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兵作品 | 诗人专栏 | 诗生活网

2009年诗选

◎尚兵



《滚铁环》

滚铁环  好主意  比砍树强
选地方  五层楼正合适
顶层有落地窗  二十四小时通风  不易感冒
一楼宽敞  铁环新  动作大  声音藏不住
传到一里外  恰遇锣鼓声  后劲不足  弹回来
明白  明白  有大户人家操办喜事  锣鼓声  底气足  惹不起

一楼和五楼  它们收起以大欺小之心  铁环滚起来  自在
累了  喝杯水  抽根烟  心情好  树影也稀疏 
隔着铁环望  一楼的窗帘  不碍事儿  五楼的栏杆  也不扎眼
容我细细想  窗外有人躲猫猫  有人跑下立交桥
他们野心大着呢  我想笑  再忆起锣鼓声  干脆点  从一楼到五楼  铁环自己滚.....

 

《处境》

我们吹牛  皮筋拉长  楼板咯吱响
小声点  这危楼第一次见识  教科书上也未提及过
还有靠墙的木梯子  我们空有一身爬树的本领
偶尔谈到它  总感觉牛皮吹大了  这里不同于乡下
泥巴路走惯了  再走硬邦邦的柏油路  双脚必须从头再来
我们初来乍到  有些话适于回家谈  老屋空气好  屋檐下有退路
我们吹牛不打闹  有时忽然抿住嘴相互望望  别奇怪
一定有大卡车刚从楼下驶过  它或许也像我们一样
总担心  硬邦邦的柏油路留不住什么  仔细听
它在远处刹车、急转弯  比我们吹牛可危险多了


《三人同行》

三人同行  出生地  小巷子  弯弯曲曲
我高歌一曲  目送他们  上坡下桥
早上  他们喝下二斤白酒
我有幸看到  他们被冷雨浇醒  在雨水中练习舞步
他们失散多年  如今相聚
所见的与所想的  两点连成直线  试图弯曲  谈何容易
中午  意见一致  他们拥有的树枝、绳子  与利器无关的
从窗户里抛出来  重重地  最好掷地有声
他们尽情跳啊、笑啊  不同气味自觉融为一体
萨克斯奏毕  笛声响起  我弯腰捡拾
树枝粗  绳子轻
认出这是你的  那是他的  都有份儿
活儿做完  雨过天晴
如我所料  他们呼啦一下  怀揣利器  各自离去


《玻璃 当心》

我问她:几岁了  她说十岁  识得小马、小鹿了  撒欢儿跑
手上工作继续  边擦玻璃边四处望
见一圆石上斑斑点点  以为是鹿迹  她未置可否
玻璃里  马跑在前面  初步判断  它被套上马鞍  定在小鹿长大之后
于是我使劲擦  汗流不止
左边垫高一点  右边开始薄了  我暗示她记住没有
她摇头  玻璃只好倒着放
话题一再变换  从玻璃门到木门  再到安静的橡树林
她有点激动  示意慢点再慢点  玻璃  当心


《反方向》

岩石、桦树、一亩地  那是你家的
称呼久了  岩石上的青苔  常留有蛇的印迹  有毒无毒  记在心里
找个合适的比喻 “脚底打滑”只说出一部分  不如拣起枯枝一层层刮
附属物  花生香、棉花白  有地不反悔  明年接着种
小心点  岩石是岩石  父亲的原话  桦树可是自个儿长出来的
效果之一  危险  树荫下歇息  又想起  去年一个人荡秋千


《这一天》

这一天 品茶、聊天 无所事事
乡下则不同 我可以给一批茶树锄草、施肥 冬天不远 它们安心
这一天的意义 茶叶和水的关系 透明 而陶制水壶易碎
意义延伸 下午因此明亮 推窗所见 球场、射门、欢呼
时间流逝呈现这一天 早上无所事事 而傍晚
去东大街溜达 随便欣赏一下落日西沉的美景 偶而也去想
我不在家的秋收时节 在乡下 母亲把草垛堆到一人高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