蝈蝈 ⊙ 迎风站立的虚空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胸中丘壑(组诗)

◎蝈蝈



菖蒲

我要拦住秋风的去路
以我扁平的躯体,在对决的坡地里
积聚缓慢而持久的毒。
我要拦住大地上唯一可用多种面孔调色的
老虎般的金色池塘,这漫山遍野奔走
收集我聚敛数年的泥土的魂魄。
你是我赖以炫耀的河流
溶解所有不存在的风以及飞起的石头
白菖蒲,蓝菖蒲,黄菖蒲……
大地的夜曲,梦境的狐狸,亚当的园子……
我要拦住所有万箭穿心的秘密
将你身体的氤氲交付给秋天的水域。

理发店

往往会有光线涌入,如果你留意的话
它在脚边像幸福一样慢慢减少

很多个下午都在剪刀下零落
某个人进来,变成另外一个人出去

头发越来越稀少的,其中一位
他把忧愁大多数遗忘于此

有人断定理发师是孤独症患者
她喋喋不休像要把所有的叶子堆满小店

许多人,把头发出卖给时间
缓慢生长然后按时交由理发师打理

谁都无法逃避身体某个部位的枯荣
这家小店,只做删除并不记录

当黄昏降临,那些带有隐秘身世的
死亡的毛发会有一些被某人赋形

旧时琐记

顷刻间,
荒野上的道路变得明晰
在一张旧草纸上
成为通往圣山的曲折捷径。
山居者是一千个还原本来面目的石头
浑圆,光滑,刻着畋猎归来的汉字

许多年之后,我们坐在书堆里
像论道者一样脸上布满阴晴不定的皱纹
当你问及传统和现世,
我和众多冷漠的人一样嘴里吐不出花儿来
连复述都不知所云。这一代或几代
从信仰的暗河中迷失

每当月光倾泄,
我总是在这样的幻觉里无限忧伤。

南山记

像鹰一样,我可以继续往南盘旋
浑身披挂寒霜给予的亲吻。我可以
不假思索忘掉谜一般的来路,
跟随风,一路向南。
大地由昏黄渐变至葱笼
一曲终了,南山横斜
凛冽的目光抬高我幽暗且嘶鸣的翅膀
田野,这最后的绅士祭起青烟
无畏而伤感,恍若月光。
请告诉我父亲般沉默的南山如何能飞越
它藏匿了一个个谜底,
一些不能揭开的隐秘与私情
含羞草闭合眼帘,衰草燃起火光
一个人的南山,
关起荒凉。
我会径直扑向迎面而来的烈日
它是翻越时间豁口的密码
当昨日消逝,
我已经驻足于并不存在的南山之巅
像一粒种子,被它冬藏。

白鹭

不经意间,
它就是河道里飞起的一块石头
沉默,舒缓,闪着暗光。
它击打游子的心
并与世上的人保持距离
翅膀凌空时,仿佛一朵打开的玉兰
我甚至连它的幽香都寻觅不到。
那些年,河川点着
一万枝烛台,
它们给归来的人指点路途
迷路的人心底像水一样清亮从容
风吹着口哨把土路刷白。
白鹭仿佛梦境
在河对岸长久驻足,它能听到
烛台下的精灵未曾污染的喜悦与执拗
而它始终一言不发,
如同风雕刻的玉兰树,摇落满身银两。
现在它仍旧一言不发
河道里流淌欲望丢弃的毒
好多人背井离乡,沿河而下不知所踪
清静的白鹭,
听从了河川的建议。它留守于此,
成为会飞的姑娘。

山水小记

有人喜欢居于山,
时不时会拎着酒壶下山观水
山野之气可以融入水中
如红唇接纳了火焰。
有人则喜欢临河而居,
每日晨起,听风声摇落树叶
跟随汩汩流水
轻抚玲珑之琴顺流而下。
山水就这样在情绪的判定中自在逍遥
它们是共生的一对恋人
不分高下没有尊卑
襟抱无垠,没有来世更无今生。
好多人都已从山上下来
他们选择借水飘流,
留下孤山在静默中安眠
它不广阔,也不丰美
一担水要用一生的时光去挑走。
好多人成为被水迷惑的游魂
迷宫里的伤心者,
把自己变成纸船交给这无边的流逝。
而山水仍在交出它们的爱情
回乡的人如草木
被山水原谅,并收藏。

寒鸦

某些时候,它比黑夜更黑
是一块隐藏泪水的水晶,收起光芒。

在闭合的书页里,
文字给予它无限丰富的注脚——
太阳里飞出的黑色闪电,它以歌唱的咒语
唤醒万物。它召唤同伴
制造了令人生畏发足飞奔的乌云。
知恩图报的幽灵,成为
被赞颂的诗句
直到浩瀚的传统被丢弃,关于它的描述
像一缕阳光被埋入旧时代的典籍。
它的歌声
是死亡的预言,背负着诅咒的坏名声
清晨的清啸带走消逝的灵魂。
它是可怕的不眠之夜的一颗行星
“我永远得不到足够的热量,所以我燃烧——
因冷而烧成灰烬。”
它具有双重标准的命运,
是恐惧、孤独的黑暗,也是聪颖、辽阔的光明
它是辨明迷宫般数字的萨满,
却无法获知自己在另一族群的命名

被曲解的寒鸦,
离人群最近的隐士,而你却说出了人类的寓言。

(刊于《飞天》2017年1月号)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8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