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杰 ⊙ 张杰作品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恐怖片》《平原》《戊戌夏初的平舞铁路》(三首)

◎张杰




《恐怖片》

夜,犹如沉沦旅馆。
银幕的卷扬机,卷着黑蟒公路,
异响的荒野,站着半夜别墅,
生锈的树,铁门,无人星空
似乎有巨大棺材在延伸。

疲惫司机,沉进床铺。
房外敲墙的黑影移动,
夜的深坑管理着很多惊叹号,
在摸索鬼人的房子,
在检阅暴力的眼睛。

司机被斧头擒获,
恰似被混乱的人生鬼器擒获。
一个消失房客,面容演奏
凶手之声,弹奏我的神经,
我手抓椅背,恍惚抓住海岸。

夏夜的悬崖,焦躁蝉鸣。
结尾浮出黑夜,像鲨鱼
被扔出大海,真相像排雷兵
试图拆解地雷密布的世界。

 (给喵巫)2019.1.19


《平原》

尘土的糖果,咕咕落进窗洞。
枸树芽,喜鹊嘴巴,
塑料签字笔,在磨砂闪光
飘进残酷长篇小说的世界。

铁钟偏斜,瞄准我们内部
敲响华北黄昏。
天空的长形实验室,
一个神父在十字架上走动。

平原的昏暗油画
是黑暗指挥官,观察着
糖粉样的黄沙,痛,混浊,
在教堂下,写出下笔人的爱

是塔,是淤泥,也像珠宝故事。
我们跟着书中人物,
而树觉出喜乐,淤泥踩着花。
那珠宝,为了一个爱而活着。

        2018.10


《戊戌夏初的平舞铁路》

发光铁轨,反射下午四点的弯弧
梧桐、白杨,围住铁路
轨钉落满黑色重油,沾满白色杨絮

勇敢爬上路轨的爬山虎
触须踩上水泥枕木
列车隆隆,漫天杨絮飘飞

钢铁车厢震着空气,弯道
血管和斑鸠的民谣,咕咕歌鸣
接缝处钢轨,断口在下沉,颤抖

土地也发抖在这清凉铁路
轰鸣又死寂的林中轨道
严肃弯曲的铁轨,穿过我

穿过平顶山,直达托着炸裂的夏天
忧伤之路总在斑鸠的忧伤感怀里翻滚

         2018.6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11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