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阳 ⊙ 永远的南方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诗二首:《蜗牛,蜗牛》《老虎的屁股坐在冬天之上》

◎阳阳



《蜗牛,蜗牛》


从五点三十分开始
冬天继续走往小巷深处
我在五楼的跑步机上等天亮
河对面的一扇窗
灯火明灭三次
像是接头信号,或者
与清晨有关的别的什么

一棵樟树日益粗壮
可以容纳止不住发芽的眼光
树叶四季皆绿,其中一个季节
盛开白花。花后结籽,绿的,再变黑
随后在风中下落或老去
难有成为种子的机缘

一件雨衣裹着圆球
飞越樟树后在沿河路尽头消失
塑料上有密集之雨,深蓝,高过流水
一辆改装的板车间隔十秒
速度快些,大面积踩着同样的线路
然后是各种辎重与粮草,拖撵着
一支稀稀拉拉的队伍……

从五楼往下
晨昏的路灯在指缝间
用心赶着河水一样的蜗牛
既像赶集,又像赶猪
2019、1、15


《老虎的屁股坐在冬天之上》

天窗握在雪花手中
想开就开。山下的窝棚
习惯咆哮者掩埋了日子的呼吸——
蛇的安静是学生们的榜样

除了寒冷没有别的
老虎的屁股坐在冬天之上
左手旁设置的灯塔,随时守候
渴望升温的一声吆喝

我决定做一件高于情爱的事情
将脚步分锻,锯成木质地板
从雪层底下分捡出最干燥的树叶
为你的冬眠打造一条进出的林荫小道
2019、1、14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