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北 | 专栏 | 诗生活网

诗十四首

◎南北




《失踪的人》
 
我喜欢失踪的人 
他们都没有留下任何线索 
就消失了 
在另一个地方也没有谁认识 
我们对于失踪的人 
总是显得束手无策 
耽于想象 
他首先失踪了名字 
记住他的人紧接着 
也消失在他黑乎乎的背影里 
失踪者出现在另一个地方 
我们的想象就到了另一个地方 
他和那里的陌生人一样 
充满希望 
这实在好过在熟悉的地方
2003.11
 
《自杀的人》 
 
路边的乞丐 
都有一副铁打的身子骨 
他们可以在冰冷的水泥路上 
躺上整整一夜 
 
流浪的乞丐 
像是肿瘤,生长在健康的人群中 
养优处尊的人 
却早早离开人世 
死得心甘情愿 
没有人逼迫他们 
他们是自杀而死 
一瓶毒药或是一个刀片 
就结束了他们高贵的生命
 
而贱一点的人 
病毒般地生长着,简直让人绝望
2004
 
《弱点》
 
我的弱点是沉溺在一碗汤里 
很快便灌饱肚皮 
从一只空碗中爬出可并不容易 
我要用沾满油汁的手抠紧光滑的碗壁 
做出奋力攀登的架势 
鼓胀的肚皮几乎使我停止呼吸 
更可笑的是 
我还踢掉了鞋子 
就这么光着脚丫站在碗底 
 
我呼喊那个做汤的人 
不幸的是,她正在另一只碗里 
那是一只烧有青花的精美瓷器 
光滑而油腻 
像极了我的一部分 
2006.5.25

《这一群人》  
 
这一群人  
平日里见面,一起微笑着  
走进同一间屋子  
埋头做各自的事  
有的人可以指挥另外的人  
另外的人只有俯首听命的份儿  
这只是游戏的一小部分  
 
这一群人  
有着共同的事情  
对生活的忧虑也有共同之处  
他们会经常开些玩笑  
心情好的时候  
还要谈谈彼此的梦想  
一起吃饭,并在喝酒的时候竭力  
把各自的好感赠给对方  
这是比酒更美好的东西 
 
这一群人  
也有争吵的时刻  
也会互相嫉妒猜疑  
甚至陷害都有必要  
表面上却要相安无事  
受害者和施害人  
都要面带纯真  
坐在各自的位置上  
好像什么都明白了 
 
这一群人  
从来没有留恋过彼此  
从这间屋子出去  
便消失在庞大的人群里  
谁也看不出  
他们就是  
这一群人  
2007.7.27  
 
《游戏规则》
 
我不想把自己变得那么孤独 
我想跟他们做朋友 
谈谈彼此的困惑 
生活面前 
我们都太疲软了 
随便一阵风,我们就得飘起来 
而我们还要彼此仇恨 
在梦里咬着牙齿 
我无法得到他们的真心 
他们也不是一个团结友爱的集体 
他们是一个一个的我 
他们的孤独 
是这个游戏的规则 
2007.8.11
 
《我常常怀着一个目的 
来到一个地方》

 
就像今天,坐了两个半小时火车 
回到家乡,看望父亲 
他骨折了,躺在床上 
我很想看看他伤口恢复得怎样 
回家之前,我和弟弟去市里买了空调 
闷热的天气,就不用担心伤口受热 
这是作为儿子美好的心愿 
我坐在麦当劳,等着弟弟一起回家 
他还有点生意上的事情 
我就这样呆在那里 
不知道如何打发 
这段空出来的时间 
心情变得像堆烂泥一样 
2007.8.11 
 
《瘾君子》
 
人人都是隐秘的瘾君子 
贪图着生活里的美味 
就像鱼儿跃出水面,飞鸟钻入草丛 
2007.8.12
 
《阴天,可以坐在阳台上写字》 
 
我常常想冲到楼下  
喊住那卖报纸的  
买一份晚报或者青年报  
我只是听到了她的叫卖声  
我不想读报,也没有读报的习惯  
对外界的无知  
使我清晰地听见嘈杂的生活中  
那些令人厌烦的部分  
报警器、车鸣,还有内心  
迫近的轰鸣  
我想,人总是喜欢囚禁自己  
2007.7.14  
 
《生活在哪里,我们的想像就在哪里》  
 
你始终带着微笑  
对着模型介绍楼盘  
我始终盯着你  
推测它实际的样子  
你说,年轻人买东西朝向的房子  
无所谓的,大部分时间  
是在办公室里  
我就想像一下  
大部分时间在办公室里  
你说,去年房价七千多  
现在已经过万了  
我就想像一下  
去年七千多阿  
你说,明年房价还会涨  
那时,你就不觉得亏了  
我就想像一下  
还要涨阿  
你说,我们不做小户型  
都是一百平米左右的  
我就想像一下  
你们不做小户型阿  
你说,你看中的户型  
首付二十九万,月供四千  
你要还三十年  
我就想像一下  
要还三十年阿  
你说,三十年后这房子就归你啦  
我说,姑娘  
这是你今天说出的话中  
最没有想像力的一句  
2007.7.26  
 
《对人保持最坏的看法》  
 
这只仅仅两个月的小狗  
胆小、敏感  
却又愿意接近人类  
它把人当作世上唯一的依靠  
获取食物,并获得在屋里跑动的  
自由。它随便把尿洒在地上  
把屎拉在人不曾注意的暗处   
睡前,它要卧在最靠近人的角落  
把它关在门外  
它会发出声声哀号  
似乎是被遗弃的孩子  
它对黑暗和孤独的恐惧如同人自己  
早晨它又摇着尾巴  
迟疑地看着冷落它的人  
缩着身子溜进人睡的卧室  
却还是将尿洒在靠近阳台的地上  
在遭到人的责打后  
它钻到床底久久不敢出来 
 
人就是要它  
对人保持最坏的看法  
既使圈养它,也是人把它从一条野性十足的兽  
变得和人一样怯弱、多疑  
委曲求全  
它要学会反咬一口  
2007.7.18

《厌烦》  
 
准确的说,是厌倦 
还有什么是必须马上要做的呢 
我被分割成紧急重要 
重要、紧急几部分 
像是被加工好的肉 
一块块被吞噬掉 
一场盛大的饕餮之宴开始了 
自己就是自己的食客  
2008.3.26 

《独食》
 
小狗又在客厅里惨叫 
猫的爪子毫不客气地抓疼了它 
这只还不太懂事的家伙 
只管对着它们大献殷勤 
扑腾到猫们的脸上 
舔自己的同伴一样亲近它们 
这是小家伙从出生以来就学会的 
几乎唯一的交流方式 
热切得有些谄媚 
可惜这种方式并不成功 
猫的警惕是天然的 
对于外侵者,表现出坚决的仇恨 
用恐吓式的嘶吼以及偷袭式的利爪 
来报复它的到来 
小狗带来了遍地屎尿 
严重干扰了猫的生活 
两只生性干净的暹罗 
甚至有点抑郁,并无可奈何 
小狗只管没心没肺地 
吃喝拉撒睡 
面对食物,尽显出狗的霸道 
它继承地是兽性的嘶咬、对抗、霸占 
两个月一点大的身体 
整个盘踞在碟子里 
那一瞬间,猫只有哀叫的份 
2008.3.29 
 
《蝼蚁》  
   
家乐福降价 
踩死了3个人 
还有31人受伤 
法国佬以这样一个事实 
来教育我们 
你们终究不是上帝 
而是这样一群蝼蚁 
2008.7.11 
 
《朴素的东西最有力量》 

朴素的东西最有力量 
想不明白的人 
希望用智商、拳头 
来驾驭世界 
他们甚至控制不了自己 
最普通的人有最高深的智慧 
 
携手散步的老人 
在过往岁月中 
消失掉了荷尔蒙、眼泪与爱 
而他们得到了时间 
隐藏在迟缓的身体里 
他们不得不慢下来,静下来 
 
时间这个狡猾的猎物 
从一开始就是我们的幻觉 
2008.8.12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