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围 ⊙ 无边无围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小寒》等9个

◎边围



小寒

影院里,没有一丝风。
银幕上只有焦急的人影,
在寻找春天。他弄丢了严冬,
又别无去处,寒冷抛弃了他,
他只好妥协。

不甘于此。在幻想中飞奔,
也仿佛还能重新回到晴日,
任暖阳抚摸头顶。他倾听,
竖起多情的耳朵,落叶轻唱着,
已忘记忧伤。

剧情变得温馨起来。下午,
被一个个镜头所照亮,
自此不再疲惫。霾散尽了,
他藏起灰黯的面具,转动时针,
让时光倒流。

仅那份纯真,就足够了!
——自己常常会感动自己,
他为此自豪。尽管并无雪花,
他却进入一个洁白的世界。那里,
有孤独的主角。

               2019.1.5.




浮尘

我们是隔世的情人。
是灰烬,是无可擦洗的
两团烟雾。在生活的角落,
相互调情,掩饰乌黑的历史,
从此变得飘逸与清静。
我们互相趴伏,桌上、
凳上,随时随地,
以此释放着无穷爱意。
一月,我们再不是积垢,
新年的钟声已点亮一切;
世界,已转向另一处风景,
没有了晨霾,也没有了忧惧。
我们浮游着,从南郊来
到梦中去,四处流荡,
在位移中重建信仰。
但绝不轻佻!哦
哪怕微不足道,
也自尊如初,像一层层
蒙在光阴上的圣洁的薄纱。
我们为彼此而苟活,绝不污秽。  

               2019.1.8.




在尘世

早晨如期而至。
还莫忘了早餐,
和早操。早班之前,
又与眷念的人互道了“早安”。

够早了。冬天还在昏睡,
街道还未梳洗干净,
鼻孔里呛满了灰。

够早了。呼吸刚刚匀速,
朦胧的眼睛才轻轻眨动,
尚不可能洞穿一切。

几乎无人相伴。
穿梭在雾霾里的,
不过是几串残梦——
与生活的那场早恋,迟早要被一遍遍重演。

尽管无所谓什么浪漫。
却有早茶吐着烟气,继续静候未知的缘分。

                          2019.1.8.




白日梦

梦境——
可掩覆一切夸饰的、
矫情的过往吗?
也许吧!
总之世界变得率真,
褪却浮华。

梦中人,
一个个展露笑靥,
常常,都是陌生人。
从虚拟中来,
向空幻中去,
不知所踪。

梦,有时是孤岛,
尽情在其中游玩,
或者栖居;
有时是避世的围廊——
宁愿盲目与轻信,
也不肯独醒。

梦更是未死的心,
在悄悄跳动,
像残烛一样继续燃烧。
有橙红的光芒,
有幽蓝的眼睛,
相互折射、异变。

     2019.1.8.




霾之洗礼

长日湮埋于一派烟灰。
也无清醒,也无澄明,
只茫然无际。
大脑,同此混沌——
谁与谁争风了、
吃醋了,
都视若罔闻。
共沐此一片妖霾,
无尽的恼羞,
正无处倾吐。
也罢!蒙昧如初,
如稚儿般捂牢口鼻,
也不必妄言。
含冤或含怒,
都无关紧要了,
那团浊尘恰是另一份厚礼,
馈赠自俗世,
裹护着凡心。

        2019.1.14.




大霾

不许闭目。
有眼也似无珠,
远眺都变了近视。

看不清、看不透——
也最好不看。
用耳朵去穿越。

或掩耳,但不必盗铃。
钟声隐去……
死寂的弄堂里,有梦!

——有未曾完结的绮梦。
都裹了纱巾般,
一张张氤氲的脸。

      2019.1.14.




乍晴之日

并无异样。
无怨,无忿,无莫名之扰。
如此也几乎无情。

天象突变,
摄人心魄。光焰刺人浊目。

前日也还懵昧;
今宵,注定无眠了——
豁亮的风景游走于心。

蓦然间,一闪,
徒留下又一道侧影。

却追赶不及,
任其流散。那乍见之欢,
怎无从温习?重续?

         2019.1.15.




大地震

地缝打开,如两瓣裂唇,
在吐出热雾。

没有逃亡,没有嘶嚷。
剧情是错综的
——如此狎谑。

幻觉叠加着幻觉,
权力间的交媾,
诞下多少狡猾的孽种。

一律灰飞,烟灭。
被烧焦的官翎下,
再藏不住丝毫隐秘。

当地心里的愠怒,
全都迸射而出——
无比灼热!焦渴!

瞬间又出奇地平静。
不屑于太过喧哗。                    

      2019.1.16.




越冬

并无暴雪。雪白也只是
一种妆容,意味着含蓄
和明净。嗯,山林的银装
曾素雅极了,令人怀想。
也曾陷入迷境,三五人
在漫天的飞花中,惊愕
如一具具雪人,互相凝望
而彼此生疏。擦肩而过的
那些幻灭的枝叶,已枯谢、
蜷缩,颓废成一地风霜。
寒意继续侵略着,不留下
任何一个死角,团团包围
每一寸皮肤。直至灵魂
也开始了颤栗,不停抖动
以维持内心的余热。好吧,
有人以为雪光仍在;好吧,
不必再轻信自己!那不过是
另一场幻术,让孤陋的你
又被裹进了修辞的棉衣。
雪亮的词句,在你满手里
玉珠般滚动,带来慰籍
与消遣。你的空虚隐匿了,
暂时化作一串冰晶,躲在
你已冻僵多时的表情下
——好吗?去享受冬眠,
而不是避开绝望?冬天,
早就过半,你的冷漠也无法
杀戮蜈蚣,别再妄想了!
除非真的有雪,悄悄降落
在你空寂如常的午夜。嗯,
即使梦已冰凉,即使黑暗
已被星群所引诱,渐渐变了
极昼。“我们真的偷回了雪。”

            2019.1.16.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