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沙集1272-1289

◎冯青春



泥沙集1272:如果不是听到他们谈论国家

如果不是听到他们谈论国家
我几乎忘了还有国家这样的存在
我日复一日的沉浸在自己的生活里
我的悲欢。我的微不足道的工作
我沉浸在这里面
我听到他们谈论国家
谈到它的种种坏处和可恨的地方
我忧心忡忡地想
他们为什么不去把它干掉呢
我记得我年轻的时候就干过一次
一个大个子坏蛋把刀架在我的脖子上
我大吼一声也挥刀砍向了他

泥沙集1273:想吃炖蹄子

蹄子也就是猪蹄子
又叫猪脚
有的地方也叫猪手
叫猪手仿佛是
一头猪直立起来
前脚像人一样
成为上肢。成为手
按说这也不对
脚。手。蹄子
应该都是指
猪的四肢前端
触地的那部分
俗称猪叉叉
长有厚厚的一层壳
需以烈火把它烧焦
敲掉。才能下锅
但是这个叉叉
也就是。脚。手。蹄子
也不能乱吃
据说未婚的人吃了会打光棍
我现在就是未婚
这使我为难
所幸我突然想到
我要吃的。准确的说
应该叫猪腿。或者说猪臂
对了。我想起来了
人们又把它叫蹄膀。肘子
是的。我现在想吃的就是这个
外面寒风起
我坐在火炉边
前面的瓦罐蒸腾热气
里面的肘子炖得稀烂

泥沙集1274:一个戴火车头帽子的老头子

一个戴火车头帽子的老头子
在我的店和隔壁美甲店的门口
张望。踟蹰。他应是寻人或问路
美甲店里纤尘不染。尤其漂亮的姑娘使他胆怯。犹疑
当他看见我的店里昏暗。堆着破鞋
当他果断推门走进来的时候
这个死老头子。我不禁对他心生鄙夷

泥沙集1275:小颜

今天遇到小颜
长得挺漂亮
在边疆支教好多年
我说你靠什么支撑呢
她羞涩地一笑
我说你是靠什么生活呢
她伸出巴掌
露出一排茧子
说自己种土豆
小颜啊小颜
小颜今年27岁
还没有结婚
我不禁想入非非

泥沙集1276:抽烟治疗了我不少毛病

抽烟治疗了我不少毛病
酒也是。至少我的无妻症被缓解了
夜深人静。我孤身一人
想起以前自己很坏
辜负了很多好姑娘
现在自责不已
烟和酒静静地陪伴着我
它们安慰我
轻轻地告诫我
不要抓自己的头发
不要敲击脑袋
我们一起飞吧。它们对我说

泥沙集1277:冬日下午

冬天进入三九以后。真正的寒冷才到来
街上人很少。偶尔几个围着厚厚的围巾匆匆走过
似乎是。有很多的尖锐之物充斥在外面
有一种呼啸的。激烈的东西席卷了外面
所幸他并不需要出去。他坐在火炉边
他是一个鞋匠。他搓搓手来到火炉边
木然安静地坐着。旁观着

泥沙集1278:冯青春婚礼执事名单

某年月日。冯青春结婚
清晨。漩涡镇上雾气笼罩
汉江畔喜气洋洋。美仑美奂
青春家今日办事与别家不同
门庭内出入忙碌人影都是诗人
都是从全国四面八方赶来的他的兄弟
他们都是赶来帮忙的。都说
青春青春这是好事。一定要给我安排个活干
好吧。活不分贵贱。名不排先后
现公布执事名单如下
总管:还叫悟空
支客:李九如。余刃
大厨房:纳兰寻欢。乌了鸦
小厨房:唐朝。阿琼。泡泡。龙少。情花花
礼房:叙灵。斑马。横
酒房:魔头贝贝。子艾
茶房:海湄。梅吉
敬烟:不识北。管党生
采买:李景云属。李文武
设席:丁一。逸鸥。李敢。徐小爱克斯
执盘:古轨。松爽。罗宾汉。风花石。绿鱼
生火:小力。小华
劈柴:听月。诗一。雪蝴蝶
挑水:小桥流水。李婵娟。王小拧
掌灯:心地荒凉。张小白
内外走杂:凡斯。老典。王支书。赵俊杰。紫丁

泥沙集1279:大雪

一千年前。大雪
他提着青布衫子走在纷扬的街道上
沿途看见褴褛的人们踉跄着行走
回到家里。他立马提笔写道
――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惭愧啊。现如今我也走在一场大雪里
手里捏着二百元刚刚取到的诗稿费
完全不关心大路两边人们的死活
激动和寒冷使我踉踉跄跄

泥沙集1280:基督夜宴后的祷告

他们走后。炉火依然燃着
宽脚架的方桌依然跨立着
樱桃只剩下三棵
酸豇豆炒鸡蛋只余葱花飘在盘边
酒还有不少。来自蒲溪乡下的杆杆酒
兄弟们。你们既已走了
你们的杯筷我且先撤下
我还没有喝好
我还没有好好喝一场
你们走后
我木然坐着
一杯。一杯。又一杯
阿门

泥沙集1281:美人志

美使我安静
美包括整洁
刚拖过的地板
洁净的床单
包括我洗浴完毕
看见镜子里的深邃的脸
美使我的粗鲁渐渐退却
使我得以平躺下来
冬夜里寒气弥漫
我的目光闪烁了一下
――美人总是孤独的
我又这样想了一下
就彻底安静下来了

泥沙集1282:所有的道理都想通了后

所有的道理都想通了后
坦然起身去干活
人还是这个人
鞋子还是这些鞋子
兜里的钱没见多一分
外面阴沉的天依旧阴沉着
但是莫名其妙地
忽然浑身通泰
丢失了几天的力气又奔涌回来了

泥沙集1283:孩子的声音

孩子的声音。只有在
还是孩子时发出。才被允许
他看见美好时流下的涎水
他求而不得时的哭嚎
他光着身子晃荡
他吸吮樱桃般的乳头
当他还是个孩子时
这些才被人们称作可爱

泥沙集1284:法老墓

收拾完河山后。我已经老了
老并且累了。对什么事情都淡然了
凌晨两点。当我举着灯穿过昏暗的宫殿
突然一阵恍惚。我发觉自己是一个鞋匠
现在。我正结束了一天的工作
拖着疲惫的身子去睡觉。去一张
冰冷的床上躺着。平躺着
隆冬的寒风飘进来吹合我的眼睑
我双手放在胸前
钉鞋的锤子如同权杖
静静地躺在我的身旁

泥沙集1285:包工头

一个包工头告诉我
只要手下工人多
不管接什么活
都能赚到钱
每个人头上抽。他说
人越多赚得越多
如果有十万工人呢
我不禁想入非非
一百万个工人呢
一亿个工人呢
十亿个呢
我突然吓了一跳
猛地想到我们的十三亿同胞

泥沙集1286:写首诗再去修鞋

冬天非常安静
如果没有什么急事
适合坐在火炉边
叼着烟。乜着眼
外面的世事不去管它了
屋里修到一半的鞋子也不管它了

泥沙集1287:干活使我平静

两小时前。我曾非常烦躁
抽烟。坐在椅子上动来动去
某一刻。我似忽有所悟
扔掉烟。决定去干活
果不其然。干着干着我就平静下来了
并且莫名地。有一种安全感
甚至是。一种无所畏惧的感觉
油然而生

泥沙集1288:兵马俑

贫穷的山沟里住满了光棍
一条沟。又一条沟
从高处看。他们是蛰伏的军队
有时候山梁上露出灰扑扑的脑袋
目光呆滞。看向远方

泥沙集1289:我曾露出过渴望

这是一封自杀者的遗书
上面这样写道――
我曾露出过渴望
我曾对金钱表达了爱好
我曾对爱慕的人展开追求
但是它们都无动于衷
现在我飞身一纵
对这个世界已无愧疚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