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品专栏 ⊙ 纯粹如雨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多思的年华

◎十品



                                                      多思的年华


                                                           十品



多思的年华
       多思的年华
              多思的年华
……

多思的年华
该是多思的脚手架
       横着的纬,立着的经,架起那永恒的星球,捧起那闪亮的星星,也许并不闪亮, 但心的光         泽洗去那岁月的污垢,洗去那血色的耻辱。迷惘中辩一辨自己的轨道,自己的自转方向。         那星空,那银河,给予的只会是苦苦的探求;苦苦的向往;苦苦的爱恋;苦苦的泪的悲             伤。虔诚的祈祷决不会越过自转的力量。


多思的年华
该是多思的敦煌壁画
       历史——那含悲的沙,岁月——那无情的风,流水——那悄悄的泣声,浮云——那默默地         惊讶。不是无止境的徘徊,更不是徘徊的无止境。那些被掩埋的线条,被掩埋的色调,被         掩埋的飞天,被掩埋的神像,还有那被掩埋的泪滴和掩埋的呻吟。忽然,在一个满是沙粒         的早晨扑入我的胸怀,扑入我汗津津的手掌。拂去遥远的历史,捡起遗失的岁月,永恒的         线一头拴着我的心,一头拴着祖先的心。长江的流水就曾告诉我:它是怎样轻松地揉皱了         巨大的石头,而无力于渐渐升起的河床,渐渐升起的自由,渐渐升起的思想。思想的忧             伤。

多思的年华
该是多思的飞转着的齿轮
       时间是你的而每一颗牙齿,你紧咬着,眉头拧成飞转的圆,你紧咬着,紧咬着噪音,紧咬         着乌黑的油,紧咬着秒针,圆和齿,飞转和时间。古老的的歌谣!在遥远的星河边回荡。         麦熟时节,你低下沉重的头颅,轻轻地哼唱那古老的歌;高高的烟囱,你昂起沉重的头             颅,你没有唱,而是倾听着那古老的歌。立交桥边的指示器,卫星发射架下的仪表,湍急         河道的轰鸣,高能加速器的红色的按钮。哪里需要奋进,哪里就会有你旋转的舞步,时代         的节奏,哪里就会有你古老的歌喉。

多思的年华
该是喜马拉雅山那多思的鱼龙化石
       没有忘记遥远遥远的年代,没有忘记远古远古的涛声,从海底崛起,那时的海水不涩只             咸;站在地球顶端,当代的太阳只暖不炎。古生代的家族们多么的欢愉。新生代的朋友们         多么的和谐。还有我们的祖先的艰辛的步履和创造的喜悦。大地的一次又一次的蠕动,气         候的一次又一次的寒冷。升起的山峦,横流的冰川,沧海桑田,亿万斯年。新的生态更替         着旧得乐园,新的生命代替着旧的繁衍。我们!从你的启示录里看到了我们自己的明天             ——从海底上升到山巅。

多思的年华
该是多思的泥土
       你这大地的衣装,你这母亲的胸脯:你这万物的生命,生命的万物。你这,我们人类的乳         汁。我们降生在你的怀里,你的吻给了我们生的勇气,生的价值,生的温情,生的爱和生         的恨。捧起你多思的泥土。檫干我们满身的乳臭扶我们站起,搀我们走路,创造、奋斗、         浇灌、奉献。把我们的爱情深深得种入你的伟大的胸脯——伟大的泥土!

多思的年华
该是多思的画屏
       每一幅画都穿过永恒的生命,永恒的世界……

哦——!哦——!哦——!
多思的年华
      多思的年华
            多思的年华
                  ……

                                                                 1985年5月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9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