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儿 ⊙ 无人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201809诗选

◎君儿






午夜求证


写一首诗
提到了对越自卫反击战
为了搞清是人体排雷
还是炮弹排雷
我上网点开了一个
当年的纪录片
从头看到尾
画面证明是炮弹排雷
女解说员也是这样说的
好吧 那就炮弹


际遇


一只毛毛虫
在梧桐树干上爬
一只翠鸟
死在大厦门外木台阶上
我乘上平时不用
并不到达上班楼层的电梯
来到26层
推开一道门
出现在眼前的
是一座空中花园
海河在四个军用油罐处拐弯
更远的地方
白茫茫一片
应该是海边的盐场
产长芦雪花盐
我来到河边木栏杆边
把这首诗写完
一会大桥将开启
轮船将驶过
海上的鸥鸟也将
追随而来




我不懂的科幻取消了我诗人的优越感


儿子在看一部
科幻小说
书名叫《三体》
我有些吃惊
虚幻的东西
一写写了这么多
(厚厚的三卷本)
儿子白了我一眼
“您充其量就是一个
识字的文盲



出租司机


久未坐过市里出租
这次的师傅可真能侃
从房价说到对越自卫反击战
他父辈的朋友在作战部队
被上级命令整排冲上去
人体排雷
一个排的人多被炸死
后来新命令下达
改用炮弹排雷
一米一个坑
反正是即将作废的武器
都拿出来使上了
朋友侥幸活了下来
“现在拿的钱
比平常战士多
因为立了功
算作战部队



请马非喝酒,没想到席上一个大诗主义者
今天成了一个挑衅伊沙的人



好象是几杯酒后
他开始大谈大诗主义
然后开始介绍他正读的
鲁迅文学院高研班
对写作如此有雄心的人
为什么那么在乎一个
徒有虚名从没听说出过
什么好诗人的鲁院
何况大诗写作
难道不是徒有虚名
不怕扫其兴
我问:那你为什么还要上
鲁院高研班




海鸥的歌声


该用一个什么样的词
来描述海鸥的叫声
那孩子气的
淘气宝宝般的
撒娇之声
在浑浊的水面
在空中,它们穿梭往来
划破雨前的长风
就像在自家的庭院
我所没有的自由
它们都有




东姐
 
 
桐树身上刻着
两个字:“东姐”
我每天从东姐身旁
走过
刚开始不以为意
看得次数多了
觉得这棵梧桐树
已有了姓名
并且灵魂附体
它被无辜
转世成了“东姐”


性错

 
忘了是哪一年
的哪一时刻
我望着身上穿的
花鞋子和花裙子
莫名其妙
感觉那是女孩子
才喜欢的东西
我怎么能这么可笑
间隔也就10、20秒
突然意识到
我不就是女人吗
这才慢慢回复正常
又欣赏起这些
花花绿绿的东西
 

车票


我买了19日凌晨的票
12个小时火车到达
也就是当天下午能到
我以为我买错了
应买18日的票
(有一次我就这样错过了火车)
赶紧到车站改签
签完才想起19日到会是对的
改签只能一次
我一边再次买新票
一边手忙脚乱又退票
“世界上怎么会有我这样的人”
我自我解嘲
把窗口负责改签的美女
逗笑了


阳台


昨晚明月高悬
的地方 今晨
换成了太阳
明月赐我诗篇
太阳给我温暖
生生有此知己
还有什么好说的
当浮一大白


中秋


我是个独自过中秋的人
本来我应出现在老家
和妈妈、弟弟一起
但我有一部书稿要校
本来我也可以出现在
丈夫的亲人家里
但我刚刚和他吵了架
所以我从厨房取出一瓶酒
提前把月饼摆在桌上
若我醒着,月亮会看见
若我醉了,说不定她会有
惺惺相惜之感



仰头数鸟


傍晚回家
总会在路边的一棵白腊树下
停上几秒
那上面像是齐集了方圆几里内
所有的小鸟
它们叽叽喳喳地说着
欢乐 无忧无虑
光是声音就让我着迷
何况它们不种不收
浪子般的生活



开桥


生活没什么波澜
我去看桥开启
水上多了一种水鸟
我叫不上它们的名字
也有人和我一样无聊
站在水上的木头平台
像一艘轮船
等着水门打开


木槿


拍一朵木槿花
“这是秋天此刻
唯一的花朵
它摆好姿式
让我把阳光留在
花叶


阳光灿烂的日子


阳光灿烂
手机黑屏
我不想碰
浇花的水桶里有半发酵的水
但我并没浇灌
我就快喝完一瓶酒
西蒙娜·薇依申请当一名
农场工人
她说没有黑天神告诉我
做什么事情是有益的


妈妈的清单


牙膏  云南白药
橄榄油
芋头  红薯
这是这个月
要给妈妈买的物品
还有牛肉  猪手
火腿  
河鱼和海鱼
每个月末
或者月初
不论有阳无阳
早到或者晚到
都应是故乡
母亲的节日


蓟州


一只大公鸡
28只白鸽
关在了一起
这样关法
有什么道理
大公鸡独自
站在鸽笼上
没有任何一只鸽子
跟它站在一起


蓝色的萤火虫一只只飞


我和弟弟
儿子
走在深夜十点的山中
看到了亮亮的萤火虫
但我不敢细盯
伸手摘了一只梨子
漫山遍野的梨树
和蓝色的萤火虫
一只只在身边飞


坐在蓟州区农家院核桃树下


绿孔雀六只
白孔雀三只
在果园一角的笼中
身后是青山
院内有马齿苋
我拔了一把喂孔雀
它们一根根把它
抽进嘴里



与衣道别


我放在地上
给儿子送东西时
来不及拿的东西
一件衣服
转眼就不见了
排队安检的人
络绎不绝
此人得多快的身手
让一件衣服瞬间
消失得无影无踪
又好气又佩服
我向那件可以肯定
仍活在人间的衣服
道了声再见




从月亮到红薯隔着多少光年的纪元

茶几上的三个红薯
已兀自生长了整个夏天
小小的绿叶衬托着它们
土黄色的母体
从始至终没有得到
人间的土壤和水分
完全靠吸收母体的养料
长到如今  如果它们
随之枯萎(这是一定的)
我便应是那个罪人



开关


夜里一扇开关
松动的门
令我苦恼万分
最终歹人进入
我还要如女子汉一般
以势夺人
至少坚持到同屋者
就餐返回
能够援助
想起白天送儿上学
每天早起给他做饭时
怕吵醒他
都要把他的门带上
而往往我回头检查时
门又自动打开了
他卧室的门
开关已松动


天意
 
 
昨天下过一场雨
天气变得凉爽
我来到海河木栈道上
顺着一首诗的指引
看眼中风物
圆满而完美
桐叶一片片飘落在地上
河水荡漾着波纹
高楼日夜搭建
办公的人们散着他们
正午的步
蜻蜓超低空飞行
剑麻举着白绿色的花
厚重的云朵铺满
万物的头顶
民工们席地而睡
几只巨大的海鸥
绕着一条崭新的游轮翻飞
小号的雀鸟啼叫着
飞过柳树
这里一定藏着某种
慰藉和深意
只是现在我还不能
完全领会



开启桥

 
来海河边上班
已有5个多月了
一次也没有目睹
跨河大桥开启
刚开始是早上起桥
让船通行
后来改到下午
我在办公室
只要转回头
就能看见
但我没有一次看见
我以为这不是诗
细细想来
它真的不是
一首诗吗
 

519路公交
  

公交车座位上
有两个基督教宣传册
被谁的屁股坐过
已呈压扁的形状
我捡起一本
封面是熟悉的大红
写着“神爱世人”
血红的十字架上
“耶稣爱你”
读到这对开两页的纸上
最后的祷告:
“将你的生命、圣灵赐给我”
“谢谢你救了我”
哈中国味道
比较而言还是喜欢封面
顶端和下端的诗篇
“天离地何等的高”
以及“东离西有多远”


莫渡的苹果


莫渡给我快递来
莫渡的苹果
莫渡是诗人
自己种苹果
我有时觉得莫渡的苹果
就是诗
有时觉得诗人就是应该
去种一园苹果



咸阳果农


现在人们爱说
种什么不吃什么
今晨脑海中
跳出的鲜活一幕
似乎反驳了这个观点
那是我从西安坐火车
返津途中
和一个咸阳果农
坐对面
他伸手从旅行袋中
掏出一个大大的红苹果
问我和大家吃不吃
见大家都客气
他一口咬下一大块
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
同坐的几个人
惊愕地看着他
“不用洗吗”
大叔开始自豪地讲起
他的苹果
他怎么把它们种出来
这里面的名堂可真不少
从咸阳到驻马店
他讲得眉飞色舞
听众早已所剩寥寥
这一路他已干掉三个苹果
边讲边吃
边吃边讲
他的行囊里
似乎也只有馍和苹果



过去


公交车上
一位老人和一位中年人
聊起了过去
“现代社会太快了
有时觉得还是过去有意思
没有水了
去井里挑一担回来
喝着挺甜
没有肉了
杀头家养的猪
吃着很香
藏山芋得挖窖
……”
关于窖的形状
两个人越说越多
一脸的神往


三代


弟弟让妈妈
和我坐在后排座
儿子和他在前排
可我让妈妈
和他的儿子
坐在前排
而我能和我的儿子
坐一起





今天我和蓝
在一起
不仅仅是天空的蓝
还有无处不在的蓝
铺在万事万物上面
悄无声息甚至是
血里的蓝


水上人家


把追踪着海鸥的目光收回
就看到了这艘近岸的小船
每天都停泊在此
也许它真是这段河流上
最后一户水上人家
吃喝拉撒渔全在船上
一条船就是他们全部的
生活和世界 回头一瞥间
一个小女孩的头正好
浮现在船仓的边沿



公交司机


公交司机开着车
对另一个已经退休的公交司机
说:现在会太多了
有时两个星期就开一次


我一直理解不了的秃发者


他只有脑袋左边边缘处
顶着一丛头发了
就像千里荒漠上的一丛小草
我明白他为什么留着
这丛难看显眼别扭的草
而不剃掉  那是一个人
最后的根据地
生命的密码和基因
青春最后的祭奠
是在那丛草中了




因一场不能参加的盛事



磨铁策划
伊沙
阿赫玛托娃
北京专场那天
我和儿子发脾气
结果转天
他就“离家”出走了
我打电话
让他回来
他进门就说
我在家
您看着我烦
我不在家
您还叫我
欠不欠





责备


“只许您们担心我
却不许我担心您们
您和爸爸真无耻



蓝天白云


为了拍到纯粹的蓝天白云
我左躲右闪
成功避开了进入镜头的
群楼的楼顶



长江漂流



那年从重庆上船游览
终点是宜昌
在小三峡我看见
对岸红笔标注的警示线
同船的人说那是长江合闸后
水位会达到的高度
140米 170米
如果我记得不错
差不多是一个成人的身高
他们告诉我
我们一路看到的一切
都会被淹没在水位线下
不复存在


白鳍豚的微笑
 

那天  电视新闻上
播放了白鳍豚的视频
食堂噪杂
我听不太清播音员的声音
感觉到心往下一沉
是不是白鳍豚已经灭绝了
新闻说留住江豚的微笑
它的确在笑
温暖人心的笑
治愈系的笑
留住白鳍豚的微笑吗
专家和权威
你们应该给个说法




热死海参的夏天
 

老人说
今天夏天热
养海参的都赔了
海参适宜的水温是
18到22度
今年22到32度
整整高了10度
海参被热死了



午间散步
 

那条蓝色的船
泊在水面
几个民工
睡在梧桐树下
我略有担心地走着
经过深蓝大船
经过三面观音
经过几个民工
回到我安全的
槐树林



· 界河


我是怎么到了邻国的
梦一点也没有交待
隔着一条大河
远处有探照灯扫射
我发现我回不去自己的国了
对岸的同胞在水边嬉戏
对岸的人们似乎根本注意不到我
我潜入到一个位于边境界河
边上的单位
如果想不被击毙而过河
必须在换电池的3秒钟解决
9个小时会换一次
而我算不出什么时候
是那性命攸关的3秒
我开始寻找同志
能帮我算出安全3秒的人
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
一个意识如此强烈
我不能离开自己的国家
而能生活


·


梦里
组装了一个词
并用它写了首诗
这个词
在白天也能理解
但绝不会用
可我又怎么知道
白天能理解
而且不会用
因为现在我已经
忘记





有时,隔夜的水中
会落进飞虫
它们夜里扎进水杯的
汪洋大海
一定也溅起过轻轻的涟漪
你在何处,既已看到
却不拯救



鸥不对等


秋天了
海鸥又来高翔
有时幻想我是它
有时我也希望
它是我
但这永不可能



山竹


第一次吃山竹
是在长安
长安诗歌节大场
一群从平凉转道长安的
诗疯子们
享受诗歌盛宴
笨笨带来的山竹
非常好吃
记得伊沙批着我的诗
我一边暗自检讨
一边记住了山竹
这外深棕内白嫩
热带甘果的甜


老花


远离书本
我才能看清
书本上的字
一点点远离
就是从此世
一点点脱身




我看到今晨我在日记本上写下的天书


花蓝破
黑初破
黑二破
黑花破
麻蓝破


同性


我读过几部
伟大女性的书
萨福
茨维塔耶娃
阿赫玛托娃
苏珊·桑塔格
西蒙娜·薇依



海边笔记
 

长桥缓缓打开
我每天走的过河路
竖了起来

海殴有无尽的水面要飞越
我有无尽的大地

天空玩起杂耍
道具正是白云

先生给了我一盒
有着玫瑰花图案的女士香烟
我把自己关进绿屋吸晕了

一条大船横在水面
看样子它有点转不过弯来
往天空弹着魔鬼的烟雾弹

正说着
又有两条巨轮在远处出现

天地一色
全变成轻蓝 深蓝 白加蓝
绿加蓝时
就是秋天了

走过开启桥时
仔细看了看河水
海鸥翅膀下是绿色的
而远处阳光下又变成蓝色的了

手机怎么能够拍出
那些云彩的丝绸感



大案


一辆自行车“挡”了一辆宝马
一个陕西打工者杀死了一个
甘肃打工者


人生的第一千零一次早上撞到哲学问题
 

它扒在瓷砖地上
一动不动
伪装死亡
踩还是不踩
这是个问题
一瞬间我竟生出
大人欺负小孩
才会产生的
不光彩的感情



孤独与独孤

孤独九
其实不对
正确的叫法是
独孤九
这么多年
我一会孤独九
一会独孤九
叫孤独九的时候多
叫独孤九的时候少
可能因为
叫孤独九的时候
觉得有点悲壮
所以印象深刻
叫独孤九的时候
就正常了
是一个写诗多年的朋友
忘了有没有
见过面


老人上课

见儿子和我腻乎
一旁的大爷发话了
小伙子
那是你妈妈吗
你多大了
我觉得你只有十岁
微讽结束他说起年轻时
自己是学校足球队员
打了很多年球
节粮度荒那阵
每月34斤粮食定量
他还能节余给家人一些
而且身体没有垮
一直很棒
后来是喝酒多
才得了脑梗
74岁有如健将的大爷
挥了挥手臂
我知道他是为疏懒的儿子
和我
免费上了一课




饭点


菜单上
放着一只铅笔
我用它勾选了
要点的菜
顺便又写了
一首诗



韭菜花


妈妈屋门前
洋灰台阶缝隙
一直长着一丛韭菜
每年都开白白的韭菜花
蜜蜂匆匆地来去
用长针吸食花蕊
我也揪下几朵
直接扔进嘴里


惊魂一瞬


天桥上
一个面无表情
十来岁左右的胖男孩
朝我迎面走来
我赶紧闪到一旁
半个脑袋瞬间麻木
走过时我暗笑自己
如此胆小
还以为自己是个
豪气干云的女人


一家人


“周五是星期几”
胡老师问

“轻轨早上几点从泰达起飞”
李老师说

“别让手机辐射你的电脑”
过了一会李老师又对儿子说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5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