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的诗(下):持久的打湿窗外的每棵槭树

◎缎轻轻




2018年7月


“体内的悬崖松动”
 
友写下“体内的悬崖松动……”
人的身体,无限广阔,足以崩裂
而我,在不断萎缩
八年来,盐碱地荒芜,情欲若游丝
群山泛白而衰败,窗帘后面
是藏在豆荚壳里一枚果子
未剥离,越加燥热,星空下
她曾恸哭,一头困在悬崖下懵懂的母兽。
 
 

落入梦境
 
我要抚摸你那生辉的面庞,吮吸那咶噪的舌头
别说话,在充满毒汁的梦境里,获得海绵一般的满足
两个小人物的爱啊,微不足道
甚至不值得,在晚餐时间提起
 
造物主让所有的戏子获得满堂喝彩
让我们举起酒杯,咽下每一顿平凡的稀粥咸菜
承认闹剧是存在的
黑暗中你向我灌输的一切,让我泪流不止。
 

 
狱卒
 
狱边泥里生出了土豆,可以磨成粉
混入粥里,喂锁链里的人
请滥用药物,直至解脱
郊区的星星织出一片理性的监牢
狱卒
正匆匆赶来
犯人蹲在路口,看缓慢的蔬菜,长势多么好。
 
 


分离
 
你,站在新华路口,迷迷糊糊的黑马
马眼噙着泪水
哀悼往日,嘶鸣着,我抱住一株梧桐树
你的泪水从我的眼眶涌出
小酒馆里,今夜无人买醉
 
 
聚合
 
夏日轰鸣,雀鸟纷纷掠过众人头顶
混乱中,邻居家的女婴
日夜膨胀地啼哭
需要在夜里蜷缩双腿,呕出海上——水柱
在小小的肉体里菩提伸出手指蘸蜡
这可以让人们变得温顺
她的静脉里整个黄昏湿漉漉的
周边的圆,万物蕴含它的圆
在花开花谢的聚合中,我们
彼此盲目
沉默的金色封住了此刻,葡萄悬于高温。
 
 
阴影
 
塔尖,向炽热的额头们投下了阴影
和刺痛感
建筑和植物交缠,沙沙声铺满了空气
谈论了房产,又挖苦了经济
无话可说了
看,我们在静默中愁容的脸
弯腰俯向一大片阴影。


2018,6月片断
 
信任

假如我能活在未来,假如我能制止什么
可惜不能
夏夜潮热,有人在千里之外喝酒
把一把扑克牌摔向虚空万丈的明日之桌面
情境瞬间溃散
别试探,别拆解玩扑克的手掌下
捂着什么游戏
信任此时此景,明日永未诞生


魔幻垃圾场

故事到了尾声,我听到蜂鸟的哭声
在他老年的头颅里被困堵、继而乱撞
而他的思虑与形体:很软,深红,没有规律
沮丧的我,锁门
门后一张床,一把腐了腿的檀木椅子
烛台,烧出旧物的味道
——这像一片魔幻的垃圾场
我们跳进、又跳出


合适

丈夫是合适的,在柏油路上走动的男人们
总有一个是合适的
合适,一起铺开床单,洗刷厨房的砧板,把地板擦得锃亮
现实的瓶口是合适的,在一个家庭里
一片寂静是合适的,龙头滴着水,一具身体,变成两具
儿子是合适的,小马驹焦躁得合适
藏在蓝色帐篷里,把积木推翻
睡眠总是合适地迟到十分钟
她没得选择,在寒冷的露台上倚着烂木椅子
起风,把湿衣服晾在房屋的阴影里
在惯性的辖制中,尝到了大风的咸味


混乱

早餐时煎锅里油滋滋的,慢慢
响成耳边的轰鸣
多么惊奇,一天诞生了
薄雾环绕四周,餐盘上升起天气预报里的台风呼啸
紧闭双目,垂下帘幕
事件混乱,人类生来负罪
你,一个悲伤的士兵,笼罩在清晨的光晕中,吞咽整个世界的毒汁和煎饺

 

2018年8月


雨后园林

潮湿,一只手无法摘尽
屋后的园林,雨后有人在喃喃自语
话语凝聚在叶片上,颤抖地张开向世界觅食的嘴
闻不到,空气里的饥饿气息,慌张的母亲
穿着褐色上衣,浮起在我童年的泡沫里
她唤我的乳名,栽下一棵白色蜀葵
这场雨下了一上午,青烟斜于林院,柠檬滴向困境。




情,人们常常把情挂口头,钉在额上
可这情
给予我的痛苦愈来愈少了
更何提欢乐?
今夜,搜寻着贫瘠的山岗,青石头上
圆满的水珠正向下滚落
向下,向下,向着深渊,无牵无挂地坠落
人们的眼角,也正滴落着
相似的水珠
体内漆黑,白色花圈颤动
暴雨洗刷着,正轮回衍变的山河与人体


永无放松

临睡时,没有人能感知我的紧绷
从眉端到脚心,警惕着,提防着,提灯而来的鬼神
我想平卧在黑暗中的青草地
让植物潮气钻进鼻翼,青虫那样蜷蛐,度过一个温暖的春季
便站立,伸出翅膀,扑扇向星辰深处
心病——以我的年纪,捂着胸口,没人可倾听
逃,狱牢角落,便是终点。在梦境中我被保存成一张衰老狱卒的影象。



那些铁轨

流向钢管的脉膊,城市的胸腔中鼓动着
充血的心脏。车厢里,抱着女婴
女人静止着,而火车正在无头无脑地跑
一张张票据,显得有些忧郁
故事的结尾拖进了午夜 
铁轨发出金属刺耳的摩擦声,知了在灌木中无休止的鸣叫
人的初生无可懈怠,如同衰老无法解决
而在虚空中,铁轨奔驰向未知,即是圆满。


很慢

“不用担心”,花园是慢的,花的衰老也慢
当人的脸上只剩下纹理,像她迷过的路
慢慢踱步,思考慢了,身体的代谢也慢了
但不是停止。观簇云的绣球、芍药
状态不佳,慢已经跳离生活,我把几粒药片缓慢地吞下去


空缺

不曾醉过,一个特别有分寸的人,浑身没有酒气
手却在发抖,她记不住为何事生气
清醒,一言不发望向晨曦,泪眼落幕于四壁
白石灰,剥落得那么干净
每个人都在床上陷入安眠,被柔软的羽绒被包裹着
而她,半明半暗的脸,下巴突出,倔强的嘴紧闭。

2018.8.12
 

2018年9月-10月


浦东机场

当你试图在
这旋转的星球中,捕捉停滞的事物
一阵风,一场雨
还有跪在机场的男人,他哭泣
把箱子里的金表双手呈上
而警员,面露疲倦
深夜一点了,他的脑筋旋转着
冲进荒蛮的沙地,头埋沙底的秃鹫
巨翼猛然驮起
这蛮横的机场,一声接一声被玻璃闷住的
尖叫

不能费心操劳,你已经无数次告诫自己
要把手机放下,把这操心的世界放下
躺在白色床单上,活生生地
做一场噩梦,看见有水从天花板滴落
而水滴里正衍变一个新生的祖父
他旋转着,从水滴里走出来
走到你床前,瞪视着你
他依然一头白发
依然是个专横的老人
秋风夹着冷雨
弱者躺在床上,听有人正在门外指手划脚
你从机场回来已经很累了
为什么还不能好好睡一觉?

天空依然在旋转,另一些人感到头晕
你天生沉默,无法做一个侃侃而谈的人
在乏味的语言中旋转,把你内心的空白晾在竹竿上
神志清醒,你只是缺少一剂强效的感冒药



一个老人穿行黄浦区

街道边,穿蓝色外套的老人
抱着他的狗
抚摸它
指甲、趾甲,摇晃的头部
黄浦江在十米开外
轮船呜呜响着
天上乌鸦,水里刀鱼
动物一样快乐的人,坐在台阶上像一团软化的米

过了中午,他踱步在小巷里
穿过老街的两头,头顶始终有强光照耀
屋脊终止,一个人的命运,想起幼年时的铁道
火车一列一列匀速穿过,他不曾躺在轨道边
闻一闻钢铁混杂青草的气息
如今晚年,两个子女,各奔东西
像他早亡的妻子遗失在江流里的两个手镯
再也没法找到
为此她连夜痛哭过,写信寄到故里
他踱度走过那一夜
结束的一年年在身后消逝
春夏秋冬,每天醒来,把咸菜稀粥咽进肚里

“半生混乱,半生平静”
他也理应休息,走过黄彼南路、淮海路西
茶色玻璃镜,路对面,是几个陌生的观察者
他们注视每个行人,也包括他,他牵着的狗
狗边走边粗重的喘息,它不能交谈,却用眼神
忠实于这座城市和他的半生
“也许从此可以安宁”他温热的手心捂着秋风
管风琴在橱窗内被吹响,音符悬在干燥的空气中




疾病

疾病困扰着姐姐,我也那么抑郁
天空冰蓝,一根静脉刺穿了我的家族
想起父亲,患过亨廷顿病
他狂舞着双手双脚倒在上海的梧桐树下
而此时外甥正吐出冷漠的烟圈
地面上小草被风惊吓,初秋冷风徐徐
人们恨着这场沉沦,哭声仓促又薄情
一夜乱梦,我不想倾诉
倦鸟归巢,衔着发苦的树枝


心生喜悦

低温漫延于房间
——是,这被挤压变形的空间
一张笑脸,触手即破碎
情绪挣脱
雨水滚落
在这些天的秩序中,忽而悲伤
莫名喜悦

 

2018年 11月--12月

秋天的树
 
华山路上,一棵树
突然从肉中裂开
烧焦的树叶
连同你眼眶里生起的烟和火
四处飘
而你和行人
被冰冷的风环绕
 
冷,从肿胀的指尖流下
候鸟落在你的皮鞋边
不可宽恕
也无人相信
这些年
你和一棵干燥的树有多相似
 

当哭声来自一个男孩
 
哭声应当溅起生活的水雾,尤其
当它来自一个男孩
 
敞开喉咙,湿气弥漫着
飘着银杏叶的清晨
 
他的母亲看到金黄色的、灰蒙蒙脉络
生活的不确定
银杏叶的碎片、气味、回潮的面包
她在一座旧楼的阴影里
挽起头发,刹车,每天早晚照例走进楼梯
回旋处,抚养一只鸽子,他的顽皮羽毛上
沾着腥味的昂刺鱼残渣
 
饱食终日,一只小手
在撕碎银杏树
拧着因冷而流下的涕水,在阴暗角落
松木柜中,百里之外的杭州湾海域
在街边商店的千面镜
反光里,母子俩的倒影
 
她因缺乏乐趣而增生的衰老乳房正失去轮廓
幼小的他,仰面朝向早晨的光束
 
 
 
绿茵下的深水
 
水底植物的脉络
绕着日子移动
感情的频率是长廊上猛然遇见
友人安稳叙述的语音
 
卯榫式的门楼里
一个看似无动于衷的人
从胛骨开始
化作鸟的身体
喙尖利而毛发乱蓬蓬
她这具病体
松软地像刚从梦境中抽离


 
星空

星空是矢量的
可以奔跑,或者静止,也可能抵达
一条无尽的天路
我恨。在长久的掩饰中
拒绝出于施舍的爱
这天地广阔,冷风恒古、匀速
每一夜,睡眠赐予人们死而复生
我爱。这莲花瓣般——层层叠叠的星空
 

槭树的力量

当我们在梦中的场景看到自己的戏份
假如设定是在一条河边,是风
让我们无限循环,争吵后又亲吻彼此
而河里簇拥满观看的鲫鱼
河水是有温度的,在冬季也不结冰
事物的存在总是围绕我们
这是我醒后的力量,持久的打湿窗外的每棵槭树
 

秋之幻觉

时时有幻觉,古猗园水面上的枯荷
无人可夺走她的叶面之圆,茎上的锯齿,产下莲子
无人可驳倒
她、她的女儿和她的母亲
三个女人的生活中有细密的圆石,湿润而沉重的爱
这是世间的避难所,水草缠住她们的胳臂

这片枯荷有不确定的自信,在幻觉未消失之前
 

空耗
 
在时空中消耗——
时间、地点和动机
相随而生的一切
有人敏锐地抽动鼻翼,仿佛能阻止衰老
天际昏沉,虚设的巨大拱门内
晒干的红色辣椒铺满了地面
记得在云南,空气微呛
人们的形体消散于黄昏,世界的边框钉在黄榆木上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