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次要诗选21首

◎天然石





自虚无的某处
隆冬十二初月
商丘这块肥肉
被雪分食切割






这个被雨侵犯的下午侵犯了我
身上一块皮肤
被一枚钉子反复切割
丁子半裸于雨中
无辜,骚乱,锈迹斑斑
像撒旦遭遇撒旦





例证

那我一直渴望
未得而已失的
原来是水上的一块木头
不大也不小,真实又虚无
假如我攀上去
它将刚好能满载着我
漂泊于只属于我的
地狱和天国






当然诗早已存在,若要创造她
实在妄想。她就在草尖上栖息
也许她正在风中畅游,在一片
云上你准能找到她,在梦中你
和她恋爱,清醒时她正和你闹
分离。你曾注视着她消失于你
之中,说不定她就是你的注视
你想抓住并拥吻她,可是一如
既往你失败了。她总不是你想
要她是的那个。你想呈现她依
你自己的方式,方法当然有多
种,你必须动用你的全部。要
用力,不怕劳苦、繁琐,反复
动用你拥有的工具:修辞、韵
律、比喻,这些当然必不可少
但不是全部,没有全部。你必
须努力接近这个全部。爱上她
成全她,在她还是部分的时候
这需要的不仅仅是技术、经验
时间,还需要一点诚心和运气
可以不要运气,但必须有诚心
若你不过是玩玩而已,这当然
没有什么不可以,但你甭指望
她忠诚。若你对此根本不在乎
那你可能成为任何人除了诗人





幸福:一个脚注


幸福就是以爱自己的方式爱世界
幸福就是以爱世界的方式爱自己
幸福就是不断地重复做一件事
然后习惯这个重复,然后爱上这个重复
你准备好继续做你自己了吗?
你准备好不做你自己了吗?
你在准备吗?你准备了吗?
幸福就是做和不做,想和不想,是和不是
幸福就是不幸福时大声说:我不幸福
然后说:我当然可以变得幸福
然后忘掉说过的一切,没有
任何原因,仿佛什么也没发生
幸福就是什么也不为但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
事实上并没有什么不妥
幸福是我爱上你时,你刚好也爱我
若你不爱我,我知道那是为什么
但我依然爱你,不为什么
幸福是沉默





流浪者

你的护照呢?
不知道
你的名字?
不知道
你来自哪里?
不知道
你的祖国呢?
不知道
你的家人、亲戚呢?
不知道?
你的朋友呢?
不知道
你要到哪里去?
不知道
你为何出现在这里?
不知道
你是男——女?
不知道
你知道什么?
不知道

这是你的背包吗?
不知道
你能打开吗?
不知道
这些都是你的东西?
不知道
你为何要带这些东西?
不知道
我们不能放你过去你可知道?
不知道
你在戏弄我们吗?
不知道
哈,你还会说点别的吗?
不知道
你被捕了你可知道?
不知道





一支歌

在路上走着
突然掉进了一条沟里
我就等着一条鲸鱼钻进我的口袋
我等来:嘲笑,疯子,蠢蛋,傻瓜
安抚着,我把它们当做鲸鱼放生了
然后继续等待真正的鲸鱼
直到它们完全彻底真正钻进我的口袋
我想这至少需要一刻钟
所以你有一刻钟的时间用来准备诸君
先来条鲸鱼打打牙祭怎么样?
清蒸,红烧,油炸,水煮,都值得一试
试一试你的诚心:预付款是n元
行动吧!你有疑问?
来四条鲸鱼怎么样?
清蒸,红烧,油炸,水煮,都值得一试
吃饱喝足你将更有力气质疑
行动吧!你有疑问?
你自行到我的口袋里来找答案吧
你会找到答案只要你没被挤扁
你会发现被挤扁就是最佳答案
最佳答案:挤——扁
预备——





梦中的一个场景

风,熄灭自己又点燃自己
雨敲打窗棂说:让我进来
我让它进来,它却跑开
一个人沿着我的失眠反向我靠近

我跌倒了三次,为了捡拾一个滚动的小球
它来自一个哭泣的孩子的求助

我觉得我要失去你了。当球在我指头
旋转,我正在世界上旋转
我预言我将有幸活过今天

孩子破涕为笑,当我把球放在他手里
他再次把它扔出去,那样远
我以为它准会触碰到你

我向你奔跑。为了提醒你危险
因为那个靠近者亮出了他的凶器:无助

而你哪里都不在。你是谁?为何存在?
告诉我我将如何保持安静,面对
孩子的斥责和陌生人的审视
在床上。午夜零点。雨。





边沿
——列子


我乘着风到达了边沿——
什么边沿?有待确认。

世界将从这里开始——风说。

这里是哪里?我只从我开始。
有时我开始的如此缓慢,
仿佛根本不曾开始。

你只是不信——风说。

不信什么?我不信我已经
很久了,以致于我无法拥有我了。
于是我快速地开始。
开始什么?不得而知?

你只是想要速度——风说。

也许你说的对——我可能要迟务。

这未必是坏事,也许——
多久:一分钟?一天?一年?一世纪?风说。

不,一个词而已。

你不可信——风说。

这么说你确信了。

我不确信,风说,所以你要给出解释。

不,已经太迟了。

什么迟?——风说。

一切,一切都要结束了。

结束就是开始——风说。

可开始也是结束。

你在混淆概念——风说。

不,我在试图解释。

那你解释吧,简洁些——风说。

一切都结束了。

你陷入了自我——风说。

自我陷入?不,我早已走出了自我;
那样远,我甚至触不到自我了。

那意味着得或失——
那你现在是谁?在何处?风说。

在边沿,我想。

什么边沿?——风说。

一切的边沿——也许?

不对,一切是一,你只在一的边沿,
如果一有边沿的话——风说。

一没有边沿,我想,只有边沿才有边沿。
我在边沿的边沿,定是这样。

不,你只是在你自己的边沿——风说。

那么说我即是边沿喽。也许你说
的对,不过现在我只想走进
我里面去,重新拥有我。
如何做?请给个建议。

什么都不做——风说。





斯芬克斯

嗯,斯芬克斯就是我。既然你胆敢只身前来
想来已有必胜把握。那么接受我的问题并
即刻给出答案,否则死:我为何要设置问题?

就这些吗?来者说,这问题简单至极
回答它亦如呼吸。假如我还是个孩子
我会即刻给予答复;可是我已过了那
个逞强好胜的年岁,稍待片刻又有何妨
且容我把一个疑问宣讲:它日夜交缠我
让我耿耿于怀、受尽折磨,若不能得到
解决,一切对我毫无意义,死好过活着

什么问题?说来听听,若真有趣
我的问题置后不是没有可能

您是不死的!这不是真的吧!来者脱口而出

此话何意?!大胆。无理。放肆至极
若非我今天守斋,定让你身首异处无疑
我自然是不死的。毋庸置疑

恕我冒昧,何以证明?
请发慈悲,感激不尽

放肆!你在挑战我的底线。可怜的
凡夫俗子,无知和好奇会枉送性命

请发慈悲,解除疑虑
虽死犹荣,感激不尽

滚,在我还属于我之前——消失
即刻。马上。否则碎尸万段

于是那人有命过了关




读者

在这个世界上一定有一个
我不认识的女孩爱着我
当她读了我的第一首诗时她预备爱上我
当她读了我的第二首诗时她便爱上我
因为在诗中我是如此真实一致于
她定要真实地爱上我才能继续阅读
当她读了我的第三首诗时
她说妈的,该死,我爱上一个诗人
然后她把所有诗连同对我的爱
一股脑儿扔进了垃圾篓
于是我失去了一个爱人
在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

眼下我正附身垃圾篓翻找我的诗篇
好把它们重新呈现在世界面前




你不是你所是

你注视着太阳,你不可能得到它
你注视着它,你得到它的衣服——光
你穿上它,你不可能变成太阳
你穿上它,你在发热、发光
你理所当然地认为自己就是太阳
你穿梭于人,人人都走向你因为那光
你宣称你就是太阳,人人迅速躲避你
为了不被你灼伤。你感到真正满意
解释说你是此而非彼太阳,你不伤害人
只救人。人人从他们躲藏处走出来,向你
围拢。他们爱抚你的光因为他们也想拥有它
你吓止此举:警告说它能伤人,它是
专属你的。他们根本不听。他们做得更甚
争抢着要把那光衣从你易主他们本人
你发火了。威胁说你要使出你的杀手锏了
除非他们即刻住手否则后果自负。他们
毫不理会。终于,他们成功了。你失去
你的光,它在人群中来回穿梭,煞是好看
因为人人都想第一个把它穿在身上,结果
无人能穿上。一致于场面失控。衣服被破碎
成条条,块块,斑斑,点点,攥在人人
手中,他们个个心满意足,爱抚着把战利品
扔在路边,然后吹着口哨大踏步走开
你不忍无视此景,走向前去,爱抚地收拢起
那些破碎,因为它们本该是属于你的。然后
无比欣赏、真正满意地再次把它们丢弃






堕落或其它


接下来我们谈谈堕落
我们还未开口就不再认识彼此
你是雄还是雌?
我是警察不是诗
他不能确认自己在墓穴还是在吃蜂蜜?
堕落已全面开启:
石头一不留神堕落成泥,苹果堕落成梨
男人堕落成风,无孔不入
女人堕落成口袋,装!装!她大嚷
孩子堕落成羽毛,踪迹缥缈
活着的堕落成“应该”
死去的堕落成“但是”

应该还有别的话题值得一扯
但是,需要完备的尚未完备
需要很多,但首先需要你加入我
可是你已不再是你,我也不在是我
唯有堕落是真实、可靠的
堕落——因为需要,需要——堕落
预备——或早已开始





无题

一只小鸟在枝头歌唱
冰和雪统治的王国摇摇晃晃

一颗子弹,按照事先被
设计好的方式将它洞穿
何其凶险,这如期而至的灾难

鸟儿坠地而亡,血和雪互相劫持
美趁机扩充规模,残酷的创造
鸟的哀鸣加速度终结了诗情







在空中,天空是属于它们的
在地上,大地是属于它们的
在水上,试探性地,水也是个属于它们的
因此它们自我命名为鸟
但是有样东西总是会从意想不到的
地方袭来,准确无误地刺穿它们的身体
在猎人,那是子弹
在商人,那是钱
在政客,那是权
在诗人,那是词
但它们已习惯,根本不在乎,照样我行我素
仿佛这习惯就是他们还击的方式
仿佛死只是习惯中的一部分
它们习惯地习惯着一切





倾听

用我的左眼,我倾听你
用我的右眼,我写诗
用我的左眼我倾听到
你的在,曾一度地不在
用我的右眼我写了一首
虚无之诗,关于存在的
用我的左眼我走向你
用我的右眼我进食
左眼和右眼的距离
是一首摇篮曲
你正在配乐
用无视
我正在哼唱
用沉默






站在窗前,哦,姑娘你就是一扇窗
不,你是世界,透过
窗子你诉说着你自己
假如我是恋人不是路人
假如我是路人不是诗人
我会把窗子拆除
让世界回归世界

而我能做的无非是个思想者
面对你无比真实的存在叹息频频
垂下头因为路滑
加快脚步为了躲避大雨侵袭




一个夜晚你醒来

一个夜晚你醒来
一个像白天一样的夜晚
你睡下时太阳正升起
像月亮一样的太阳
从眉毛向着你的梦升起
在梦里你正驱使月亮越过一个小水洼
你失败了。月亮溺死
然后你驱使溺死的月亮越过小水洼
你失败了。你烦恼一致于你醒来
月亮出现在你的窗前
像太阳一样的月亮
你邀请它和你对饮一杯
你失败了。你再次沉入梦乡




窗子

——窗外有(是)什么?
——另一个窗子。
——另一个窗子外面呢?
——还是窗子,窗外只有窗子,没有别的;
       透过窗子你只能看到窗子。
——为何要建窗子?
——为了用它看另外的窗子。
——不要窗子可以吗?
——可以,那时一切都是窗子。

——窗內是什么呢?
——窗子,还是、只能是窗子。
——太可怕了,我想逃离窗子。
——不可能,你就是一扇窗子。
——这怎么可能呢?你在开玩笑吧?
——你的疑问是另一扇窗子。
——这太好笑了,你是骗子。
——这是又一扇窗子。
——我对你无话可说,再见。
——这又生成了一扇窗子





无题

活到一百岁的人的好处是
可以看到活到九十九岁的人如何死去
如果他还能看

活到九十九岁的人的好处是
不必再为活到一百岁而操心
如果他还有心

读到这首诗的人是多么不幸
如果你正好处于九十九岁和一百岁之间
接下的问题可能会让你产生不适
你是否还属于你?
上帝有没有找过你的麻烦?
你对世界可还怀有意见?






关键词

1,网

要怎样撒网
才能成为一个帝王
他有无数个妃子
日夜为他编织他的所需:
一条明喻,一条隐喻
在指的丛林

2,路标

这路标没有指向
你何时来,女王
我正用世界为你加冕
凭一夜之光
在所有(你必经)的路上

3,高贵

我有明目皓齿
只猎取最值钱的东西
鳄鱼的屁股
屁股上的皮

4,一滴水

这里悬挂着一滴水
等待着宽恕
不存在的不需要水滴
存在的宛如水滴
跌落是种警示
无序中的有序
水救赎着自己

5,在

我在你在的地方
我不在你不在的地方
有你的地方叫故乡
没有你的地方不存在

6,女画家

女画家在画面包
吃面包就着花椰菜
她不会画花椰菜
她用你替代

7拥有

我拥有一个碎片
你的,10克
消磨着我
在我的右眼
整个的

8,一次

一次,不对
多次,许多次
为了拯救自己
我正屠杀自己

9,关键

关键词就躲在关键背后
关键背后都是什么?!
去寻吧:关键的背
背着关键,以防一万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