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女巫的酒坊

◎呆呆

锦衣郎

◎呆呆



《多种偿还》

开始是鹦鹉酒吧。后来又去了星期一酒吧
接着是龙酒吧

1926酒吧。木酒吧。旅行者酒吧
在船上遇见老朱。这厮大手一挥:此山是我开,要喝就痛快
月色下

城市似一艘幽灵船。想当年,子弟弄的小木楼,槐花一地。春雨无边
弹吉他的少年郎,比蝴蝶还像蝴蝶



《缓慢飞行》


闻到村庄的气味
木窗子泡在雨水中,月光睡在桑林里,石桥上的青苔
墙边的月季。小女孩辫子上的红绒绳

闻到妈妈的气味。太阳下燃烧的麦秸
灶台边冬日的黄昏。屋檐上拱起的星空

抱一抱我。榆树上的半个妈妈。我是你人间的女儿。我是半厘米海水的悲伤
但不能让你闻到,骗子妈妈。


《重生之舞》

茶馆里。抽旱烟的老人和抽纸烟的年轻人打赌
弯过杨家弄的水流

有几个漩涡。寺庙屋顶的梧桐树,落完了最后一片叶子。十二月是个温暖的季节
假面舞会开始了
梳越南髻的女孩子,刚从另一个城市来到这里

杨家弄的风雨檐,被漩涡带去了河底。就在那天,照片中的每个人
都分到了同一个笑脸


《你喜欢不如我喜欢》

“夕阳太美,不敢造次。”
“日落月升,万籁何其无辜。”
倘使你是被子,在日落之前拍拍自己,尘土何其幸福。风会追着去爱它
倘使你是落日。再回头看一看,青苍的水田,寂寥的白鹭,还有一个坡地上低头掘土的男人
他是我阴沉的父亲,我怕他。从来没有拥抱过他一次


《天堂之镜》

我想邀请你,去我的家乡看一看
那里野蓬遍地,耕种的人被春雨黏住

一直没有回到家中
麦子高过天空。松鸡和鹌鹑的房子,有金色圆顶。妈妈们,是开在池塘的睡莲

一睡就是几百年
我还要说说蜜蜂和油菜花。它们随着云朵流浪

它们喜欢。盖着茅草屋的土地
和七叶草的清水


《锦衣郎》


那晚,你在白扇上画梅,画两只喜鹊
画枯竹下

一只蓝眼睛小猫
那晚。闲风着了绿衫,是松松的慵懒。明月不是雨声,是两岸青山
沾了五石的散。唉,先生。你要来看樱,且晚几日来吧

那日落花铺一路。后面跟着抱琴的小童


《纬度》

实在没办法想象
一个星球松开身上所有绳索时候

“它累了。”哲学家口中的累
是万物退让,重回深渊

“它累了。”诗人认为,水中的星空
更神秘,更有秩序。就像此刻,月亮下的湖水,树木,山峦

它们侧着耳朵。它们是完全的悲伤
和喜悦。它们建立秩序,也会亲手毁掉它


《看不见的邻居》

夜晚是完整的。
一个妇人,刚刚走过槐树下,槐花是完整的

白炽灯
失忆的闹钟
(屋顶是完整的,月亮少了一瓣。长出来的瓦草,在自己的梦里飞奔

是我看到的风。卡在窗户和门廊之间

搬运行李的少年是完整的
他打开每个房间
里面的人,好像突然活了过来;夏天少了一瓣,窗户是完整的

但是不能被打开
也不能。留有折痕


《像子规那样的叫声》

人群是浓密的树丛。
最孤独的树,长在夏天云层中;月亮的爪子紧紧抓着飞檐。
今夜。有三种人要被记住:
提前出城的人
手心里握着蝉鸣的人
穿旧衣裳,在教堂点蜡烛的人


《什么样的白,才是真正的白》

一条河流死去。
在天上,风把它越吹越圆。一条死去的河流
会来寻找我们,它在纸上一笔笔计算债务:月光太薄,受不住尘埃的提问

困在石中鱼的骨头
用来泡酒的老虎啸声

衔魄吊着一口气的玉。太颠沛,病得太深了
窗户外面
池塘。蛙鸣。莲花。连同星星
一颗一颗被堆成深渊。妈妈,我看着你。你睡得晶莹,无垠

几乎横亘整个夜空
几乎。再次,让我成为一个人类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