秀实 ⊙ 空洞盒子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穗园5首

◎秀实



[穗园5首]

秀实

01
[惊蛰重过穗园]

潜伏着的想念终于苏醒为生存的触须
春日伊始我重过穗园小区
那些茂盛的树木恣意地繁殖着
不知道下一次刈割的轮回
感到颓唐的是,那长久不変的街景与栏栅

通往旧建筑的阶梯寂静无痕
水泥地上投影着筛子般的光阴
我寂寥地走过,梁柱后的大门内
有身影如褪下锦衣华服的往昔

万物也都苏醒剩下一头小小的兽仍睡着
那样也好,可以让生命好好地歇息
那段岁月已是全部,余下的不过虚构
穗园小区的一切都依旧,我仍坚持
生活如等待一次相聚的依旧

02
[惊蛰又过穗园]

我在树影与灯光下穿过了永恒的日子
生命里所有的色彩与温度都已然出现
在有红绿灯的闾巷中,一切却如禾穗般简单
一个信念孕育在夜间,在梦里,复在清晨的雨水声中

龙口西路是一条短促的河流,但流水平静如惦念
店铺灯火亮了又熄灭,人脸桃花般往来
我宁愿无名,宁愿让一个爱可以轰然的来到
那些文字的声与色,都装点着妳的朴素无华

简陋的旅馆内,困锁着一个洒落微雨的夜晚
寒意在这个惊蛰中悄然来临
想念着的柔软,想念着的体温与宁静话语
远离繁华,拒绝盛世,是我的暮年

03
[大寒日过穗园]

所有落下的叶子从不曾返回枝桠,我看到
许多曾经坚持守候的亊物都在泥土中腐朽为萤
那个空间仍清晰无比,床尾是简朴的木桌与一排窗
笔与纸张,化妆品与首饰杂乱的置放其中
左侧是厕与沐浴间。那临街的夹缝有光
或晴或雨的一只小窗。记忆中的水声从未歇止
南方的夜总是柔软的,如有温热的瀑布流淌过
整个平原。以双手来摸索甜蜜的梦土,梦是另一种
伦理的存在。它会起伏会呼息,它有色彩

大寒夜我瑟缩地走过穗园小区只因
我仍坚持着。眼下的龙口西灯火疏落。两旁的大树
枝叶更浓密而树椿上系着许多休歇的共享单车
那间路旁咖啡店换上了莫吉托的名字让我联想到
对善的固执,清醒和昏醉的相补与相依
而我还想到失落了的岁月和性。它真诚而简单
再不能带有任何的诠释。厌倦了世间的话语
只因它极为单薄,井夹杂了许多的偏见与傲慢
无惧于穗园缓慢的変改,牵挂却总是存在

04
[春分复过穗囩]

万物都复苏了惟独我仍坚持不醒来
帘外早上春光明媚午后春雨霏霏
一切皆在沉默中生长与死亡,井相互攻讦
而穗园小区,马路是曲折的河,楼房是
峦山叠翠,到处都艳丽如玫瑰而你仿佛其中

时光好悠长,让其余所有的都枯槁
而穗园小区却依旧风光如昨
连绵的栏栅与宽大的梁柱,老树成群黄了又绿
在穗园,春天不是季节,是简纯的爱护
再经过这里时,才悟到牵挂即万物想念即命

05
[小雪后重临穗园]

所有亊物或在一场雪后慢慢消融
那些店铺曾经展现了一种生活上的微细的爱
而如今只剩下一间咖啡店与道路两排的树木
子夜时份我穿过这里,那空间如此奇幻
予我一种隔世的熟稔与重新
漫天都虚晃着灯火不曾有过一场雪
南方的爱没有雪只有细雨纷飞
我想到伞下的细语叮咛与那细致的侧脸
时光逝如滴漏当晴空现出时景物都変改
我以永恒的诗句来抵抗遗忘的古老
穗园如此安静,它知道一个孤单的夜行人
别具伤心怀抱。此时所有都是对我的
关怀。两旁的树木静默相望
它们的躯干柔软叶子有绿绒般的温暖
莫吉托咖啡店的灯火停歇在栏栅与玻璃门上
如同所有的都可以重新寻找回来
我在小雪后重临穗园,感觉消失的也善良如此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5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