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儿 ⊙ 无人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201811诗选

◎君儿







我把李岩的话理解为赞赏



在江南诗会
我读完《中国孩子》
下得台来
李岩小声对我说
没人像你这样
写诗了




盲道


盲道终止于
河边的建筑围挡前
我闭上眼睛
体会盲人走在盲道的心情
结果我并不是太相信自己
几次睁眼查看
身后的道路




雨中等车


踩着落叶回家
雨滴细小直至消失
气温也降到了4度
往常很厚的毛衣
今天觉得薄了许多
我曾与满树梧桐叶
一同站在站牌边
我上了车但把它们
留在了雨夜




芳邻
 
 
A洞穴和B洞穴
是这片荒野上相邻的两个田鼠洞
一天早上A穴田鼠出洞
意外地发现生物钟
因多年相邻几乎同步的
B穴田鼠并没同时出洞
A一时间有些惊慌
虽说平时并不怎么来往
但心理上已习惯这份邻里的相连感
一旦出现独自出场的局面
全身的细胞都充满临战的恐惧
A悄悄靠近B洞
仔细听里面的响动
过了很久很久
什么也没有听见
它怀疑昨夜有什么重大变故已经发生
而全世界现在只剩下它一个
单独承受荒原的寂静
巨大的空间如巨石压来
它不自觉地闯进了B洞内
看见自己的芳邻蜷缩在穴中央
一动不动 走到近前
A整个怵在了原处



猎人


你用一个晚上
给我讲小说中的一章
猎人比赛
一片虚构的天地
有巨兽出没的森林
我可能终生不会进入
但听得很耐心
有时还会给你点建议


羽衣


买了一件蓝色的衣裳
上面织着一片片红色的羽毛
鸟的羽毛遍布全身
我试了试还是不能展翅飞翔



过桥
 


刚拐到桥上
正扫着落叶的环卫工大叔
突然停下说
也不骑个车
不累啊
他们每天目睹我上桥下桥
在我是难得的自修
在他们看来是很辛苦吧


洗脚



生而为人
土地与柏油路
短暂的花与雪
除了你的病
没有什么再是我的畏惧
用热水把花椒浸泡
把走过了千里万里的脚
像花椒粒投入水中
这样52块骨
变成琴键
听它弹奏起血流之声




 

一路上碰到
狗屎,痰迹,烟盒与烟头
一路上碰到
花朵,河水,海鸥和半黄的树木
我为后者而活
 


盐田


一路穿过大片大片的盐田
深秋的天空下
水面蔚蓝
产盐的海边
海若隐若现
能享受到的是不息的
水浪之苦
凝结而成的鱼
和盐



公益广告


草丛中插着
公益广告牌
“少年强中国强”
我有瞬间的迷惑
这少年是指人
还是这些初冬仍翠绿的
大片青草



雨中梦


雨下在梦边
一边做着超现实的梦
一边听着现实的雨
即使在梦里我也知道
它打湿现实的地面,楼顶
树与旗
但淋不到梦里
我的床上还是森茂之乡
传奇之域



搬花


1
搬花时
一只小壁虎
爬在木箱后面
遂把它和木箱一起
搬进屋内


2
我把那盆多子多孙
长得又乱又扎人
就快涨破花盆的老芦荟
独自留在阳台
对于怎么虐待都不死的它
我是它的后妈



芦荟


多刺多子孙
就快把花盆涨破
有一滴水就能活着
经年累月
据说还能美肤
消炎止痒
如果它们一夜成人
是否和我有一样的名字
古中国的大汉
子民



绿意军团


一盆盆花全部进屋后
那真是一支绿色大军
占据半个屋子
它们各有各的绿法
每种绿都美



不死花


到最后
我的花园里
只剩一些不死花
虎皮兰 仙人掌
龙骨 芦荟 绿萝
令箭荷花
君子兰
一滴水没有
它们也能挺立
一点营养不吃
偶尔也能开花



落叶风


到了冬天
落叶就化成了风
向下飘荡的风
斜飞的风
它使风有了具体的形状
无数的大鸟和小鸟
静静起落
它们不食人间烟火





小区里的喜鹊


两只喜鹊在小区草地上觅食
叶子落光后草里不知还有没有
可吃的虫子
一会儿其中一只步行到了楼门口
像人一样似乎就要进楼



“鹤”


梦里
有一种飞鸟
人们叫它喜鹤
我从没听说过
我说不是喜鹊吗
一个声音肯定说
就是喜——鹤



词禁


因为在政府
在要职
因为加入了某个党派
因为敏感词
诗人们甚至不敢
转自己的诗歌
一个连诗人都要禁言的
21世纪奔着“小康”的
中国




黑名单
 
 
每次以诗支持伊沙
常有从不微信交流的
貌似诗人或者以为还是诗人的
跳出来讥嘲
今天这个秒蹦而出
“原来这垞是先锋”
用了捂嘴和伸舌头的表情
恶心到了我



文学与道德


以同情“弱者”为理由
助纣为虐
才是终极版的不道德


零点发布


把月度选诗发给张明宇
他很快做成了微信公众号
告诉我零点发布
每天零点之前我早已睡
今天却想等着等到零点
因为这些诗曾随伊沙一起战斗
应该享受一次熬过零点的礼遇



先锋的代价
 

大概是2003年
我在论坛上开始每月贴诗
一次在诗江湖贴出一组诗
记得其中有《雪花飞舞》
《茶水就药》等
不久见到伊沙留言
“你是中国最好的女诗人
其他人没的比
惊得我目瞪口呆
既兴奋又惶恐
但从此知道了自己写作
与努力的方向
每个月我总要早于伊沙
发出自己的诗
省得读完伊沙后
不再有足够的勇气
拿出作品
就是这样一个先锋战士
口语诗大师
不断经受从各种阴暗角落
发来的袭击和围攻
这就是一个好诗人在自己祖国的待遇
一个真大师为其创新与创造
必须付出的代价
 
 
美学铐
 

也曾想拉他到口语诗
到新诗典这边
但看他顾虑重重
前进一步后退三步
仿佛有根绳拽着他
现在我明白
那根绳虽然无形
但它确实在
那是这个古老诗国固化
陈旧的诗歌教育
把他灌输成这样
那是普通大众的审美趣味
官刊的择诗标准
把他培养成这样
本来能写口语诗的
也写过一首很好的
上典口语诗
只是克服不了抒情的惯性
高雅 卫生 炫才
多好的迷魂汤
口语诗人傻呀
世人皆欲杀

保卫伊沙也就是保卫口语诗
 

对伊沙的态度
形成了最鲜明的两派
敌伊沙者
和拥护伊沙者
最不能理解的反而是
大多数的沉默者
如果是有保留的肯定
那肯定在哪
如果是悄悄的反对
何以不能亮出观点

 


“于无声处听惊雷”
 

一片已经黄透的梧桐叶
轻轻地飘下枝头
瞬间着地
一个声音在心中响起
和这片叶子其实毫无关系
“伊沙他们还在战斗”
 

观战感言


脑袋一热
骂伊沙
体制的走狗
骂伊沙
寂寂无名
骂伊沙
诗上不了新诗典
骂伊沙
仅仅因为不喜欢
骂伊沙
想宣传自己抱持的垃圾
骂伊沙
伊沙是永恒的热点
尔等要攒够你们的
平庸和恶意
骂伊沙
蹭热点



土里有菌
 

今年在老家院里种的
无花果树 丁香树都死了
往年在老家院里种的
银杏树 柿子树 桃树 枣树
花椒树
也都死了
我伤心地在院里徘徊
有时埋怨妈妈的破坏
有时觉得这院子有了问题
还是妈妈决绝
她说:土里有菌



记梦
 

他回头
看见了房间里的我
此前我们因为什么事
合作过片刻
我看到他笑了一下
做了个道别的手势
然后转身离开
他瘦高的身材
那一笑却像一片大海


海边笔记


我把浮在水面
飞在空中的所有白鸟
都称为海鸥

两片虎皮兰叶伸展在窗前的椅子上
当我把书置于椅面
它们就摇曳在书页上
我需单手抬了叶片才能阅读

沙发破了
但它的架构还在
也许还能坐好些好些年
与它飞散的填充物相伴

一夜雨后
天空终于成透明

拿一个商品标签
作书签 倒也物尽其用
55% 棉45%

冬天第一月
天下是扫不完的
落叶
  
一些盲流在打一场
必败的
战斗


 
体育场上


今晨广场舞大妈
用的曲子
竟是热力四射欢快奔放
印度电影大篷车
主题曲



天意
 

不能想象
如果我不是成了一名诗人
天意会在我沐浴大学校园
参天的梧桐树荫
20多年后 又赐我一条
入海的河流边一道桐叶
飘飘的梧桐大道



进化


小时候
把我带进田野迷宫的雾
到我中年
21世纪
它们已被改称霾了


迷路


梦见迷路
像现实生活中一样
四处乱撞  找不到北
我捡回了一件件随手置放的外套
知道了自己住的旅馆
但无论如何不知道
怎么进入它迷宫般设在楼顶的大门
我安慰自己反正大部队就要离开
住不上店又何妨



福楼


它实在太高了    
快有600米
把脚下它的楼兄楼弟
变成了小矮人
这根巨大的男根 
3年的时光里
不知是用多少钢筋
水泥和轻重物质打造
每当漫天浓雾升起
它却像一团空气
瞬间消失在万古虚空



深秋即景


万古黑暗里一线阳光钻出云层
一只喜鹊飞到掉光了叶子的椿树枝头

傍晚我向绿叶黄叶道别
来年春天它们的兄弟会生出
而它们将没入永恒的时光之河

往红酒里加点开水
这样我就不会毁灭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5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