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面地

◎刘傲夫

三诗人评刘傲夫诗歌(黄文庆、熊国太、郑天枝)

◎刘傲夫



农村包围城市 | 刘傲夫

村里的大哥
生了
三男
三女

城里的大哥
养了
两只猫
一条狗

郑天枝:好诗!文字通俗,但内涵深邃,给人许多的联想。现实就是如此残酷:城里人生活条件好了,尤其是文化层次高的人群,宁愿养猫狗也不愿意养孩子,为什么?就有很大的想象空间,比如生育、养育的成本太高,不堪重负;比如如今的人想得开,不再愿意“传宗接代”而宁愿及时行乐。与此相关,农村经济条件不好,文化层次低,却喜欢像养动物一样生孩子......这是多么可怕的冷酷的现实!


早上地铁一幕|刘傲夫

一位民警
正带着一群辅警
查身份证
他们来我身边
查了我的之后
直接跳过了
我右边的那位
我扭头看了看
原来那是位老人
老人目视前方
面无表情

2018.12.20

熊国太:直接将police入诗并不多见,直指了国家或社会的某一种高压状态。而老人的“目视前方”和“面无表情”,又剧透了高压状态下的精神取向和麻木不仁。此诗思想张力巨大,现实中的龃龉或矛盾得到了充分地呈现和揭示。


早晨地铁|刘傲夫

我看到大包小包
的后面
是一张张虚幻的脸

2019.1.31

黄文庆点评:  这首诗最具有后现代作品特征,写物质淹没、次要了人的灵与肉,人活得虚幻、苍白、雾化,世界只是一个堆积满物质的仓库,人深陷在它的边缘和缝隙。
诗人写“大包小包”,极言物质之多;“后面”点明空间位置顺序,隐含重要性的逻辑顺序;“一张张”,极言脸之多和每张脸概莫能外;“虚幻”,写不真实、精神苍白、人生意义模糊、价值取向无所适从。从情景,到逻辑,到表情,到灵魂,到普世意义。
过年了,人们千里迢迢地搬移着身体和物质,精神归属在哪里?什么是人生本质,什么是身外之物?心里却是模糊的、茫然的、怅惘的。
一首短诗,定格了一个时代,一个情景,写照了人类进程到一个断面。(2019.01.31


|刘傲夫

生孩子的好处是
你能看着自己
慢慢成长
最后怎么又跟自己
区别开来

2019.1.28

黄文庆点评:  人生来是为了什么?众说纷纭,给出许多虚的和实的答案。诗人在这里的回答比较本质。
一首好诗,必须能让读者触电,整体的或局部的。这首诗,能让人产生两次触电或掀起两次高潮。
第一次,“你能看着自己慢慢成长”。由于儿女身上有许多点和父母相似,是父母塑造的理想形象,所以儿女等同于父母自身。父母看着儿女,就像看见了曾经慢慢长大着的自己,人生的许多虚无感消失了,而且可以眼见自己的生命在绵绵延续,对人生、对世界便有了真切、深刻的感受和理解。
第二次,“最后怎么又跟自己区别开来”。记得有人说过,儿子不太听老子的,世界才会发展,人类才会进步。所谓发展进步,实质上就是新和旧拉开了距离,就是有了区别。只有愚蠢的父母才期待儿女酷似自己,智慧的父母都希望自己的儿女和自己有一定差异。齐白石说,不似我者野,似我者活,是我者死。所以,这里有深刻的哲理在。
既然儿女身上寄托着父母人生的一些意义,为父母者就不能不把儿女放在心上。(2019.01.31


|刘傲夫

当我堂姐
使出浑身解数
烫染头发
变换穿衣风格的时候
我就知道
我那堂姐夫
外面又有爱情了

黄文庆点评:  危机迫使人释放“浑身解数”,这是世人维持和壮大生存的一种表现。诗中的堂姐因为“堂姐夫/外面又有爱情了”,所以尽力打扮自己。尽量让自己有魅力一些,以求在与外面爱情的拔河赛里取胜,将堂姐夫的心拔回到自己身上。
读这首诗,可以让人受到一些具有普世意义的启发——
第一,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忧患激发人的活力、能力和优势,安乐可能让人的活力、能力和优势沉睡不醒,得不到自我发现,不能把潜在的优势变成现实的优势。温水煮青蛙让青蛙死得不明不白。
第二,从某事物可以折射相关事物的状态,事物之间存在着表现上的因果链条。过去有个谚语叫作“大风过后米桶贵”。为什么?因为刮大风会扬起沙尘,扬起尘沙会伤人的眼睛,伤人眼睛会出现一些瞎子,瞎子往往靠拉胡琴卖唱为生,拉琴需要用猫毛捻成琴弦,需要大量猫毛就得大量杀猫,猫死多了老鼠就会泛滥,老鼠多了就会咬烂太多的米桶,需要添补太多的米桶米桶就贵了。所以,以物观物是观察、了解事物的方式之一。
第三,生存竞争中,遇到打击,最愚蠢的表现是自卑和自我折磨。记得台湾新党主席慕郁明在游览沈阳故宫时留下一句话——生气不如争气。贾平凹曾说过,不去与人较长短,农民最好的竞争方式是在自己的地里挥汗劳作,长出自己最好的庄稼,有更多的收获。可见打击和削弱对手两败俱伤,不如增加自己的实力。
好诗都是如此,其背后藏着太多的意蕴,可以引发人作深长的思考。(2019.01.28


返回专栏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