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米一 ⊙ 无处安放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2018年自选诗56首

◎衣米一




◎树

树从手机里面长出来
每一个数字键都长出一棵树
而我,急着要打电话给一个人
我一边拔树一边想
那是一个和我最亲密的人

树拔完后,手机散架,成了一堆零件
我反复做着这样一个
失败的梦
昨夜,手机再一次变成树林
我不仅拔不动那些树
甚至忘记了要拨的电话号码
2018/1/4


◎真的温暖

在冬天喝一碗热豆浆
感到特别温暖
我想起来了
是你给过我的那种温暖
你抱着我
温暖就开始了
是那种从消化系统
到循环系统
再到神经系统的温暖
是贴着骨头的温暖
顺着血流
回到了心脏
2018/1/13


◎雪地

在雪地里,你将看到我
闻到我的气息
我是远道而来的那一个
我不是白色的
因此,所有的白色格外耀眼

这是难忘的一刻
你会受到惊吓
你看着我
来到这雪白的世界
像一个发情的婊子
对结局充满好奇
对你饱含欲念

你将握住我,与我交谈
然后与我共舞
雪地又宽又阔又空
雪地是我的身体
雪地又硬又冷又渴
雪地是我的心

我坚信我是
或许我的祖父地位低微
祖母疯癫
或许我是农民的孙女
自杀者的孙女
2018/2/26


◎德意志少女

“她们身体上的弹孔里
纷纷冒出来一小股烟
而被撕开的肚皮里则冒着热气。”
在德国亚琛市
发生了一场激烈的盟军与德军之战后
少女芭比?登斯克
这样描述她的同伴
那是1944年10月12日的晚上
我还远没有出生
德国亚琛市街头
路障密布。芭比?登斯克裹着毯子
躺在狭长的战壕里瑟瑟发抖
2018/2/26


◎通电

长期低头,患上了颈椎病
买一个按摩枕回来
将颈部放入枕头的凹槽
通电后,仿佛一双手刚好
卡住我的脖子

温度逐渐升高
卡我的手逐渐用力
我闭上眼,让整个身体迎上去
颈部,喉管,海峡,跨海大桥
我那么主动,你却不知道
2018/2/27


◎在上海

上海有一条多伦路
原名窦乐安路。
当代艺术馆对面是老咖啡馆。

大红色桌布
铺在每一张咖啡桌上。
鲁迅和进步青年的雕像立在门口。
阳光照着屋顶
像刀锋连接着刀柄。
2018/2/28


◎剑毒木

当讲解员说到“见血封喉”时
她说,这树剧毒
会在春季开花。

它有乳白色汁液
如果我们有伤口
如果让汁液触碰伤口
我们将心脏麻痹,将血管封闭
将血液凝固,将窒息死亡。

讲解员又说,这树也治病
鲜树汁可强心,可催吐
可泻下,可麻醉。
外用治淋巴结核
种子可解热,主痢疾。

最后,讲解员强调
见血封喉又名剑毒木,使用宜慎。
2018/2/28


◎水草

从梦中醒来,就像是终于挣脱了
水草的缠缚
浮出水面
我睁开眼,我得救了

我让自己继续在水面漂着
感受着
水草在床底下
伸出所有的手脚

昨夜它们很疯狂
有时高高举起我
有时将我狠狠地拽下
2018/3/1


◎可爱的特征

具有以下特征的生物
会被认为“可爱”:
拥有较高的头身比,头比较圆;
大而突出的前额;
眼睛在脸部占的比例大,
且位于头部中线以下;
圆圆的、突出的脸颊;
圆滚滚的身体
柔软有弹性。
这些我缺乏的
我在我家小狗那里
全都找到了。
五个可爱的特征
那么完美地被牠所拥有。
2018/3/15


◎阳光正好

草地上,我和我的小狗并排躺着
晒太阳。我们的身体被晒得
软绵绵,暖洋洋
阳光正好。我和牠心满意足
在这盛景美意中
千万种事物都是沉默的
阳光也是沉默的,它只是直直地照下来
小狗便有了我的尊严
我就有了小狗的天真
2018/3/20


◎四年前

四年前,我们在凌晨四点的时候
看过一次月亮。在海边
对着海平线,黄昏时太阳落下的方向
清风拂面,四周太安静了
只有月亮在天际滑行的声音

四周太干净了,只有月光浮出海面
我们要生死与共,相爱一辈子
当时我们这样想。当时月亮在我们的正前方
离我们这么近。我们不敢说话
似乎一开口,眼前的一切就会分崩离析
爱,也会分崩离析
2018/3/21


◎天涯

在草海桐旁边铺上一块花布
在椰树下搭建一个小人国
没有君王,臣子
只有矿泉水,手机
只有44公斤的我,和4.4公斤的
我的小泰迪,坐在花布上
耳听六路,眼看八方
只有海在前方,再前方就是另外的国
新加坡,越南,菲律宾……
如果我180度转身
一个大国最南端的路
中国,海南,三亚湾路在我的面前
繁忙,喧哗,炙热。几乎每一天
我都走近它,穿越它,离开它
我穿越三亚湾路
向小人国走去,又穿越小人国
向大海走去,将脚伸进太平洋
2018/3/25


◎结果

海芒果,有毒的植物,正在开白花。
旁边的椰子树,有的挂着一个果子
有的挂着一串果子,有的没有结果子
树杆一样笔直,树叶一样宽大。

而我的一个远房姑姑,为了生儿子
连着生下四胎女儿,整个身体呈下坠之势。
我的一个老同学,因为子宫发育不良
不能怀孕,离了两次婚,中年辞世
到死也没有获得人间幸福。
2018/4/12


◎就那么放坏了

红色漆皮包,我很少用它
它被放在书架的一格
和几本书在一起。日久天长
开始掉皮,掉越来越多的皮

这是我今天偶然发现的
我去取毛姆先生写的书
月亮和六便士,这些几乎不会被放坏
这些几乎总是放在心里和抓在手里
2018/4/13


◎海鸟

海鸟在海面上飞时
是变化莫测的
它们的下一个动作
下一个方向
是我的未知世界
它们飞了又飞
一大群
在阳光中熠熠生辉
看起来,不仅仅
是为了活着
也绝不是
为了成为好看的银子
也不是为了让我看到
然后说给你听
2018/4/24


◎布偶猫

纯种布偶猫,拥有盛世美颜
身价昂贵。其中一只
从一个著名城市的
一个富足人家的
七楼掉下来,摔死了
当牠看到那个没有关严的窗户
就跳了上去
当牠看了一眼外面的世界
牠的灵魂
就先于牠的身体长出了翅膀
2018/5/4


◎贫穷

老鼠多么贫穷。它们敏捷灵巧
却饿着肚子
善于翻墙打洞
却偷不到填饱肚子的粮食
一只老鼠,一生要躲过
多少老鼠笼,粘鼠板,老鼠药
才能不死于奔波和陷阱
一只老鼠,要历经多少苦难
它的原罪才会得到命运的原谅
2018/5/5


◎红字

墙上被写上“拆”字的房子
像一个被判了死刑
又无力上诉的人
呈现出破败之象,和倾倒之势
仿佛这房子认识这个字
懂得其中的含义
知道即将降临的命运
我家就有一套这样的房子
我每去看它一次
就多看到一层哲学意义
其中的侮辱和折磨
是霍桑《红字》里写到的
2018/5/6


◎船

这几天,总有几艘船停在海面
日照下的船身
有的红色多一些
有的黄色多一些
明艳和沉静。我认为
它们停在那里
因为阳光和海,船才成其为船
或者,此时此刻
因为这些船,阳光
才成其为阳光
海才成其为海,虽然
阳光大于海,海大于船
2018/5/7


◎夜晚降临

出租车跑十分钟
堵五分钟
车里的我安然若素
更远的风景
更多的人
更纷繁复杂的生活
都在手机里
而车窗外
夜晚降临
仿佛一只最大的鸟
收拢了翅膀
2018/5/9


◎这一天

他杀死女孩后,对抓他的警察说
女孩吊在天花板上的样子
像在为他跳芭蕾
这是我今天知道的
最难受的事情
也是最可怕的事情
那女孩如我,恐惧地颤抖
绝望地痉挛
双眼渐渐熄灭亮光
那被称为父母的人,如我
心如刀绞,彻夜痛哭
从此一边活着,一边挖着墓穴
一边活着,一边埋葬着自己
2018/5/11


◎启示

那时,我正读《圣经》
约瑟的哥哥们
从埃及返回迦南地
驴子驼着粮食。当他们发现
买粮的银子仍在各自的口袋里
便惊慌自问,这是神向我们作什么呢
我被这句话触动
起身离开沙发,就在那一刻
我看到了
花盆里的白掌,正在受难
2018/5/13


◎大海

没有什么比海
更适合蓝色了
如果是在酷夏
海,几乎是最蓝的
而且只涌起低矮的波浪
女士们先生们
在烈日下暴晒
几乎一丝不挂
烈日的舌头舔遍他们全身
有一个孕妇
穿宽大的蓝色孕妇裙
遮盖住
隆起的胸部和腹部
她正孕育着一个大海
2018/5/14


◎爱情

在蓝色和红色之间
选择红色是这一刻的想法
在蓝色和红色之间选择蓝色
是上一刻的想法
在蓝色与红色之间游移不定
那是刚开始时的样子
有一段时光,我年青,貌美
用蓝色墨水写情书
用红色墨水写绝交信
2018/5/17


◎抵达

离开岛,每一次都是以鸟的方式
腾空而起,绝尘而去
但我并不认为,金属的翅膀
就比血肉的翅膀更可靠
每一次,当离地一定高度后
便心生恐惧。但我深藏这恐惧
深藏起自己的破绽。我颤栗着
仿佛即将抵达爱的深渊
2018/5/19


◎希思街夜色
(读格里姆肖油画)

皓月当空。希思街
有雨水,雾气,和路灯的倒影
两边有楼房,有窗户
我猜想,有人的房子亮着灯光
没有人的房子没有灯光
画布上,走在希思街上的人都背对着我
都几乎不发出声音
离我最近的女人
穿有皱折的黑色长裙
她是贵族的。她没有伴
半举着刚刚收起的伞
一百三十六年了,我知道
她是复杂的,潮湿的,老去的
一些事情,静悄悄发生
2018/5/23


◎在日本

1

男人穿藏青色和服
女人穿葱绿色和服,小孩子穿浅粉色和服
一家三口,这样好看地
隆重地出门。他们见人
必微微鞠躬,轻言细语,点头浅笑


2

晚饭后,在周边小范围内逛街
到便利店又取了上万元日币
路上,静悄悄的
只有一对年轻男女手扶单车停靠在路边
应该是一对恋人,或者肯定是一对恋人
小小便利店灯火温暖。有自助式现磨咖啡
有书架,鲜花,贩卖机和取款机……


3

去新宿。又去免税店
一路上,随处可见“江户”“银座”“新宿”等路牌
感觉随时可遇见村上春树,东野圭吾所写到的
那些孤独的人,寂寞的人,满怀秘密的人……
可遇见小津安二郎银幕上的
那对上了年纪的老夫妻,和他们在东京打拼的儿女们


4

去大名鼎鼎的银座
是在看完一本东野圭吾小说之后
其中最美艳的女二号
在银座开西班牙餐馆
她将一个比她年轻十多岁的男雇员
迷得神魂颠倒,她被这个男雇员杀害


5

九月,在银座
用手机拍下
摩天大楼。制服女孩。和服太太
情侣。奢侈女郎。红衣男子
海尔集团广告牌。三宅一生专卖店
走来走去,漫不经心的白鸽子和灰鸽子……


6

听说日本的温泉酒店常常闹鬼
比如没有人住的房间
突然传出女人唱歌的声音
《午夜凶铃》里,白衣长发的女鬼贞子
 是不唱歌的,贞子凄美,无助,总被困在井里
那一夜,她没有来到我住的房间


7

去金阁寺
就去三岛由纪夫写的
那个金阁寺。去那个结巴小和尚
烧毁了的金阁寺。在那里,美先让人心痛
再让人心碎。在那里
美是孤儿
她住在空间之中,时间之外


8

我有一个美丽的朋友
被京都人的生活方式感动到哭
她坐在京都人家的门槛上
一心一意地哭。和我一样
她记起了荷尔德林的诗句
“自然充满着时光的形象
自然栖留,而时光飞速滑行”
2018/5/31


◎开花

她跟我一起,并排走着
突然她的手臂开了一朵花
她的颈部开了另一朵花
非常美,她已经不是正常的女子
她已经不能正常地
与我并排着在外面走
她比我美多了,因为
她的身体,到处都可以开花
现在,她要么将自己插进花瓶
要么,别人将她插进花瓶
2018/6/10


◎空房子

一间没有住过人的房子
没有人在里面
做过饭吵过架
没有人在里面做过爱
它是新的。真是太浪费了
风总往房子里吹
风仿佛在寻找一个人
光也照进来了
像一只手电筒
那样对着白墙晃动
2018/6/11


◎余晖

海面上全是夕阳的余晖
看起来,海边的游人
也全被玫瑰色的余晖所吸引
有的人用手指着夕阳
给另一个人看,有的人拿出手机
将这一刻拍下来
在海边,我总遇见那个
坐在轮椅上的年轻人
因为安静,活得像一株植物
看起来,他对余晖无动于衷
他的父亲来回推着他
因为平静,他的父亲
看起来格外温和,温暖,
仿佛余晖进入了他的身体
2018/6/13


◎另一个名字

几次看向高空,云
都是静止不动的
在浅蓝色的天上
云静止得
简直不像云。也许它是可以
叫另一个名字的事物
比如哲学,审美
正在做着的白日梦
比如我,长时间的痴情
又长时间的无情
一个大帝国
留下的,悲欢絮片
2018/7/5


◎隐形

天快黑的时候
我看到天空只有一颗星
高悬,孤立,散发着微光
像一只唯一留下来的鸟
天终于黑了,已经看不到其他的鸟
或者是,已经看不见其他的鸟
一只鸟变成一颗星星
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
天越黑,它越亮。它具有了
我所向往的骄傲和永恒性
2018/7/10


◎飞行器

睡得正香的时候
我被你惊醒
感觉你一下子在床中坐起
说,这飞机飞得太低了
飞翔的声音就在屋顶
甚至能感觉到床的颤动
但它不会撞上我们
我说,这里是安全的
我指着房子。这里是安全的
我指着床。这里是安全的
我指着心。这里是
安全的,我的手停在半空
寻找下一个着陆点
2018/7/18


◎尘世 

蝴蝶兰死了,只剩下几根枯枝
白色的花盆
虽然不同于棺木
有时也盛放着遗体。
杀人者被人杀,施药人被药救
他们这样祈祷。
有人爱,有家回
活得久。花开一季,人活一世
他们天天这样祈祷。
2018/7/25


◎停水的夏天

停水的夏天
我家的水停得最早
来的最晚
我家在楼房最高的一层
晚饭后,父母亲用提前储存的水洗完澡
换下一盆衣服

母亲换下白背心
花布短裤,白长袖衬衣,黑色或蓝色长裤
父亲同样如此,唯一不同的是
父亲换下的
是单色短裤

他们换下这么多
而我希望他们能少穿几件
如果母亲和我一样
里面只穿胸罩
和三角内裤
这样,衣服洗起来轻松,还少用水

我哥和我弟
在停水的夏天
会一人提一个塑料桶
有时,我也和他们一起
到楼下去
找有水的地方提水
八十年代中期,我们已成年
2018/8/5


◎裂变

上上下下是阶级斗争
左左右右是路线斗争
进进出出
是无政府主义
总之
有你难受的

上上下下是整体运动
进进出出
是直线运动
左左右右是
点射运动
总之,有你舒服的

我们开着
这样的玩笑
在一个叫
量子力学研究所的微信群里
我仍然叫衣米一
而诗人江非
不叫江非,他叫漫游者
2018/8/5


◎我们

我们讨论如何让自己变得一个
短发女人

是将长发齐肩剪掉
还是齐耳剪掉更好看

有人说,干脆剪成小平头
又有人说,光头更彻底

彻底成不是女人吗
彻底成
不是自己吗

不是原来的自己了
我们是不是就格外高兴
2018/8/6


◎养动物

你动了
养动物的心
问我是否可行
会不会影响
日常生活
我如实告知
养动物的难处
上个月我的小泰迪
左眼受伤一次
右腿脱位一次
连续七天
带它去宠物医院打针吃药
做手法复位
我说,养动物前
我必须提醒你
需要足够的时间
足够的精力,足够的善意
我也如实告知
养动物的好处
比如我的小泰迪
天真好奇
聪敏善感
仿佛一个诗人
我说,我养狗
是因为
我确实喜欢狗
我觉得
养孩子如受恩
养动物如救赎
2018/8/13


◎秘境

你对我多次提到木麻黄
你说记忆中的海边
长了大片叫
木麻黄的树
你一边说一边用手比划
那树的高矮
那树林的大小
那海边的寂静
你说,星空下
只站着木麻黄,和站着你
我看到星光
在你的眼睛里闪烁
一次,我们在海边走
你指着一棵象松树的树
说,这是木麻黄
又说,没有被砍伐的树
就是命大的树
我止步,辨认
想象着一大片树
如何变成一排树
一排树如何变成一棵树
一棵树如何
等待那个砍伐它的人
2018/8/17


◎昨夜

下了好多天的雨
今天停了
太阳出来
要将没有过完的秋天
接着过完
我靠着沙发,半躺着
半眯着眼
回想昨夜发生的事
多么不真实
昨夜
有人打来电话
有人哭
有人逝世
昨夜离开的人
再也不重返人间
2018/8/19


◎淹没

7337次列车4车厢的
11A11B11C位置上
依次坐着一个陌生男生
我,和我的女儿
男生一身黑衣
戴耳机,始终
悄无声息地刷手机
女儿穿长款黄色T恤
始终在看一部美剧
英文对白中
交杂着惊叫声,喘息声
痛哭声,和狂笑
那显然是一个
不平静的人生。我
望着车窗外飞逝的
草木,以及海水
在重构一首诗。它最初
是辩论性的,现在是描述性的
这期间,列车进入隧道
发出轰隆隆的声音
比美剧对白更响亮
比惊叫声,喘息声
痛哭声,和狂笑声都响亮
淹没了所有
2018/9/21


◎住在那里

住一个陌生的地方
坐3路公交车
10路公交车
42路公交车
去找那里的
菜市场和超市
去找那里的书店
和咖啡馆
去找那里的浪花和渡船
我想象着
一个陌生地方
我住在那里
好地方
都应该有
浪花和渡船
2018/9/30


◎仪式

十月的第一天,我选择
去海边一个人呆着
在海边,我选择不说话
我选择观看一对蝴蝶
在龙血树周围
上下飞。然后是
一群蜻蜓来回飞。我选择深呼吸
而不是浅呼吸。我选择
呆一上午,而不是一小时
2018/10/1


◎吃空气的老鼠

遇上一只老鼠
这让你惊讶
它是小的,灰色的,灵巧的
不怕人的,不藏在暗处的
看起来还没有通过偷吃
获得食物的一只老鼠
它跑到你铺在草地上的浴巾上
在你的尖叫声中
它立刻离开浴巾
看起来它不是逃跑
而是不屑于
在一个不欢迎它的地方停留
它往沙滩的方向跑去
在上午十一点
看起来
它闪烁着
一种鼠灰色的光
你说“真美妙”
它干净得仿佛只吃过空气
2018/10/31


◎栅栏

栅栏的样子很奇怪
像是长在那里
它没有根茎
不蔓延
不长叶子
不开花,不结果
在时间之上
只呈现新旧
不呈现生死
在我将它
无限放大的
某一个瞬间
它与古希腊神庙遗址的柱子
重叠
它们有了
毋庸置疑的相似之处
2018/11/2


◎它的方式

它神情专注地嗅一棵椰子树下的草
嗅了足足十秒钟。接着嗅沙藤
嗅没有被沙藤覆盖的沙
它乌黑的鼻尖粘上了沙粒
它一路嗅着
遇到一个新挖的土堆,它嗅那堆新土

它热爱世界的方式
就是将鼻子贴近物体,反复嗅
它嗅着中国的草,中国的土
这只泰迪犬
我相信它有赤子之心
我相信它无需承受忧国之痛
2018/11/11


◎回答

“要爱你们的仇敌”
我有仇敌吗
“有人打你的右脸,连左脸也让他打吧”
挨打后,我还有力气送上左脸吗
“你们当中谁没有犯过罪,谁就可以先拿石头砸她。”
那个等着别人扔石头的女人
那个捡石头去砸人的人
那个放下石头,转身走开的人
我更像是哪一个
大半生过去了
大半生捡石头,丢石头,绕过石头
和被石头绊倒
仍然没有脱口而出的答案
我悲伤于
我良善的朋友被形迹可疑的人带走时
我发不出哭的声音,我不让自己发出痛哭的声音
2018/11/15


◎对她说

大口吃菜,像一匹用舌头
将青草卷进嘴里的母马那样吃菜
大口喝水
像一头从阳光照耀的田地上回来的母牛那样喝水
叹息,喘息
但不要像病人那样叹息,喘息
应该像一个女人在交配时那样叹息和喘息
生孩子
像一个人那样生下另一个人
2018/11/16


◎过一个冬天

九点钟起床,煮开水,煮鸡蛋,烤面包
泡好红茶和咖啡
读半小时英文,读半小时圣经

下午出门,去帮一个
北方朋友找房子
她说十二月将来海南岛
过冬,躲雾霾,养病

我和她素未谋面,我和她都写诗
我们将走得越来越近
因圣经和诗
雾霾和病
我们将在同一个岛上过完一个冬天
2018/12/4


◎给母亲写一首诗

有很长一段时间,我不爱我的母亲
我不爱她生下我把我送人喂养
生下我的姐妹和弟弟
把我的姐妹和弟弟送人喂养
我不爱她不为我们敞开胸脯
亮出她的乳房
用更长一段时间,我原谅了我的母亲
因为我也有了工作
我也做了母亲
因为我回头
就清晰地看到了她的同龄女性
那是中国的,集体的,在乳房的位置
不是偎依着婴儿
而是佩戴着像章的女性
如今我常常念起她
如今她在湖北我在海南岛
冬天到了。她在湖北寒冷的郑十八村安度晚年
我在海南岛炎热的三亚渐渐变老
我们偶而团聚
我已经习惯了她的话题里
频繁出现五十年代,六十年代,七十年代
此刻我对她的想念就是对她的爱
我写这首诗,就是对她的爱
孤身一人时,我嗅自己
我嗅的是她的气味,爱的气味,老的气味
2018/12/9


◎骚动

我惊讶于鹅蛋的个大
在超市里
当我第一次看到鹅蛋时
我潜意识里就出现了一个鸡蛋
一个无中生有的鸡蛋
就此来到一堆
看得见摸得着的鹅蛋之中
那么孤单,小众
但我感觉到
这些蛋
开始骚动起来
仿佛我是将一只鸡
放进了鹅群里
我甚至听到了
一只鸡的叫声
和很多只鹅的叫声
2018/12/12


◎从苏轼到卢多逊

在古代
朝廷将不听话的重臣名仕贬到海南岛
让他们远离京城
让他们被海峡所困
承受苦难,孤独,贫乏
让他们在蛮荒之地
无对饮之人,无用武之地
徒有精忠,无从报国

于是,他们踱步斗室
爱笔墨,词语,山水
爱孤独,贫乏,和蛮荒
这些罪臣,一边梦回朝廷
一边痛饮苦难。他们
或者死在回中原的路上,如苏轼
或者死在岛上,如卢多逊
2018/12/13


◎走在大街上

我们来演戏
你演如何死
我演如何活

你表演了
一个手术并发症
一场车祸
一次痛不欲生
一次走投无路

我表演了
对酒当歌
打碎骨头往肚咽
吃下不舒服的东西
及时吐出来

你成功地死了
我继续活着
你像一个囚徒
困在墓穴里
我像一个自由者
走在大街上

你不再
需要天亮
我等待天亮
2018/12/14


◎杀死一个海

杀死海
杀死它留有
海草青味的嘴巴
杀死它蔚蓝色的眼睛
它正看着我们
它的眼睛过于大
过于深
过于干净
像一个孩子
面对一个
眼睛又大又深又干净的海
我无力举刀
我泪流满面
我一生
只能是这样一个人
海被别人杀死
2018/12/15


◎我们不一样

2018年,他们
穿黄背心,聚集在香榭丽舍大街
盾牌,催泪弹在他们的对面
烟雾弹在他们的上面

我们不一样。我们习惯了低眉顺眼
习惯了
出门戴口罩
说现世安稳,岁月静好
2018/12/22


◎喑哑时刻

瘫落在地的绳子缩成一团
扔在一边的裤腰带缩成一团
用过烫发剂的头发缩成一团
被扯断的蚯蚓缩成一团

锻打中的钢铁缩成一团
家暴中的妇女儿童缩成一团
我在一首诗中
写下失眠的我缩成一团
寒夜里的流浪汉
熟睡在中国银行门口缩成一团

悲欣缩成一团,尖叫缩成一团
2018/12/30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