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五首

◎杨四五



 

◆十一月

十一月在十月之后,在十二月之前
必然有所深意

由此我回荡在它们之间
我爱上冰凉的墙体

我用过的弹珠停下来,镶嵌在树叶迟钝的齿口
榉木高大,倒映在水中
红色倒影在水中

湖面缓缓地,揽括了近处的高楼
它们在漏斗的尖端流出
一些灰暗的屋舍,仿若旧时庭院战争后的残余

我在其间找到一根相似的杠杆
(他们唤作的主梁),我在上面滑动
触碰着墙体内两层互不干涉的真实

而十一月水声叮咚,它的半身犹如
散乱的筛子,梳理着一个又一个
亚健康的陌生人


◆铁木真

蜗牛爬行的切线上,落日如豌豆
散落在群山之间

测量者代替我找到木驴与铁器:
一顶黄色帐蓬里破裂的盾牌,一只羊,一个刮净羊毛的女人

绕过帐蓬到达另一间方圆集合的屋子
(他走出一条可以对折的弧线)
他有些狂喜,我却在他的对坐者脸上,发现些许恐惧

我的触角偏向柔软,落日熄灭之余
天地是平静的,也是无色的:他证实
群山是另一种相对坚固的盾牌
他测量的时候,卷尺刚刚遮住我的年轮


◆武穆

铁器在木板的一端,接受了下坠的现实
另一端处于日期的两边

彼时江北无人归来
归来的,只是浑浊的江水

如果它们穿过汴梁穿过建康抵达杭州
如果它们无人相问

彼时两个残肢冷体的人,将如何面对
三把排开的交椅?他日思夜想

虽然偏居。但枕上的安宁何其可贵
江南的繁华何其可贵
(总有一些人的生需要一些人的死)

退了吧,退了吧。忠只是一面空乏的铜镜
他照了几十年
人们信了几十年,之后又被人推翻

铁器靠近于日期的一端,有一大段平滑的人影
他不相信,一个人的跪相较于四个人的跪

有多少次深夜的挽扶,又有多少汹涌的叹息


◆河西走廊

骑牛者与后来的骑牛者,喜欢吊挂一只金黄的葫芦
我去之时,田地退回到我的来处

我想找到的农人,穿起花哨的衣裳
我发现他喜欢在马匹歇息的地方饮酒

我发现他在饮酒时喜欢绕到葫芦的背后
他的马因此而踢蹄
他告诉我他就要走了,这两山之间过于狭窄

我随他而去,后来的骑牛者随着我。一路上人们都在丢失
一路人上的人们对于驿站处的葫芦,很难拿走两只


◆华山

鹏尾滑落过太多的露水和尘埃
一些人,退去后便不再回来
一些人站在高处,守候昨天壮丽的日落

其实日落也是日出的一种
假如我破解长空的虚无

栈道上,他们留下的足迹不可重复
崖间生长的野草与斜松
不可重复。它飞翔之时,人们得见的
阴影与燃烧,均予东方俏立者以正名

我想我应该留下轻浮的一面,在忘却
恐惧忘却牵挂的黄昏,在鹏尾摇摆的初始
吹动云层上下的风轮


2018年10月 写于浙江永康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