痉挛

◎余幼幼

十三月

◎余幼幼



1.
开始的寂静还不成规模
叹息退到胯骨以下
无神的双眼
对准脱水的倒影

他们排泄掉一些
属于自己的成分
再排泄掉一座码头
不许身体靠岸

裤子垮到小腿肚
露出玩弄过的东西
再玩弄一下

他们四处悬浮
几乎就在同时
猥琐的一面
掉进马桶的漩涡

2.
楼与楼之间
是他们的牙龈
泛黄的烟牙落满地面
等着雨水来漂白

好多雨
既把他们弄哭
又把他们泡胀
雨不结晶
却让天空凝固
成擦不去的橡皮

他们都不太团结
各有各的心事
原本等雨的愿望
既庞大又恐惧

3.
岛屿的南方和北方
各是鱼头和鱼尾
对角线穿过
一滴水的眉心

水来自鱼的眼泪
鱼来自陆地

他们走向大海
且让身上的鳞片
保持兴奋并发光

双腿之间
的缝隙慢慢长拢
直至连在一起

有人跳入海水
用鳃呼吸

4.
背景皆在移动
神从中挑选出几种颜色
粉饰人类的荒唐

手脚均为道具
钻进被窝
继续表演和发芽

他们配合舞台角色
繁衍后代
但从不让其存活
怀孕的污垢
盘踞在腹部之中

当太阳跳出地牢
他们融合为
黑暗的体温和
无辜的性命

5.
他们拿出
自己的弱点
蘸食盐巴

在舌头上开孔
引入光线
照亮静止于口中
的菩萨

他们只是略微地
尝到了清凉
便把多余的头拧下
让风端走
去换取更多骚动

从树林走向结束
朝一枚果实开枪
爆浆的瞬间
想谈一场恋爱

被所有落叶
所覆盖的
恋爱

6.
每一天都要加速腐烂
去充当自然规律
的肥料

他们停止进化
戴上镣铐
一起下地狱
触底又反弹回来

成为信仰本身
在他人的灵魂中
随意出入

灵魂即衣服
脱下与穿上都同样
让人上瘾

7.
把辨识度降到
光谱以外
什么样的人在权力
的照明下
不肯挪动屁股

气温攀升
臀下的座椅也在融化
座椅里的瘙痒
向四处蔓延

他们结伴去看一场火灾
把火势情况
告知一潭池水
池边的柳叶低垂
轻巧地割破了血管

他们再三确认
伤口是否值得愈合
手腕是否必须亮出来

8.
划出心痛的区域
准备种些花

睡不着的时候
他们还得起床
清洗花瓣

一朵接一朵
擦干净落在表面
的灰尘和睡意

永不疲倦地开放
便是他们
想要经历的凋零

9.
雷声穿透墙壁
来操他们的耳朵
直到没有其他杂音

轻生的灵感在
浴缸中下沉
沉到负一楼
与其他死者平行

出于保险
他们又在头顶
吊了根自由的绳索
让人可以
如钟摆
左右晃动

10.
他们贩卖人渣
在街边流汗
汗水汇入江河
湖海
混入海鸥的粪便

他们从市场上消失
流入人群
太阳大得把
心肺肝胆全部烤焦

他们和人渣并行
交织成一堵密不透风
的人墙

他们来不及数钱
趁热气散去
人渣再把他们卖到
凉快的地方

11.
生病不解恨
卧室悬挂滚烫
的额头
吃药不解恨
仙人掌率众生
去致幻

他们为医生准备
镊子和剪刀
为自己准备
精神危机和床位

他们需要病友
一起去进行化学反应
把繁复的世界
还原成乳白

12.
他们指着血管
渴望它清澈
能养活金鱼和水草

他们向城市倾倒
狗与浪漫
雾与波拉尼奥
多边形与污染

用多少假象
才能把绝望的人
拉回
母亲的子宫

用多少无所事事
才能堆积
少有的晴天

13.
刽子手吹起口哨
形势一片大好

他们风风光光地
谈论投胎
生火烤熟自己
的颈项
去喂锋利的铡刀

他们从不告别
也不阻拦
时间把所有过去归零

再次说起什么
他们已全然记不清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