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以亮 | 诗人专栏 | 诗生活网

词与物(4首)

◎李以亮



一枚钉子


它锈在墙上,成为锈的载体
它的突出,已经没有价值
它的存在,只是一个污点

潮湿的日子,它也发炎
溃烂。它,应该被取消

一只虎口钳,没有让它后退
一把铁锤,持续的敲打
终于使它彻底消失于墙体


药丸


医生夸大了
我的病情。他所设想的疗程
其实只需走完一半
我要说的是这些,多余的药丸
现在可怜兮兮地失去了归宿
好了伤疤我应该还记得
这世界的疼
跟我经历的相似,却又不同
我不知道,此刻哪个角落
正藏着我听不见的呻吟
悖谬就在这里:有的症状
找不到对应的药;有的药
又不能及时赶赴它对应的症状
我怀揣药丸,希望
出现一个下家
而这看起来,似乎有些居心不良


看见麻雀


有人问一个到过几个大陆的旅行者,什么是最不寻常的?他的回答是:无处不在的麻雀。
                ——扎加耶夫斯基《另一种美》


在枝头,鸣叫,或者跳跃
羽毛灰暗,愣头愣脑
在冬天,只有麻雀
使我倦于季节的眼神警觉

我还不甚了解
在飞翔的种类里
有哪一种鸟儿
是它的同类,一起
守望过这空旷的风景

穿过一季的风寒
小小的生灵
在枝头鸣叫,或者跳跃
当我缓缓靠近
便又倏然飞起,消失在树丛


你,一个人


一个人洗手,水太凉
一个人睡觉,床太宽
一个人照镜子,还是一个人

一个人进入集体,被集体暴露
一个人喝酒,仿佛自我惩罚
一个人抽烟,看烟消云散

一个人走进风里,四顾茫然
一个人白刀子进红刀子出
一个人,独自把自己领回

一个人看书,跟上帝谈谈事情
一个人说话,把话关进黑屋子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