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谁 ⊙ 阿谁的灵魂排泄物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2018上半年

◎阿谁



前海之光

这些新楼
一栋栋
都还没建好

我已经开始
想象它们
在稍微远一点的将来
一栋接一栋
慢慢倒塌

+++

别问我是谁

大树说一声好冷啊
就掉一片叶子
睡眼朦胧的人
哆嗦一下
就换一张脸
浩浩荡荡
看不清终点的
公交车开在雾中
十一月十八日
大雪落在谁的家乡
公车上的人
就想着谁

+++


海上往来人

不过确实
这个世界还是
有可爱之处
比如
终于
升温
虚拟的人们
纷纷上岸
真实的树荫下
手挽手
学习卷舌
请你教教我
卷一下是怎样

这样
我喜欢你说碎片
好啊
那我说碎片
碎片碎片
碎片和碎片在一起
真是让人无法忘记

+++

黄叶青果和我

黄叶是和你有关的
青果也是
黄叶和青果
都是和你有关的

这样啊
下次也要
记得告诉我
要不是你说
我还以为
一切都跟我没关系

+++

童年邀请码

昨晚丢掉一袋
五颜六色的旧笔
会不会
有你
喜欢的
不愿意说的话
我们暂且不说吧
午后剧院
唯一的观众
发出一般情况下
两个人才有的声音
演员们惊醒过来
发现电影已经放完
开始收拾行李
放出黑幕和各自的名字
这样一个
有点忧伤的下午
我想请你去我的童年
是不是来不及了

+++

此话怎讲

秋天的童话
是不是
这样讲的
说完你猜之后
就没什么说的了
没什么说的
也没什么
就像从前
两个人
天各一方
互为因果

+++

无言的海边

你什么也
不想说了吗
刘海妹
那我们就
什么也不说
一起去
迷人的二十一世纪初
在二十一世纪初的海边
留下证据

+++

烟花

穿着人字拖
准备喝茶
一滴开水溅落
脚趾头没有躲闪
一滴水
那么大的
热的感觉
烫的感觉
痛的感觉
次第开放
蔓延
烟火般消失

+++

美滋滋

谁知道美滋滋
是什么意思
我不知道
是不是
这小半年的
心情写照
午饭前
经过会议室
人们在吃
香蕉和芒果

+++

笨舌头

他只会说
看到什么都想你
做什么都会想你

舌头不笨的人
是怎么说的呢

她说
春天来了
万物中
有你的样子

+++

敬业福

拥挤的地铁上
会不会感到自豪
吃没吃早餐
都别慌张
也不要晕倒
遇事顶多
喊一声


+++

小国家

他想生活在小国家
小到没有东方和西方
也没有南方和北方
东北和西南
东南和西北
全都挨在一起
一个国家的两个城市
一不小心就合成一个
她一不小心
就撞到他怀里

+++

雪地里的出租车

车停了
后排的乘客
还在哭
我出去看
风中的针叶林
这位观众
一起抽根烟
怎么样
不啊
我只愿意
和她一起抽烟
我要把电影看完
前几天那位
双眼皮观众
她的双眼皮在中年显现
等一会
会喊我睡觉
现在
我们
午安

+++

三二一

什么情况
出现在
爱理不理的
第二天早晨
乌鞋青衣
蓬头垢面
说不出话来
计数器
纸质诗篇
都忘记
带在身边
舌头的
这个地方
也会受伤
真是开眼界了

+++

迷雾

以前年度的
小叶榄仁
凭借什么
和本年度的
小叶榄仁
保持联系
嫩嫩又绿绿
都差不多呢
浑身湿润的人
困倒在迷雾中

+++

2051

不知道从哪里
冒出来的人
在脚边
感叹
我们和天堂
相距不过
一瞬间
是啊
请不要分心
先让我
把每个指甲
都剪得有声有色
再做打算

+++

旧歌声

有些时候
不敢听她
以前听过的歌
想到她
听这歌时
不在
她身边
会感到
深深的难过

+++

迷宫影院

不同的影院
有不同的迷宫
我们穿越
整个银河系
才找到自己的座位
空旷的午夜场
竟然有几个
奇怪的外星人
拿着937年前的票根
他们应该
也刚刚走完迷宫
看起来很呆
外星人头领说
来来来
都坐到一排
拍个照
对哦
我们是不是
也拍个照
每个人露出半边脸
后排的外星人
突然浮现在画面中间
他表情冷淡
没有关注我们

+++

南国之旅

两个人
在黑白电影时代
从公交车
跳进一场春雨
折叠伞
呈现为灰色
而雨滴透明闪亮
跟着我
不会错的
在南国银号门前
过马路
右拐
这个崭新的地方
我也第一次来
五层楼高的瞭望台
可以看见自己的家乡
但是我们不看
坐在有靠背的凳子上
喝热饮之前
先把鞋子脱掉
被水打湿的脚趾头
我爱你

+++

会计系逃课指南


骨瘦如柴的同学
一起走吗
我们有
方形飞船
也有圆形飞船
你要哪一款
随便给我来一款
今天早上
我是个呆子
神情恍惚
只想离开这星球
这位同学
你又是为什么

别提了
一本小黄书
看得我肝肠寸断

+++

暗迷宫

自幼
擅长暗恋的
碎片人
走在昏黄的灯下
想起她
在二月
为他连夜
打好
所有的结

+++

出塞曲

大漠孤烟直
长河落日圆
王昭君
走在路上
想起长恨歌
并非为她而写
独怆然而涕下

+++

东风起

这个春天
忧愁必不可少
而过去
充满遗憾

+++

爱斯基摩人在南方

好冷啊
她戴着爱斯基摩风的帽子
对南方人这样说
明天早晨我想吃面包
好的呀
虽然我不戴
你们这种帽子
但是
买面包
这种事情
交给怕冷的南方人
再好不过了

+++

好车站

这是个美好的车站
就连车站名
也是美好的祝愿
美好的姑娘
好像还没睡醒
不小心
中途下了车
对你说
我还在做梦一样

+++

人工海

这样的海
我们可以造
很多个
那样的夜晚
一伸手
就有一个
潮湿的海滩
后来
大海变幻莫测
仿佛
失去控制
夜幕下
每个指头
都可以触碰到
不同的海浪

+++

行程

走到楼下
又回去拿手机
虽然只是
短短几分钟
感觉已经耽误了
一整天的行程

+++

黄山赋

象形字

泛黄
在白色带污渍的
乳牙丛林中
耸立
食物们
前来探险
融化
或粉身碎骨
迅速滑向
喉咙大峡谷
等等
有没有迎客松
这怎么可能
各种味道
和口感
总是
不请自来

+++

江心岛

陪我去那里玩
话音刚落
一个鹅卵石岛
出现在江心
前年秋天
就是
这样的
小岛
又大又圆的石头
在我们脚下
那些宽而薄的
被我们拿来
打了水漂

+++

福如东海

东海国的小魔女
晚餐吃什么
遇到我之前
你每天吃什么
我啊
我什么都吃
很久以前
我就见过你
为了不把你吃掉
我一直
远远地看着你
说完
小魔女
收回
带电的舌头
消失在夜空中

+++

你最中意的雪天

音乐声中
火车往不下雪的北方
开去
停顿
又开去
我在座位上
缩成一团
缩成
一团
又有什么用
小师姐
我们再也
做不出那样的冰红茶了

+++

鱼香

白天刚给
远在东方的
心上人
买了米方糖
晚上
就梦见自己
在吃
那种糖

+++

夹竹桃

在夹竹桃树下
走了这么多
这么多年
从来没有
在意过
夹竹桃的毒

+++

三德维奇

怎么样
才能找到
不冷不热的
三明治
把它们
摆在
电视柜
把我们自己
摆在
长凳子
三明治翻个身
来到
你手中
要是温度合适
下一秒
会到你嘴里
然后
到我嘴里

+++

传世之作

大王
大王请小心
马还没站稳
慢一点
再慢一点
先下来歇一会
我们赶不上
那个好时候了
怎么都
赶不上了
她给别人
写下的传世之作
已经传唱千年
我们还去
想它做什么呢
喝碗白粥
吃点虾仁菜脯
吃点橄榄菜
再走吧
大王

这边走
小心台阶
这是地铁站
让地铁带我们
去唐朝
大王
你去唐朝
给她写个千古名篇

+++

老家

老家已经
山不山
水不水
回家的路
还是
远不远
近不近
你看我
刚从老家来
人不人
鬼不鬼
一半是自己
一半是祖先

+++

少女心

这位大叔
因为
得不到
她的少女心
自己
给自己
装了
一颗少女心

+++

如是好闻

好闻的人
从马上下来
下来之前
她说啊
啊啊
我下来
好闻的地球人
就这样
翻身
从橙色的马背
来到我面前
她捧着
红扑扑的脸
看了
我一眼
我也开始
变得
好闻起来

+++

地上铁

一下雨
就多出来
好多人
拥挤着
搭乘
往北开去的
地下铁
可是
多出来的人
没有她
这么拥挤
有什么用
被雨淋湿的乘客
你要知道
就算地下铁
开到天上
也没什么用

+++

潮州海

刚下完
暴雨的午后
恐龙飞过窗外
你不用怕
我们还住在
祖先的膝盖里
什么都伤害不了
最厉害的海盗
也不能
他们在遥远的海面
用大海碗吃面
面是潮汕咸面线
碗是潮州枫溪瓷
吃完面他们
在船灯下
研习古代诗歌
没有一点
杀人放火的样子

+++

双行道

午睡的人有千里眼
看见她和妈妈过马路
又看见她来到身边
妈妈你先回家
我等会再回
字幕打在
高高的香樟树叶
又落在草绿的衣衫
蓝色鞋子出场时
刚好显示完毕

+++

有一天放学回到家

妈妈在蚊帐里哭
蚊帐很厚
妈妈的哭声
渐渐地
没有


+++

好味道

玫瑰
是为了
好闻才开吗
广东道你说说看
广东道啊
广东道连着佐敦道
一句话也不
跟我讲
我啊

一个人
在广东道
拿了樱花
又走到上海街

+++

兰花根

光有好看的名字
不足以让它
出现在
下一辆购物车
油索呢
也还没确定
半个月后
她是不是
还觉得
带葱麻花
最好吃
谁都不知道的呀

+++

种树的人我爱你

从来
没有这样
被爱和呵护过
1879号小树苗
心里这样想着
不知不觉
来到了
今年夏天

+++

相看两不厌

披风挂门后
拖鞋摆屋外
小师姐
吃完香蕉馅饼
我们再下山

+++

静蜜

不说话的晚上
连接着
不说话的早晨
不说话的人
从高架地铁车窗
看见蜂房
在树影中间
不发出
一点声响
我们
一遍又一遍
想起的
十月养蜂人
也是
到最后
才突然开口

+++

忽闻岸上踏歌声

我们拥有美妙的
两栖动物生涯
一起泡在
时间的河里
小师姐
你学习少睡觉
我学的是
睡过头
睡过头的我
在你左侧
编织大眼袋
小师姐啊
你不可以因此
嫌弃我
也不可以
因为我
不会唱歌
就不唱歌给我听

+++

翻山越岭来相会

去年十月
被拦腰砍断的树
到今年五月
才长出来
那么一点点叶子
那么
一点点叶子
它们
肯定走了
很长很长的路
才来到这里

+++

四月软糖

这几日
晴朗干爽
蜜罐装软糖
有多软
软到
若有若无
软到摇摇欲坠
软到轻轻
一碰
飞快化掉
软到突然不说话
用尽全身力气
紧紧抱住
对方
软软的
对方和自己
一起
掉进蜜糖罐
融化了

+++

完美旅程

过桥后
凤凰树下
短暂的交流
小心翼翼而且
不够深入
但足以
让人忘记
湖水的危险
灯火表演
在远处
突然炸开
然后
安静的人
变得活泼
活泼是什么样
我也说不清
反正
跟平常
不太一样

+++

开元盛世

初来乍到的人
顶着烈日
在驸马府亲嘴
一点都
不把自己
当外人
龙虎福寿
四口井
也没把他们
当外人
让他们口渴
又给他们洗脸
像对待
公主和驸马一样

+++

恐怖片

你胆子好大
我都快吓死了
外面
也很恐怖
凤凰花吓得
不敢出声
沙参和玉竹
吓得躲进保温瓶
卖凉茶的人
久未露面
敲了敲玻璃门
才挪出来
小声问
客官
要冷的
还是热的 

+++

庭院深深

不行
要有景深
得换个角度
好的呀
这样
可以吗
是不是很深
拥抱着的
两个人
身后
深深的
竹叶的影子
沙沙地
发出响声

+++

南拳北腿

白天
我想你
对着
向北的窗户
喝一口水

夜里
我想你
就在
朝南的阳台
亮一盏灯

+++

草粿加白糖

卖草粿的人
能看见
我们的
前世今生
凭借铁勺
和木碗
就能说出
真相
那真相
恰好是
我们
心中所想

+++

门槛上的驸马

驸马坐在
花岗岩门槛上
“小时候
我就是这样
夏日清晨
在这里
发呆
喝红薯粥
磨背上的痱子”
远道而来的公主
歪在旁边
安静地听
一只手
放在他头上

+++

夜茶列车

风尘仆仆
两个人
什么
都不顾
放下
双肩包
交换礼物
然后
相对饮茶
逝去的风雨
多么完美
列车
从下午
开到半夜
窗外黑暗又
安静
音乐突然响起
她放下茶杯

少年游
你听过没

+++

桃之夭夭

桃核随江水
漂到海面
依旧怀念
唇齿的温柔
他们吃完
甘草水果
也奔赴
前世的岛屿
像两只
候鸟
长途跋涉
见面前
各自
躲在避风处
用花瓣
洗去
皮肤上
薄薄的盐

+++

应如是

是大王
也是驸马
是王后
又是公主
是我
或是她
都很好
芭蕉窗下
清凉的井水
竹叶声中
未知的
旅程

+++

远行客

塘朗到
长岭陂
这段高架
地铁开出了
火车的感觉
背包客
下班经过这里
总是短暂地
拥有了
远行的心情

+++

吞云吐雾

你吞下我
又把我
吐出来
吞下我时
你变成我
被吐出来时
我变成你
在此之前
你是你
我是我
从今往后
我是你
你是我

+++

黄皮果

在白天
还是夜里
一个人
坐在阳台
一小口
一小口
把烟抽完
抽烟
之前
那个人
一小口
一小口
把我吃掉
从白天
一直
到夜里
我的味道
有没有
什么不同

+++

花坛洗事

上一次尝到
这种花的味道
是不是在馅饼里
花瓣在清水中
轻轻晃动
洗干净
捞起来
堆放在膝盖
面红耳赤的园丁
你别害羞
这不算什么
我见过你
锄草时
汗流浃背的样子

+++

天街小雨

唐朝人
头发上沾着
元和年间的雨
从天而降
你不用怕生
所到之处
都将以你命名
只有
那些石头门槛
请你小心
跨越
不要踩它们
一旦
跨出去
我们就知道
草色遥看近却无
到底是
怎么回事

+++

下一句

天街小雨
润如酥
她出现在
唐诗的下一句
你在上一句
就要把
所有东西
准备好

+++

黄皮树

这里
新栽了
一棵
黄皮树
看起来
有点憔悴
树上结着
小小的
青色果子
我不忍心
摘它的叶子
不像上次
那棵
稳稳地
站在
瓦屋前
我毫不犹豫
摘了叶子
送到你
鼻子底下

+++

妃子笑

你是我的礼物
妃子笑着说
她解开
我的盔甲
观看我的肉

充满
弹性和
丰富的汁液
至于黑而硬的
核心部分
会是什么样
需要

咬我一口
才知道

+++

长江中心

人民路
新建的高楼
顶部挂着
长江中心四个字
每次经过
都会
多看几眼
好希望
多看几眼
就能真的去到
长江的中心

+++

粽叶

剥开一个粽子
先吃掉粘在
粽叶上的糯米
这个样子
好希望你能看见
小时候
我也是这样
把遗留在
麻竹叶上的糯米
全部吃掉
遥远的小时候
吃粽子的时候啊
好希望
你就在旁边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