术香 ⊙ 阳光走过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诗句自成妖道(三首)

◎术香



村子安静
 
村子像稀世老人,
一个个坐在山间,
任风吹雨淋,
任绿树遮掩。
 
几十年,甚至上百年,
村子安静地坐着,
人来人往,坐着,
人只往不来,坐着。
喧闹时光贴着墙壁行走,
一家一户,挨着行走。
灯光细碎,
照不亮今晚的时辰。
 
仍有野猫叫春,
野狐快如闪电,
插入子夜间隙,
声明及警告,
在云朵里酝酿成形,
白纸黑字,黑字红边,
太阳升起前,
必将化为水滴,
让猫安静,时光静止。
 
村子安闲,
万物来过,万物枯荣,
轮番低弥,
移动里盛满静谧。
走过来,走过去,
千言万语尚未出现,即已消失。
 
 
深山花草
 
一株草长了多久,
一朵花开过几次,
我抚摸,我亲吻,
它们不语。
 
深山有多深,
草与花不知道。
离它们不远处,
有一条河叫淅水,
河底鹅卵石静默不语,
从上游冲下,
又冲往下游,
满身疼痛。
小蝌蚪,小鱼虾,
游进岁月,游出岁月,
快乐里的快乐,
结成硬壳,开满鲜花。
 
花草都看不见,听不见。
我用树叶包几滴水,
滴给花草。
借助风向,
花草表达谢意,
仅是我的臆想。
 
远处黄芪成片,
向日葵日高一日,
还有玉米、土豆,
一青再青,
唱歌谣,哼着舞曲,
唯美,缭绕。
 
花草都看不见。
一辆客车经过,
一队骑友经过,
花草迎来送往,
心事叠叠,
全是秘密。
 
 
我们不是我们
 
只是一种感觉,
说着话儿,
旧日风尘,
把我们吹进河底。
 
蚌壳里有号角,
细沙里朝阳红艳,
一声一声,一色一色,
罩着我的头顶,
佛光悠远,禅声收敛。
 
没有噪音,
山谷宽窄无序,
麦禾叶一细再细,
触着水面,
水波不兴,水语谨慎,
蓝天溶不进一色风情。
 
我们已不是我们,
台阶旧了,
风化如丝,
噙不住蝴蝶轻踏,
一沉万米,脱胎换骨瞬间完成。
诗句自成妖道,
我们看着我们,
永世隐身。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