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谁 ⊙ 阿谁的灵魂排泄物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2018年第3季

◎阿谁



四羊方尊

笔已经
不知去向
剩下
空空的笔帽
在办公桌
说过要把你
摆在
办公桌
就是
这样的
位置和角度
空笔帽
对此
一无所知
只是
无意中
占据了这样的
角度和位置

+++

雨声

留存的影像
在午后
浮动
窗外有雨
带来酣畅睡眠
这是一场
北方的雨
不小心
下到南方
雨中的南方人
习惯
梦醒后
问北方人
今天下雨吗
你带着什么样的伞
不同的伞
会带来
不同的雨声
就像不同的鞋子
走在路上
他总能听出来

+++

阳光房

文字带来
巨大的哀伤
相爱的好人儿
怀着这样的哀伤
在无与伦比的夜里
紧紧紧紧地抱在一起

+++

热带雨林

和她在电影里
看窗外
热带丛林
一页
一页翻过去
暖风带着雨滴
来到脸上
对面
那个人
忽明忽暗
从前
好像见过
在印象很深的
那一分钟
湿热的午后
空饮料罐摆放整齐
风吹雨打的夜里
电话铃
独自响起
望见他爬坡离去
禁不住
默默垂泪

+++

大红花

不要笑
自由生长的
大红花

这样
张牙舞爪
隔壁那家人
刷完牙
喜欢一口水
喷在花枝
姑妈家的大红花
种在屎沟边
那天早晨
一个姐姐来还扁担
和姑妈一直聊天
热闹的说话声
让童年里的
一次大便
变得犹豫不决

+++

南北潮

南方的雨要到北方来
北方的雨要到南方去
南北交汇的夜里
一把伞就够了
这把伞淋湿以后
北方的雨来到南方
南方的雨去了北方

+++

帕斯特

过去
多么让人难受
以至于
从前以前
这样的字眼
他都不敢
再提起

+++

家中有阿谁

谁在屋里走动
悄无声息
好像没穿鞋
好像衣服
也没穿
像午睡鸟
像静水鱼
像是
梦中人
来到地面

+++

通菜梗

也可以
有很多梗
但我不
我只给你
鲜嫩的部分
除非
另一种
豆制品
出现
在灶台
不是现在
现在有
普宁豆酱
普宁豆酱有
自己的
样子
和味道
豆酱通菜在一起
即使不好吃
颜色也
已经
足够美好

+++

超市里的最后一把空心菜

不孤单
它不孤单的
把它
从菜堆里
捡起来
甩一甩
递给

也甩一甩
看到了吧
没有孤单
掉出来
陌生的人们
看到了吧
我和她
买好菜
手拉手
甩一甩
慢慢
走回家
没有孤单
跟过来

+++

羹饭一时熟

拍成两块的
一瓣大蒜
在浅浅的菜汤里
你看见了
夹一块给我
自己
也夹一块




+++

果蔬连连看

盘子里
两个般配的
颜色
餐桌边
两个
般配的人
饭后
两个人
又吃了甜瓜
和龙眼
现在
两个人
互相看着
甜瓜和
龙眼都好吃
两个人都好看

+++

泥鳅之恋

拖泥带水的早上
谁比较怕热
谁就优先抵达
话虽如此
两个人
都难以捕捉
更加难分先后
你看她
一闪身
把风扇打开
然后
俯身下来
话语中带着
刚出泥潭的满足
她说
欢迎你
回到人间
现在请
调整好呼吸
悠长
悠长的
烟火味
我们下回
还一起品尝

+++

啤酒宴

走在前面的
啤酒和鸭
走在中间的姜葱
和大蒜
走在后面的
好看的人
走在一把伞下
他们
在东方周末
赶赴一场晚宴
不紧不慢
又行色匆匆
前面的人

开始拐弯了
后面的人

还没有

+++

小镇午餐

一个人
来到北部小镇
亲爱的人
给你看
我的行程
给你看
中午吃的饭
饭后
看的花
花可能不一样
饭是每次
都吃的那一个
亲爱的人
你也是
我每次都吃的
那一个

+++

大王的新衣

说一句黑白的
谢谢你
答一句
黑白的不客气
说一句彩色的
谢谢你
答一句彩色的
不客气
白天给你
彩色的大王
晚上关了灯
躺在身边的是
黑白的大王
有个夜里
忘了关灯
大王醒过来
看见彩色的你
还有彩色的
大王自己
紧接着
你的彩色
和大王的彩色
混到了一起

+++

雷雨夜想起玫瑰花瓣

没淋湿吧
你这个活泼的家伙
活泼的家伙
他和他的活泼
从哪里来
他带着
玫瑰花瓣
淋湿了
在你眼前
那是
难忘的五月
你推开门
看见
花瓣漂满水面
吃东西的人
忽然
抬起双眼

+++

指甲钳

拥有这样
一把指甲钳
它剪过
我的指甲
也剪过你的指甲
今天中午
我又用它
剪我的指甲
指甲碎片
掉在地上
我不会想念它们
我想念的是
你的
指甲碎片和
你说过的
另外一些碎片

+++

东方周末

我们共同
拥有的
东方周末
在立秋之前
汗水嘀嗒
嘀嗒


一声
紧跟着
一声
两个人
一前一后
昼伏夜出
一人
紧跟着
另一人
跟到
忽明忽暗处
两个人
紧得
分不清
你我

+++

秋天

你在的地方
是不是
已经秋天
秋天
去年的那一个
仿佛还在
眼前
短暂而难忘的
相聚过后
银杏树
(在你必经的路旁
默默地站了很多年
这一次终于有机会)
递过来
一张
黄色的
扇形门票

+++

新堂旧事

昨晚在老家
凉风阵阵
一间间
屋子
敞开门
公主
选择你
选择
最小那间
坐定
旧屋子
即刻
被温柔填满
含情脉脉的公主
和驸马
亲吻之后
各自捧起一张
哭泣的脸

你最好看

最好看

+++

餐桌之旅

推迟九个月
餐桌之旅
显得有点着急
犹如电影
开场前
双手双脚
已入戏多时
黑暗中
摸索着找到
合适的
位置
随即
安静下来
紧要关头才
发出声音
从此
演员们
不需要
移动
就能够
经历
一年四季

+++



我见过
你说的白
在山洞一侧
白羽毛的小鸟
展翅枝头
而不飞
像心上人
欲言
又止
吸引我
让我
想要
闻一闻
山的气息

+++

8345

半夜醒来
看见身边人
感到开心
是哪一年的事
要很久
很久
很久以后
才会记不清
到那时候
只记得
两个人
睡觉前吃了
虾仁馄饨
一个
吃得
魂不守舍
一个
吃得
六神无主

+++

井边会

这是谁老家
是你的
又像是
我的
秋风吹过村子
公主和驸马
如梦初醒
原来
这里是
他们的老家
这两个
从唐朝开始
就闲不住的人
在老家
做些什么呢
临走前
偷偷看一眼
公主
在屋里扫地
驸马
在摇井边
刷一只盘子

+++

红和黑

坑洼脸男人
很喜欢
红和黑啊
手表是
红和黑
耳机是红和黑
一低头
看见他的鞋子
鞋子
也是红和黑

+++

不说话的施耐德

三个
蓝皮肤的
施耐德
他们不说话
给他们吃
最好的东西
请他们
走最好的路
他们还是
不说话
不跟你说话
也不跟我说话
施耐德
施耐德和
施耐德
沉默的样子
好像从前的我
现在的我和
将来的我

+++

呼噜潭

呼噜潭水深千尺
大王跳下去
凌晨
三点










王后
在一旁
好像也
有点睡不着呢

+++

火箭菜

爸爸会造火箭
你说完
头也不抬
扒拉着
盘中的沙拉
沙拉里有
火箭菜

火箭菜
上面一层
橄榄油
绿光透亮的
火箭菜
我们
把它吃掉
吃完火箭菜
我们等
爸爸
坐着火箭
回家来

+++

双飞燕

从祠堂火巷
向我们
冲过来的
不是
1986年的
潮汕大水

大王和
王后在梦中
他们穿
燕子衣服
上下
翻飞
掠过屋檐
来到
家门口

+++

有没有合适的荒野供我们站立

我们有
合适的血肉
供蚊子
叮咬
却没有
合适的蚊子
带我们去
荒野
可以长久站立
默不作声
好像天地间
只有我们
两个人
那种
只呈现四季更迭
不在乎朝代变换的荒野

+++

长镜头

周末过后
说起午夜场
长长的
镜头
身边人感叹道
节奏真的好慢啊
剧中人物
拥有可贵的耐心
陪我们到剧终
毫无怨言
我猜
他们肯定也
感觉到慢
(一切
都很慢)
至少表现得
很慢
那种穿透一切的慢
回想起来
我都有点着急了

+++

保持

她的
意思是
请继续保持
现在这种状态
这是一种什么状态
我不知道我也不管啊
我就这样可别说我耍流氓

+++

讨厌的词语

那个讨厌的词语
真的好讨厌啊
不管它出现在哪里
都是一副讨厌的样子
出现在歌里
整首歌都变得讨厌
出现在书里
整本书都变得讨厌
出现在早晨
一整天都变得讨厌
真的太讨厌了
怎么会那么讨厌呢
也有别的一些讨厌的词语
但是都没有这一个来得讨厌
别的词语只在
特定的时候特定的句子
才显得讨厌
这一个无论何时
不管何地
只要看到它听到它
想到它
就浑身不自在
觉得它真的真的
好讨厌啊

+++

江湖故人

想和你一起
回到童年
慢慢长大

恨不得
马上变老
一起死掉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