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嘎 ⊙ 宾至如归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喜马拉雅运动2019

◎巫嘎



2019

一切以实际发生的为准
但我祝你新年快乐!
2018、12、30


2018年最后一天

0度冰点线从西北丈量东南
雪从湖南下到湖北

在镜中注视新雪头顶
珠穆朗玛,新年快乐
2018、12、31


2018年最后一天

两条路:继续直走,高架桥边的三环路
交叉的色拉路。我拐上了后一条
经过色拉寺大门口热闹的人群
甜茶藏面馆,拖拉机上出售的牛粪饼
(温暖的,麻袋装着垒得高高的)
卖手串转经筒、鞋垫手套的小摊
上了通往乡政府和村委会的斜坡
跟在一辆卖烤串的三轮后面
一辆“甘2008挂”挂车的24个车轮
慢慢滚动,超过它
12个轮胎的“辽”车牌大货车突然停下
循环播放“收长头、回收旧手机”的男人
和他装着剪刀、汽球的电瓶车,与我并行
然后是一头牦牛,嗅着路边残雪
我回到了家

想到不需要同时上两条路就回到了家
我觉得奇妙
想到未与另一条路上的人同行
他们也会回到家
而今天是2018年的最后一天
我回到了家,值得庆贺
2019、1、1


两千零一十九年

昨日新年,迟起,天冷
放弃了去拉萨,去八廓街
午后在窗边晒太阳读书
书里中国南方的乡村
令人愉快又感伤
我想起谢地的山南水北
窗下阳光棚上的雪晃了眼
父亲在屋前坐对南山
我一字一字对他说:
2019,两千零一十九年新年快乐!
上帝啊,人与你的儿子同年
2019、1、2


雪后的考古学

山阴处未化的雪,粗如粗盐
擦洗额头,额头终于可以承受的雪

就像乌鸦从天空挖出了真实的地面
山谷里,刚出土的城市
棋盘初现,屋顶枯黑

枯黑如山上经冬的野丁香树枝
黑得无比干净的乌鸦
降落于黑白嶙峋的巨石

道路背阴处暗黑的历史残冰
黄马甲环卫工人的仍在考古
2019、1、7


肉边菜

入秋后,村里的牦牛在房前屋后走动
翻垃圾桶,妻子把菜叶果皮留着
听到哞的一声
就下楼开门喂它们

它从手上吃着菜叶果皮时
温热的舌头舔着手心
我觉得它在吃着肉边菜
(而猫只吃肉,尤喜生肉
对菜边肉也不甚感兴趣)
吃完又哞的一声
摇着尾巴说谢谢

那天她在乡政府与村委会街口
看到有人卖牛肉很新鲜
想买最后没有买
摆边上的牛头像是认出了我
瞪大眼睛作证它的肉
就是它啊
在山上我们也遇到过它
额头上有白斑点的那头牦牛
2018、1、4


诗人更敦群培
——像疯子一样在大千世界里流浪

归来的安多托钵僧
曾经的辩经的常胜者
一部未完成的史书作者
在狱中饮酒
不为自已“伪钞制造者”的罪名辩护

——他酗酒!西藏1951
天葬于帕邦喀天葬台

我周末爬山,像牦牛透过铁丝网
看着里面高高的青草
爬得更高些,不是为了寻找鹰鹫

而是一个亚洲男人为那个走遍了
亚洲的男人,在喜马拉雅群山中
眺望一个港口,一艘邮轮
2019、1、16


我们共有的时间

我认识的那头牦牛
分成了肉摊上的牛头和它的牛肉
我认识那个村里卖肉的男人
他故意说他来自当雄,再走几步
就是藏北

我认识肉摊边那条
耸着脊背颠踬的三条腿的狗
和跪在残雪里三条腿
垮塌的凳子,扑面的飞行
那一阵坚硬的麻雀
一粒一粒,我认识
它们的赤祼的树,单腿而立

高寒冬夜里我们吃肉、喝汤
暖胃里黑黑的那条街行人纷沓
2019、1、19



珠穆朗玛峰

珠峰禁令,今天上面无人
上面的死者停在雪中
什么时候下来
什么时候落地

我在屋顶脱帽,测量风向
朝东,东风
朝西,西风
朝南,南风
朝北,北风
2019、1、20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11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