露宿的
以空调管孔为家


西矿街


醒在异乡的清晨
和醒在自家的床上
也没有什么明显的不同
不用去厨房烧饭
不用去赶车上班
想起这些会笑着看一眼
窗外大同小异的
城市钢铁丛林
那也是如我一样
城市百姓的
日用家园


晋阳


晋阳的王气
当年被宋室领导
一把火焚烧
我们坐车经过晋源
那里围了起来
好象在开发
高档地产
这地方依山傍水
曾被称为北京
我们经过一座
现代化大剧院
又顺着一座造型
独特的长桥
抵达一处荷花盛开的
水岸



朝佛


坐了1个小时的车
走了半小时
泥泞的雨后村路
穿越建筑工地
路过一个古冬枣林
终于来到蒙山大佛景点
入口却封着
景点正在装修
不甘心返回的一家三口
坐在门前的大柳树下
看蚂蚁搬家
一大群蚂蚁上上下下
自有秩序和规则
这和朝佛有什么不同
当时还真不好说



飞过汾河


我们住的地方
距离太原机场
应该不远
一会儿就有一辆
巨大的飞机
从不远处开来
飞过汾河
然后消失在天际
我们站在大桥上
仰头观看
一时也辨不出
所来的方向


自我的景深


空调排气的声音
轰隆隆嗡鸣
幼儿园放假了
没有孩子
一只苍蝇飞进屋里
世间毁誉是你举起
又放下 准备作为武器的
白纸本


太原的知了


太原的知了
和天津的知了
鸣声有很大的区别
它们不是一个音调
嗡嗡不停
形成噪音
而是分成几段
先是一串上声后
接一个四声(降音)
错落有致
引人发笑
而且鸣一会儿
就歇一下
绝对是见过大世面的
知了


关于水我知道的还太少


来太原
走得急
忘了带擦脸油
洗漱时想
水就是最好的
护肤品
水利万物而不争
经常用它洗脸
也许就能有一副
绝世的面容


太原街景



我们住的地方
窗口对着两处
很牛的建筑
"顶层设计中心”
“巅峰国际"
对面马路边
一到傍晚
就倒出两大堆餐馆垃圾
一个男人把大塑料袋
分类装瓶子和其他
大概没人觉得
这有什么异样
除了我这个只来此城
5天的过路者


车行故国


动车穿山越岭
绿宝石一样的大地
在两侧飞驰而过



鸵鸟

它坐下来
与我们互望
就好象生命的某一天
某个时刻
不是绝对的偶然
千万分之一的机率
而是必然的900秒
我们要安安静静地坐下来
互相致意
它粗重的呼吸
带动高高的脖颈
和全身的硬羽
它有时会合上眼帘
又有所期待地马上睁开
我们撇一些面包给它
它啄了几下
好象也并无兴趣
于是就反复啄一小块石头
又吐出
据说它的寿命是60年
60年
这样剧烈的吐纳
它要从出生
一直肩负到老去
这是一种我
无法了解
也无能言说的鸟
可我还是妄借这点笔墨
把它留在诗中
因为它有硕大的
单纯的眼睛
无边的信任
也许还在不经意间
窥破过我的心思
而就在我们站身而起
准备出发时
鸽子正一只一只
飞过它的头顶
落在除了沙砾
和木头围栏
一无所有的空中



微筹


有人微信筹款
为亲人重症抢救
我给采访认识的
一位母亲 零元
给诗人千元
如此悬殊的态度
令我自己也
吃了一惊


阳光战场

从办公大楼
到对面的树林
要经过一条马路
和一块空地
白花花的太阳地
少有人敢冲过
就像战场上
敌我双方火力密集的
扫射区



过虫米

 
丈夫坚持让我
把生过虫的米
扔掉
我从缸里把米倒出来
放在阳光下晾晒
细小的黑米虫
倒是有几个
但为此扔掉整缸的米
还是有点不忍心下手
晒了一天
我又偷偷把米
放回



落地蝉


蝉落在地面
翻不过身来
我帮它翻身
它立定后就往我手上爬
中途曾停顿了几次
判断自己的走向
是否正确
它把我的手臂
当成了树干
我拿了它
来到最近的树
放它在上面
这面喧嚣的大鼓
一会就会重新奏起
求偶狂想曲


指纹取证


把老的身份证送进回收机
把新的取出来
新的身份证有效期限
不再是过去的20年
而是从办证日到长期
我试着译了一下
应该是指死
或者叫由骨成灰


我想说我信
 
 
有一资料显示
日军死于共军之手的
全部人数是851人
我把它写进诗里
没想到社会人反应
最厉害
一个说是造谣
一个质问你从哪拿来的消息
你信吗


突然想起从小到大看过的那么多抗日神剧


我也不知道今天
是什么日子
会被两个数字
弄得绞尽脑汁
一个是八年抗日
日军死于我军之手的
851人
网友说是不敢相信
一个是问题疫苗
49.8万只
网友说是人神共怒


一个人一天可以到达多少点位


中医院
武警医院
沙县小吃店
公交站
户证大厅
银行
报社
眼镜店
菜市场
派出所
我的诗歌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5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