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它风流,让它纯粹

◎张耳

你错过鸟,鸟错过你

◎张耳



关于鸟的短诗
 
1  
看鸟的历程出入想象空间。秋意的阳光
希望,更暗示出云不断远离。  
河水是绿的,象富含词汇的浓汤
排挤沿河树线的条理。如果这一切  
真正属于词汇该多好--一个元音   
从背景改辙便唱尽一个世界的热闹。  

没有鸟,因为鸟不上树,晾衣绳或烟筒。

那些结实的翅膀毛绒绒抖动  
我们企图捉住的感觉。鸟存在,一闪,   
依赖你能具体地看清自己,摸准下一个  
欲念,追踪它升起,降落,不眨眼。  

2   
观察者的主动性消亡为  
由摄像机叠加出的飞行概念。  
一条弧线展示鸟的物理和   
这些紧随风势的串串定格。  
一只眼透过镜片看另一只眼,看到的   
竟比动词还要缺乏变化。  

你错过鸟,鸟错过你。   

或许应该取另外方向发现飞的秘密,  
或研究很久以前羽管写下的静止:   
笔锋行游,回旋,总在防备之外  
将你推向一张白纸的无级落空。  


3   
所有旅行的照片都没留住鸟。记忆中的  
鸣响谱进奏鸣曲便显得过分沉重,   
无法复原切破的新鲜。而读诗时,  
你并不关注内容,即使低音区里   
如实凿打旅行故事缺乏戏剧性的情节,  
日常家居的早晨或黄昏,出生或死去。   

泪的成分与海水相似。  

所以自然随意倒影在纸上一定歪斜成   
不自然的表情。我们不得不刻意脱离  
下面的石子路,草坪,花池子,放弃园艺   
走上屋顶不去想时,忆起鸟飞过的一刻。  

4  
“河水流动。鸟肯定在飞。”   
通过经典复格曲到达浪漫的努力  
产生了舒伯特。风暴袭击时夜鹰尖叫   
不断升级。这高贵的革命牺牲沉重,  
却并不非要我在黑白键盘上   
捕捉它的进程,而不移向另外的调性。  

我找不出调性同一的鸟。   

无知使我勇敢走向流水,没有预先理想  
空缺过大,也不容另一次重复。此刻,   
我的作为或不作,便掀起钢琴全部的波动  
不被怀疑!鸟写诗,用一个元音。  

5   
天空中那种忽然的停顿,转向,  
形状完整地载我进入无形的自由感。   
“全部写出是一种方式。  
留下不写是另一种方式。”   
鸟   地面盘旋    光线   
对称于 行与行      。   

我触摸鸟的呼吸。  

树叶不动地落下来,铺展词的翅膀   
等待借口留驻我的窗台。暂时的窗,  
暂时的停留。风吹过,水肯定在流。   
两肩平伸的重心也会在焦盼中自在平衡?  


6  
安德烈·克得金由观察鸟走进书。   
那是一种没有距离,揪住不放的天真。  
这个活动的世界里,我们多么需要读者,   
而这些埋头俯读的姿势却正为抵达  
另外的国度祈祷,由于角度固定,看不清   
脸面,风可能吹动书页,近似落叶。  

让河休止在那一刻,这一刻。   

因为以后的思想会打扰取景框里的亮度  
比如雪将带来感光的新鲜。书脊平行线   
相对我们慌张的一生有更合理的稳定,  
因此鸟印在纸上,只暴露出鸟瞰。  

7   
鸟紧贴河面的滑翔挑逗多种驱体感觉。  
墨深如水,因而可以象征风暴在画框中   
煽情:“站在我身旁,你站在我身旁。”  
词的份量被一只鸟和一腔歌唱的希望淹没   
另外增加忧郁色块,象铁一样  
沉下去,只舔湿简明主义的伤痕。   

面对死,你怎么选择几片亮色羽毛?  

而且能预料风暴之后发福的景致   
在语言的泥滩上争食残余?词的歧意  
移植入对自身动物性的理解,比如,   
叉开双腿并非要求性交,或者充满爱情。  

8  
脱光绿叶后,树才成为鸟的。   
冷灰的天空能将所有耳朵塞满不听的毛  
所有嘴喙聒噪你不想要的存在?   
但鸟不是因为否认才被放在这样的高处:  
那些古老的五花情趣向我们头顶洒下阴影   
忽展忽拢,娇嫩得不能拿捏。  

闭眼,一枪击毙一树的鸟。   

由此躲避自身意义困挠是一种简明。  
虽然分类学细目出发于省减意愿,   
逼近的冬天对岩鸽与表雀的鉴别  
却不一定使我们归属删除枝叶的实质。   


9  
看不见海的时候,水才从四面包围了我。  
不必在水淹中挣扎或怀抱责任感,   
生命,一句太短的漂流,  
有光承托翅膀的重量,是什么   
保证梦的两翼按他们的水平扭曲?  
同时将语言野生的根在流浪间潜没?   

月光折射入水时,我听见了天簌,  

象呼吸赤裸到无字。皮肤暖上来   
只挤紧双股,生怕错过机运。  
而鸟飞起把留下的放任引向纸面。   
从梦的海上鸟飞起,淋漓着血性欲河!  

10  
花草与茶杯拚贴一幅时间差异:   
草剪还是不剪?夏天的难题  
不需鸟问讯,因为很少鸟鸣。   
换羽毛的夏天,雨水冲洗鸟的空间。  
实用的鸟,尽快长大   
占据最多虫和果实的夏天。  

你回忆鸟独立树梢夸耀性器的初春。   

夏在日记里抄录野花的名称  
动人得没有理由,即使现在   
模样己被忘掉,夏天来不及思想的采集  
让我们冬日里烹茶相对,并企图说些什么

11  
伴鸟鸣醒进一个不适合出门的日子,  
才意识到到我们终将一天天老去。   
床的自身状况迫使躯体失落家园,  
一天天生存的阴雨有如钝痛不退的牙齿;   
生活在顶屋的日子--晨起窗台都天蓝,  
黄昏的尾翼贴紧季节不变的心情。   

得相隔某种距离才能认清眼前的事物。  

而由卧室抵达澡间持续升级的程序一定   
牵扯起内脏沿着走廊复杂的对映。  
我匀称蠕动,由衷地没有距离--   
这一天天地生存,一天天地老去。  


12   
画家索菲娅从自画的泉眼痛饮,水光吹开,  
阳光允诺地淌下一条金河,华盛顿广场   
顿时显出迁徒之后的春情。  
头顶上空白仍就空白,弯下腰   
是因为需将尘土的褐黄成分混入油彩,  
晃一晃,一笔竟拖出那么多不确定的线条。   

你何时到达?你要飞往某种海蓝的意象?  

一次切实的努力和自由地擦去重绘   
或许能确保调色板虚实适度  
在闭合的位置上放生空白(喷泉或鸟),   
而不仅仅红红绿绿地应答模印技术?  

13   
早在我们心目中丧失尺度,缺乏升空纯情,   
扭曲,衰竭,出生笼禁,未曾学会张开  
翅膀,习惯久坐翻弄羽毛和肚脐,   
争红斗绿有时只为口粮,又不忘及时出让,  
印作招贴画,塑了金身,灌入唱片   
电动升上旗杆,演义成神或魔……  

与飞无关,与歌唱无关,与梦无关……   

被我们从天上网捕,击中要害,挖空内容,  
涂各式调味汁,再烹入我们的算计,   
被我们嫉妒又世代仰视,因而心怀暧昧,  
具体或抽象地不懂得节制!  

14   
看他们一齐飞起,表雀,岩鸽,乌鸦……   
破落的梧桐上空,停滞继承了种族间隔的  
公众话语。日落,长出多元阴影   
才显现这个系统地平线的彩色。  
我们坐着,挣扎在外,计划下一步表达,   
虚拟脚趾向柏油路的切点。  

该讲的他们都流动地讲过了。   

只有空巢以某种浮浮沉沉的角度在树枝上  
让我们彻夜讶异:那藏起来的或许能   
把他们的姿式不褪色地剪接给我们?   
长长短短,脚趾紧抓,像他们那样争论着落实?  


15   
吸引我们下腹肿胀,爆破力在内部  
象滑雪板溜向冰封的黑森林   
树齐刷刷往后退却。这是我们模式的缺失:  
陷入自身重力,经不起捻摩的白色鹅毛   
腾起象泡沫,倾刻化为不纯的汁。  
泪溅到脸上,在有意无意之间。   

双黑钻石,黑得不再会闪耀的双重三角。  

今晚没有什么新计划,今晚以后也没有,   
我们已经翻过各自的山顶,看过那片彩霞,   
现在能做的是下山。寻找一条更惊险的路。   
沉默中,雪紧追雪的贴切使我无法直视你。  

16   
这些探向沼泽的平行线条从一开始  
就注定驶向自己的对立:变幻歌唱的方式   
也难界定人声与鸟声,象换一个播段会导致  
主体客体的转换。我们接近飞机场时,   
尘雾中果然展现一幅接近完整的图画:   
TWA,American Air, 白鹭鸶,高压电网。   

即使跳出皮肤,手也只把握老迈的五行。  

这些线条的平行不是为了追逐鸟,   
不过是形式的旅行,从日到夜,冬到春,   
五行分出八行,十四行,河流成海的运动。   
封闭干线上速度的变形丧失了鸟对于我们的真实性。  

17   
向前,以一种固定的姿态等候,  
因为等候才有鸟飞来。窗玻璃外   
闪耀着草坪上家庭野餐的浪漫情结……  
帕斯克尔说,“我们不能获得财富,也不能   
获得真理,”那么,就用喉咙的九个音调肯准   
这些桌面上的消遣吧!这一刻。在这里。   

悲观的理性主义从反面为天空穿起鸟的衣裳。   

琐碎是另外的美学问题,不加思索地写出,  
比如辞典里边剪刀和花花绿绿的羽毛。   
所以那些关于死亡的警号过分仓促,  
仿佛全体的鸟只突现鹰钩嘴喙的布局。   


1 8
雷响起,紧跟着天幕上驰骋的亮鸟,  
就这样宣布:鸟-死--了。   
这时候,河的确在我眼前消失为幽绿的前景   
陪衬树上那只红胸脯的知更鸟从早唱到晚。  
街顿时湿得象河,带着婉转的拖腔。   
背书包的白裙女孩水洗一样漂过。  

这涉及水性的光影变幻。   

书桌的阴暗不朴素地反射前景的阴暗。   
词打落在词上,象窗玻璃外为鸟杜撰葬仪的点滴。   
我们可有可无,而鸟听上去象阵雨涤除暑热,  
或者是死伸展翅膀在雨中抖去铺陈。   

19  
总是先有急急躁躁的电闪雷鸣,  
才落下这些从容的点滴,把合唱队的唱和   
揉入不干的海面。啊,提高你的声量,  
自然的管风琴!有这么些天才,这么些爱   
禁不住淌下来,死就让它去死--  
交响乐尾声的高潮迫使我流出内心。   

拱门下,我出让六弦琴和湿漉漉的嗓音。  

小心地潇潇或在有雨的下午挑捡词句。   
然而透过你有秩序的冰凉又细碎,  
我还是看见了那无帆的桅杆直立地漂下河口   
所以我等待退潮后你月光般在海面无声张扬。  

20   
到哪里寻找足够的字眼去命名眼前种种事物  
或者足够的词汇去形容另外一些词汇?   
甚至在急雨打落牡丹最后一点粉红后,   
还有这样细长淡藕合下垂钟形不知道是什么的  
串集被宽厚带条理浓绿的层次托起,   
柱头残片,裂缝的水泥地,吊在半空的破球网。   

你说,“无语时,一只天使正飞过。”  

无论是阴是晴。只要把耳朵里音量开大,   
呆板的天空就呼呼地响起风声,  
聚焦无限远,进而借助这条风景线往下看,   
“是的,我们曾经访问过那个村落,               
贴河,朝海,蒙着雨。”

(一九九七年七月二十五日定稿于曼哈顿华盛顿高地城堡屯)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