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儿 ⊙ 无人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201810诗选

◎君儿




先锋书店
 
 
在书店
得到我书的读者
让我签名时
请求我抄写书中
我自己的诗句
这爱好名句的习惯
我早已没有
没想到比我年轻许多的读者
依然具备



心虚的抒情诗


那年在北京
中岛《诗参考》组织颁奖
沈浩波端着喇叭朗诵完
上新诗典作品《玛丽的爱情》后
我发现随之上台的女诗人
朗诵她的情意绵绵的抒情诗时
突然没有了底气
自己把自己读笑了




推销员


从银行回来的路上
两个红装的小姑娘突然
追上了我
吓我一跳
她俩不好意思地
介绍一个美容产品
看您感不感兴趣
脸部补水 还有腰
女人不是爱月经不调
手脚冰冷
“不需要了”
像惯常一样
我继续赶路





它们开向城市的方向


高速上一辆大车
拉着一车羊
像小学生
一个挤着一个
高速上一辆大车
拉着一车牛
一白一黄
它们那么快
我看不清它们脸上的
悲伤



为什么是伊沙每次都成为风口浪尖上的众矢之的


小时候就听妈妈说过
“出头的椽子先烂”
长大了读了几本书
古人说得更好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堆高于岸,流必湍之”
先锋诗歌已把他们甩出太远
他们不懂
伟大的诗歌和伟大的诗人出现在他们的时代
他们不知尊重和保护
而是不停地诋毁和攻击
这些摧与湍的人
真不是爱诗者
一个摧与湍的民族
也不是爱诗的民族



赴会

一群来自全国各地
新诗典诗人
携带各种现代化新式武器
从各自的战区出发
备战南京



过徐州


从昨晚十时出门
到今日十时
我被火车拉到了徐州
刘邦的老家
山上有风车
在徐徐旋转
有一座和平大桥
像一座钢管的森林


鲁迅



平生一字不落读的
不算太多的作家全集
就有大先生鲁迅
赴江南诗会途中
正看到鲁迅先生
逝世82周年的消息
先生从南京到了日本
开始一生的奋笔救世
先生当初喊出的
救救孩子
现在依然有效
先生当初写下的
痛打落水狗
现在也依然是先锋的责任


参观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


国难降临
信者在救人
基督徒,佛教徒
医生  爱人者
不分国界


纪念日


那一天全城
没有一个日本人

一家日本饭店
碰巧在那一天开业
被南京人砸了

南京人到日本
此国给开专门通道




在南京


有两个地方
万人祭拜
一个中山陵
一个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
一个是为一个人
一个是为30万生灵


参观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后


在一种制度下
人可成魔成兽
在另一种体制下
却可以做高度自律的
文明人


江肥伊瘦


江湖海胖了
他说是戒烟戒的
伊沙瘦了
他说多次减肥已有经验
对自己的体重
可以控制自如
不在乎多吃一碗南京的
鸭血粉丝汤


遗憾


看到了长江
却错过了采石矶上的
李白衣冠冢
伊沙他们在那里读诗
桂花飘香
江上烟雨
喜马拉雅移来的雪松
李白  青山葬你飘零魂
你可认得我们这些
同气相求1256年后的
同路人



口语诗之争


好吧
我们是一群疯狗
疯狂的鬣狗
这一群为主义真而战的斗士
在捍卫口语诗歌生存环境的
自发的统一战线中
自觉地形成了一条统一战线
战线另一侧是你们道德的角马
和瞪羚



送伊沙


在当涂县
宾馆门外
大家送伊沙
一个把每位诗人的
高光时刻
最好的部分
留在新诗典的
主持人
如此地秋天
清凉的天气
总是让人
如沐春风



江南诗会返津


从南京出城
我看漫山红树
都是丹桂


知音


在南京 在马鞍山
在翠螺山庄采石矶
在李白墓 在太白祠
在当涂 在衣冠冢
好诗人心中
一遍遍回旋的共识
伊沙就是当代李白
被奥地利诗人
新诗典译者维马丁
隔空抢注
说了出来


当代李白


李白生时
同道仰慕他的诗才
连明皇放还都还是赐了金的
当代李白
被群氓叫嚣着炮轰
打倒和砸碎



伊沙的“软”


新诗典江南诗会
最后一场
是诗人图雅安排
在当涂一中举办
安静的会议室内
大家一边读诗
伊沙一边逐一评点
每位诗人的优缺点
有喜有忧  振聋发聩
诗会结束
我对伊沙说每次新诗典诗会
最后一场都成为非常珍贵
别处听不到的总结会
看得出伊沙非常感慨
他说年龄见大
嘴上说着大家
其实心里越来越软


培养诗人


诗人庄生说
在他教学阶段
要培养出10名
口语诗小诗人
当然这要插空进行
而且不能让家长知道
家长如果知道
他教孩子们写诗
会和他急


丹桂


采石矶太白楼
幽静的院落
迎面与两株金桂相遇
美人般绰约
浓香扑鼻
赶紧仰头拍下
坐在返回的车上
我打开照片欣赏
下意识地把手机
凑到鼻下闻
结果撞了我一脸
桂花


青山李白魂
 
 
青山李白墓
墓碑上雕刻三个物件
一是官帽
一是铜钱
一是酒樽
守园人说李白暮年穷困潦倒中去世
这也是人们对李白的美好祝愿
希望他有官可做
有钱可使
当然更有酒可喝
第一个愿望是对的
李白说长风破浪会有时
直挂云帆济沧海
第二个愿望差之
他说钟鼓馔玉不足贵
他说千金散去还复来
只有酒樽必不可少
是他一生挚爱
李白写下了大量饮酒诗
即使表面和酒无关
估计也是酒之前与
酒之后的区别吧
当晚的酒宴上
我连喝了三杯
当地产的原浆酒
也叫李白酒
李白酒的确像大家说的
不上头


桂花树
 

十月的桂花
开在南京
晚香的桂花
飘荡在秦淮河畔
香君故居
王谢堂前
难有几个登堂入室的人
这些如水过客
即便十年一访
也只是随着人流
观望几秒



天佑诗人


为李白守墓的人
叫谷常新
他的祖先从宋朝开始
一直守到今天
他给我们讲了一段
李白墓保存完好的故事
文革时
红卫兵要把李白祠当四旧
砸碎
守墓人指着毛泽东
抄的李白诗
说你们这样
就是公然反对毛主席
论争的结果
李白祠墓得以
完好保存



考验想象力
 

一次儿子考我
一个人喝多少杯咖啡会死
我说20杯
因为有一次我连喝了两杯
就已头晕目眩
他答120杯
他再问一个人喝多少水会死
喝水也会死人吗
我说2升
他说6升
又是我想象力的
三倍之多
 

四至金陵

 
明成祖朱棣当初
下令跑马圈地
奖励将士
因了他的造反
才有了天津卫的建成
“天子津渡”
正为他进京而诞生
今天我沿着相反的方向
去到南京
他皇帝老子的地盘
探访几缕汉人
满血复活的秘密
 

五株桂


碎叶
江油
湖南安陆
山东济宁
安徽当涂
李白生活过的
五个地方
都来争李白
于是有了五株桂树
分别用上述五地的土
栽植
李白会亲自看着
它们静静长大
到桂花如香海
他们又可以接着
流传上成百
上千年


候车


她问我排哪次车
她说刚才看没人排
她也不敢排
她说可以排了吧
我说你想排就排






大师


你们攻击
你们谩骂
你们视而不见
他三十年创作的
万首佳篇
这是大师产生
必须付出的代价吗
(他在你们的眼里
是垃圾和小丑)
在唾沫星子里壮大
在诋毁中完成他
跨越世纪的
伟大



替攻击者说出一点心思


口语诗人太碍事了
如果没有口语诗
也显不出其他诗的落后



本质 

 
至少从表面看
主张神性写作的“大诗主义”
与垃圾派能一致对外
暂时联合矛头对准伊沙和口语诗
说明所谓宇宙精神的“至高”
与垃圾精神的无底线“向下”
也区别不大嘛




和一个毛粪谈生活


我该对一个毛粪说什么
我说如果时间倒流而回
你身处在那个岁月
你是不是那个拿着皮带
抽打地富反坏右的红小兵
或者相反 受制于出身
而成为被打倒的对象
活在恐怖与颤栗中
担心被踏上一万只脚
被流放到荒凉的地方
饥饿和寒冷把人的灵魂
弄成鬼样  你觉得
这才是你要的纯洁
你向往和能领受的生活



野树


傍晚经过街口小区
感觉某种异样
侧头一看
两裸野生的老榆树
生生被砍伐
只剩下了两处树桩
在晚风中孤独地立着
它们招谁惹谁了
挤垮了马路
还是推倒了小区围墙
骂着骂着
火气稍小了一点
如果一直让它们长下去
说不定真就
推倒了围墙
但这就是他们砍伐的理由

 

忏悔录


走在回家的路上
口中突然会念出“臭臭”
臭臭是我家以前养的
一只白色小狗
聪明伶俐
狗毛乱飞
儿子和它就像一对
好兄弟
疯玩整个暑假后
在儿子开学的前一个夜晚
我这个凶手把它
关在了阳台上
它在顶楼转圈
估计转了整整一夜
然后失足
摔了下去



执意如斯


有一个人
一直给我发
某女翻译家的揽件消息
国际期刊专栏
以及他的爱情诗
我一次也没有回复
但他还在发
还在发



走水


又见识了
能踏水而行的鸟
三只
起初呆在岸边
我靠近时才一只
一只飞走
不,是跑开
在水面上飞快行进
有点像我们人类的
竞走



读你

“我描写此景,因为怀疑哲学”
80岁,在经历了半个世纪心灵的磨难后
你才敢说
“可见的世界是哲学之后留下的一切”
大屠杀的废墟当然
也是其中的一个



一个朋友


中午,我来看
我的朋友
他站在莲花石台
个子又那么高
可以一直眺望到
远处的大海
他始终沉默
我有时跟他说几句话
有时也沉默着离开
我们从不说再见



路过清真寺


它挤在都市繁华处
居民楼和菜市场旁
星月高举
在半圆形金黄的拱顶上方
我在想或许是沙漠炽烫
所以星月才成为保护
图腾与信仰



煮酒


小时候
爸爸用一只锡壶
烫酒
把划燃的火柴
在酒面上一晃
酒就浇了起来
一壶凉酒
瞬间变热
简单的饭菜
爸爸吃得很香
因为有这壶热酒
一斤7毛3分钱


白孔雀

我见过几只白孔雀
因为生活在泥土围栏里
看起来反而比绿孔雀
更脏


海边笔记


住在海边
我总把展翅高飞的海鸥
看成雄鹰

晨起,秋月仍挂在西天
大风把它吹成了
薄薄的一片

昨晚我去捉鱼了
那么多鱼,那么多
像是鲫鱼

云彩嫩得就像
三个月的婴儿

这个把同行污为
黑恶势力的人
把嫉妒心
看得比诗还大

那么多白鸟追着一条船
像蝴蝶追着一朵花的香

一辆加长的
看起来无比笨重的大货车
车前挡风玻璃
写着两个温软的字“宝玉”




阳光北园


忘了带大门的钥匙
我这个中途逃离工作的人
只好绕着楼区走
北边挨着中心酒店的边沿
一年又一年 春风
种下了三五棵椿树
它们长在石灰墙的墙缝里
歪着身子伸向晴空
爱花的邻人栽下的蔷薇
花朵已落,枝叶仍绿
无花果树是对面人家移植
我在草丛里捡到一颗成熟的
果食,饱满而坚硬
南边小院外
人家的枣树落了一地的红枣
他们竟然不要吗
我捡起三枚放进衣兜
月季花还保持着不败的妆容
天空是无边的蓝丝绸
旧日伤怀已化为天边的云朵
现在 我是一棵等待
冬日暖阳的树



缝衣线


妈妈给了我几轴线
她说她所有的到死
都不可能用完



撒亲人


我把儿子放到宁波
我把妈妈放到宝坻
撒出去的亲人早晚会回来
只是为何 偶尔
我还会心有所痛


诗人之间


诗人王立君来访
我们只喝了很少的酒
佐以螃蟹
我竟醉得不省人事
吐在了枕头上
恍惚记得她给我洗头发
水房里一遍遍倒水的声音
转天清醒
我看她帮我拆洗了枕头
拖了地板
一定也是一个人
悄悄踏上了归程



晨练的鸽子
 

一群白鸽在飞
一圈又一圈
绕着大桥边的一栋楼
上下盘旋
就在堵车的几分钟里
我为它们数着圈数
它们不换楼
不换基本路线
坚定而耐心
如晨练的大妈
一圈圈环绕这栋居民楼
流水作业般地




·伊沙


应该是清晨
快醒时
我听见宴罢归来的伊沙
突然说
下一世我要
住在海边



散沫花


小时乡下
经常看见人家屋前
院里
种着这种指甲花
印度叫海那
人们把它捣碎
掺上明矾
就可以染指甲了
红红的指甲
是女孩子们的最爱
昨天我来到
一个植物染发店
女老板给我染发的物质
正是这种
散沫花



雾灵山

蒙古栎
紫椴
坚桦
柞木
五角枫
白桦
黄花柳
裂叶榆
油松
落叶松
云杉
香杨
山杨
每一棵树的名字
都是一首诗


洗魂


穿过一片白桦林
穿过黄叶绿叶与红叶的树
就到了瀑布旁边
用浸入骨髓的凉
洗了洗脸
又捧起它们大口喝下
我已是用千年万年的山泉
洗了魂的人



承德避暑山庄


我和妈妈往里走时
正碰上一个导游带着一个团队
开讲
他说成吉思汗一生征服了
48个国家 72个部落
最后怎么样呢
蒙古人的统治并没有持续多长时间
得民心者得天下
失民心者失天下
他说的没错
像一个哲学家



慈禧爬没爬过这里的山


我和弟弟
登着避暑山庄的山
我说这么陡
慈禧的小脚肯定上不来
“那也不一定
慈禧有人抬
弟弟说


承德街头


一只白狗躺在人行道上
四肢摊开睡大觉
像个被父母宠坏的孩子
肆无忌惮
“它就不怕有人踩上它
它就不怕车子撞到它
我心里一边嘀咕
一边像经过的人们一样
小心翼翼绕着它
走了过去



刻薄如我


妈妈往地上吐了一口痰
那时一家人正在等
老板娘上饭
一会小鸡炖蘑菇上桌了
妈妈伸出筷子夹了过去
我突然说碰到哪块夹哪块
然后又把一个公共汤匙
放进砂锅里
我看见母亲和弟弟
对视了一眼
这一眼我没敢正面去看



树牌


他们把写有树名
和树种介绍的铁牌
直接用钉子
钉在树杆上
难道不知道
树也有痛感吗



我以为爱说的母亲不会孤独


每次回家
或者带妈妈去游山玩水
妈妈都会发出同样的感叹
能有个独立的房子多好
没有左邻右舍
没有前街后院
就一个独立的房子
这么多年
我都没细想妈妈的意思



村里的大叔


村里的大叔
妻子在城里做保姆
长期不回家
儿子在城里送快递
也是长期不回家
他一个人住着6间房
6间房也盛不下
他的忧愁
儿子29了
还没找上媳妇
他想给儿子
请个心理医生
同村人说
“你就有病”
我妈赶紧相劝
“儿孙自有儿孙福
别给儿孙治马牛



我的荣耀


弟弟在屋里喊
“我的荣耀”
一会儿手机响了
“我在这儿呢”

我的荣耀也经常
不知在哪
我都是求人打给我
或者用固话打

荣耀在某处响起
它并未离我远去



坏人


他从斜刺里杀出
因为我讥讽了他
这才恍然大悟
他提前进行了
设定操作 不让
我看他的朋友圈
(时间有多久了)
而可以随时窥看我的
那还有什么好说
拉出来点击删除




听政府官员告诉我当初要打造的中国曼哈顿


无数的烂尾楼
和停工楼
眼睛一睁一闭
就是一个亿的税


农民的心思


对着满天空的白云
不免又生出农民的心思
要是这一大朵一大朵的
都变成白面馒头
得喂饱多少人啊


大风的水面是白鸟的天下


轮船已全部武装
海鸥已准备停当
水面和空中都有
只等大桥开启
所有欢呼出动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5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