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九首)

◎薛松爽



流星
 
我住在这个灰暗的小城。
高速公路的利刃插进一个个饱满的梨子
它是遗弃一旁的皱纹密布的干果。
我在窄街道上走动
想像着去会一个未曾谋面的情人
常常这样。我年纪不大,未老先衰
孤单的影子后,塑料袋随风飘起
孩子和狗擦肩而过
来往的脸孔黯淡,我看到蠕动的白骨。
拐过石牌坊,又看见了那个女疯子
她在雨中歌唱。我默念一声:妈妈
妈妈活着时从没这样 

墨面

我将沉重头颅缓慢转向尘世
我不能称为孝子。母亲已长睡
父亲独居,背影孤独
一个无雪之冬,我忙于治疗
女儿的近视,妻子的散光,自己加深的飞蚊
症。我知道雪会从春天下起,直到盛夏
我自清点猪头和乌鸦
转身。相遇夹缝,悬崖
落日无边。我仍是向日葵
有泪水可以转化
独自变得成熟。从什么时候起
我面对世界的脸开始变黑

铜像
 
送女儿去幼儿园接受人类的教育
小身影在长方教室里蹦跳,欢笑
哭叫......外面,法桐,汽车,城管
菜市刚刚结束,一地的烂叶
一位母亲倒地。人们走来走去
我看到那尊铜像:半锈蚀的身躯
仿佛烙刻的未知字母------矗立于原野
破损的面容亦看不出悲喜
总有鸟儿头顶栖落,便溺
冬天,原野垂落,开阔。它的肩部冰凉
悲伤清晰的面容下一刻就要显现

母亲
 
母亲昨夜入梦。兰袄,四十余岁
径直入门,对睡着的我说话:
我不放心。你看,小妮儿的棉衣都不合身
可我的手已不听使唤,拿不动剪刀
孩子小,要多抱,多笑
最好的时光,不过几年
最苦的日子,转眼即逝。
屋宇亮如白昼。母亲转首
说出最后一句:诗要少写
哭,永远比诗歌重要

荷塘
 
那么多人站在荷塘里。新年
那么多人踩着淤泥,手指粘着冰凌的刃光
他们昂起头颅,高歌,欢笑。没有一人
顿首。是的,没有一人因宿醉失声恸哭
这么小的池子里竟然容下了这么多人
乌黑的头颅,一个个喜气洋洋,举起
香槟般的莲藕庆贺。只有一个
抬头看高处的一列火车呼啸而过
 
站台
 
深夜鸣笛。拉长----一个婴儿的哭啼
分不出面目的人群
恍惚的鱼鳞。一次次被刀背刮去
天欲明。我要借用一盆浑浊的盐水
炖一锅热腾腾的鲜汤,端给
我的人民,凌晨归来的灵魂。
灯火熄灭而黑夜悠长
长大的孩子等在无人的候车室

独山

其实,它城市边缘的圆锥形隆起更易描摹;
它春日弯道上被绿色卡车撞碎的少女
身躯更易处理;
它根部埋藏的硬玉更易挖掘,琢磨
一次次戴上相似的纤白手腕;
它身边的名白的河流更易泛黑。
其实我并不乐意随人流奔赴你三月三日的灼热庙宇
我于山脚下油菜田的行走
这无边的金黄覆盖整个民间
田埂上奔跑的孩子,每一个都是芬芳的
每一个阴影中都有蜜蜂的细小尸体

柳林

我躺在柳林的人口。整个上午
阴凉的林子不断有人进入
没有看到一个走出的人。也许他们
呆在里面,也许自别的通道出去了
一座林子有着数不清的出口
而我守住的,只是一条贴近河岸的逼仄小径
柳林的深处我从没有真正进入过
我看到风鼓动柳枝,改变着天空的颜色
上午青色的天空,转成下午的灰白
现在已成为橙红。一大群鸟的余烬
从天空的尽头飞回。这栖息于地面的鸟
有着深不见底的远方。那些人都去了哪里

春分
 
中饭时妻子说起同事检查身体的事
医生告诉她子宫内膜增厚
要几天后结果才能出来
医生说年后已经有三个被诊断为癌了
说着的时候手上择菠菜的速度不停增快
近来她讲过几次了
腰疼,小腹疼,夜里醒来睡不着
我没有接话。白色蒸汽外的院子
阳光明亮,昨晚的北风已经止息
不远处田野的几株桃树
显现了几团模糊的淡红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