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鼠

◎刘义



  • 一首小诗的中途,我们相遇于
    仰山道中,你吃的是冬茅与竹子
    而我,只能是孤独的词语。

    你被缚的样子,如纱灯的惊恐
    想起从帝国中心流亡回来的自己
    溪流的声音便盖覆石径与深林。

    在先生的圆塔前默祷
    环绕他手植的银杏树走了六圈
    之所以用一首诗赎回你的时间

    你,印证了他最后的寂静
    以及这条哲学溪流的前身
    那道观念的瀑布。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