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棵槐树 ⊙ 爬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爬2(10节)

◎槐树



 
 
□ 132个字符数
 
在一个纸上的国家,牵着一只天鹅找另一只天鹅,其实是一个人在找另一个人。岸上的杨柳画在池塘的水底。每个人都有很小的时候,但是她没有。她是我画在纸上的。这个纸上的国家,有山,有河流,有草地,有树林,有房屋,有农田,有界限,但是没有制度。这个纸上的国家所有的茶只有两杯。
 
2018-12-14
 
 
□ 144个字符数
 
纸有没有伦理的问题?有一卷纸擦过两个人的身体,具体地说,它的一部分擦过一个人的身体,它的另一部分擦过另一个人的身体。在他们眼中,那卷纸还是挺干净的。2018,这个只使用过一年的数字,划到了低值易耗品。2018,有一棵植物的记忆。两个人的身体错乱,那卷纸的每个部分,还是井井有条地连在一起。
 
2018-12-15
 
 
□ 166个字符数
 
每段文字前面都有一个开头,但这段文字没有。四楼的人已经入睡,五楼的人还睁着两只大眼睛,六楼的人在冲洗身体。这是每栋楼(甚至是每天)都在发生的事。四楼的人在火星上,五楼的人在听楼上的动静。第二天,呼吸的空气还是昨天的,什么地方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五楼的人看见四楼的人,六楼的人凌晨已经出门。在紫园,我看见一棵像桑树的树,落叶都是绿色的。
 
2018-12-15
 
 
□ 195个字符数
 
在一个纸上的城市,她有很浅的睡眠。在一块石头上写昨天,在另一块石头上写今天,两块石头摆在一起,就是把昨天和今天并置。不言而喻,昨天(包括今天)不是石头,是石头所在的位置。移动的灯光一直停不下来,一个白色的飞碟在空中划出黑色的弧线。她睡着了,另一个她(昨天的她)还醒着。两个人(昨天的她和今天的她)乘一列从重庆开过来的火车到重庆去,她们是城市的漫游者。火车穿过隧道,不是的,那是一段星际旅途。
 
2018-12-17
 
 
□ 206个字符数
 
一群人走在大街上,如果缺少一个,可以找一张纸(纸人)或其他什么来代替。这张纸的形状、颜色、性质都无关紧要,纸有没有人的什么也没有关系,只要这张纸是按照人的行为规则走在大街上,他就是一个人。人的价值不是由材料决定的,而是由人与人或者人与纸人的关系决定的。只有把人或纸人放在一个群体里,通过他与其他人的对比,才能产生价值。价值来自通过对比产生的关系,关系构成系统。人或者纸人组成的一个群体,就是一个由关系构成的系统。
 
2018-12-17
 
 
□ 328个字符数
 
昨天晚上,具体一点,晚上七点到九点,这个城市下着小雨。我从文治路出发,往书城路的方向走,接着从书城路走到文秀路,然后穿过升升公寓,走在书城侧路上。我走在大街上,希望遇到一个天使。路上,我看到很多人,但是他们都不是天使。虽然我没见过天使,但是如果天使降临在我的面前,我想我还是能看出来的。天使肯定跟一般的人不一样,他会在我眼前一亮。但是,我看见的那些人,他们都跟我一样。那么,我是不是没有看天使的能量?我接着想。人类好像最擅长总结规律,人类说,魔鬼与天使经常在一起。想到这里,我想问题可能就在这里——我不是魔鬼,所以我不可能偶遇天使。那么,我装魔鬼,那么会是怎样呢?问题是,魔鬼是什么样的,我也没有见过。一路上,我一边走,一边想,不知不觉,我又走在文治路上。
 
2018-12-21
 
 
□ 97个字符数
 
对于资深的坐禅、参禅的人来说,一旦进入坐禅、参禅状态,整个人都将只成为室内陈设的一部分,沉静到欲与空间融为一体。广场上,每棵树都是一个禅者,每棵草都是一个禅者,它们自然沉静,都是广场的一个部分。
 
2018-9-30
 
 
□ 188个字符数
 
我们说贝多芬的夜晚,其实是说,有一个特殊的夜晚。贝多芬的夜晚,跟贝多芬或者任何一个人都无关。那个夜晚,一个瞎子姑娘坐在窗前,屋外有很好的月光。这是我的一个记忆,可能是一个图像的记忆,也可能是一段文字的记忆。这个记忆经常跳出来。微小的植物,容易被人忽视。所谓空白,其实那里还是长着很多微小的植物。在一段记忆的空白处,那个姑娘接触的所有东西,都360度地抚摸,然后把灰尘留在手上。
 
2018-9-30
 
 
□ 209个字符数
 
我一直没有见到多少新的东西。如果有人向我展示一些完全新的东西,我将会是第一个想去理解它的人。不过我的过去使我很难看到什么或者想要去看到什么。一个人已经给自己储存好了趣味,关于好的和坏的这一套东西,当他去看别的东西时,如果这些东西不能和他产生共鸣,就很难再想看。不过,不管怎样。我会试试看。我总是想着要放下自己已经有的包袱。至少在我看到所谓新东西的时候。这是杜尚说的一段话,现在我把它抄在这里。这样,它就像是我说的。
 
2018-12-26
 
 
□ 105个字符数
 
A走在大街上,B正在起床。A继续走在大街上,B抬头看了一眼窗外,窗外是街上的一角。A走进一家酒店,拣靠窗的一个位置坐下来,B看见一束光落在一件家具上,突然想起个什么。A点燃一支烟,继续想着B突然想起的那个什么。
 
2018-12-29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