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谁 ⊙ 阿谁的灵魂排泄物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2018年第4季

◎阿谁



流氓在路上

一开始
流氓跑得
有点慢
后来
又跑得太快

和氓
飞快地
向你跑去
过几天
流会先到你家
那个氓
要下下个
星期一晚上
才能到

+++

丑男人和他的女人过来了

丑男人和他的女人
从苹果街
过来了
丑男人
真的很丑
这样一个
具体的男人
有他具体的丑
丑男人的女人
长得怎么样
来不及看
也不方便说
丑男人
和他的女人
已经
走远了

+++

送你一颗咖啡豆

咖啡妹
有咖啡味的
手指头
她走在路上
总是
拿出来
闻一闻
要是我经过
她身边
肯定也想
闻一闻
她会
怎么样呢
她高兴的话
笑着
伸过来
一根手指头
不高兴的时候
一转身躲开
如果躲闪不及
她会说
你又来了
然后
送我一颗
咖啡豆

+++

湿地公园

晚饭后坐上圆圈小火车
你们发现这一大片好像
从来没有生长过的丛林
每天都有星光洒在周围

+++

占山为王

如日薄西山般
短暂的停留
和颤栗
有人
称之为占有

+++

布心同事

家住布心的同事
坐在对面
地铁车厢有这么宽
还是让人不自在
人类啊人类
快来
把车厢装满

+++

海港落日

金色鼓点
跳动在水面
安静的人
拍拍屁股
离开海岸边

+++

酸奶寻宝指南

手指笔
划一下两下
不能
解决问题
后来
还是用了
小棍子
才画出完美的
路线图

+++

蓝杯湿几

血迹干了
人还在
人是你在
另一人
暂时不在
过两天

还来

+++

一个人

一个人走远了
一个人还在
一个人
吃掉
另一个人
另一个人又
打着伞
出现在眼前

+++

南北爱

南方人爱着北方人
北方人爱着南方人
这样的爱让东方人
和西方人都好羡慕

+++

舒坦桥

下一个周末
我的心上人
她在舒坦桥另一头
穿过乡镇
回家喝一碗
红豆山药汤

+++

美丽异木棉

十一月是你的
我没意见
十一月是我的
你也没意见
十一月是我们的
其他人应该也
不会有什么意见

+++

利器

尖锐的部分
习惯隐藏
必要时
请指给我
允许
我摸索着
找到
你的锋芒
指头
险些被刺破
仍不愿
停止
你说好了
意思是
可以停止
但我不
我知道

还早

+++

地铁上的女人

地铁上有个女人
像我的舅舅
最小那个
他有一墙壁
录音带
配套
新型播放器
有一年
在外婆家
他穿好新皮鞋
又扒下一只
轻轻
抛过来

+++

牛肉盖浇饭

阳光下
吃午餐的
小动物
不要骄傲
这世上
也有人喜欢
看我吃饭

+++

蚌精来信

一肚子珍珠
想吐给你
像飘着雨的三月
舌头隐隐作痛
南方人来喝
原汁原味的下午茶

+++

大反派

公车上
若无其事
玩手机的人
知不知道
自己的鼻子
歪成这样
照镜子的时候
能看到吧
但是看到的
是反面
如果有一天
他知道
自己的鼻子
是往另一个方向
歪成那样
他还能这样
满不在乎
不管不顾吗

+++

八月夜行人

能干的人
在八月
走很远的路
把夜行人
接回家
匆匆忙忙
两个人
走得
双颊绯红
来到餐桌边
互相
看一看
还真的是
双颊
绯红

+++

门前雪

大片雪花
落在家门口
她在
屋里睡觉
我也在屋里睡觉
梦里听到
她在说
欢迎醒来

+++

你小时候玩过雪我只摸过霜

长江两岸
柳树开始发芽
在此之前
雪覆盖了它
覆盖
所有景物
让人开心的是
也覆盖了
我和你
“今年冬天
我为你衔来
一片雪花”
好看的
两个小朋友
伸伸舌头
切换到
探索频道

+++

一年有几个月

过了一月和二月
是我们的三月
过了四月
是我们的五月
过了六七月
是我们的八月
过了九月
是我们的十月
和十一月
接下来
接下来是十二月
总有一天
十二月
也会变成
我们的十二月

+++

马雅和柴

马雅先生刚来
柴先生是在六月
他撑着船
唱着歌
来看挤地铁的
东方人
东方人的地铁
还没挤完
马雅先生
已经来到眼前
马雅先生不以貌取人
他只是说
肌肉结实皮肤新鲜
是最好的衣裳
说完
他开始
为爱情烦恼
并因此
得到我的同情

+++

五月还乡

行李大包小包
摆满
拥挤杂乱的屋子
爱说话的邻居
来了一拨
又一拨
他们
频频举杯
小口喝茶
交谈中
不忘
偷偷
看你一眼

+++

好看是一种负担

好看的水果盘
水果碗水果碟
舍不得用
放在橱柜里
舍不得用
落满了灰
直到小孩
把它们打碎
才如释重负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